狗年漫话咏犬诗

  狗,雅称为犬,一向被人们誉为“吉兽”。在十二生肖和家养六畜中,犬都紧列“鸡”后。因之,二者往往相提并论,诸如鸡犬相闻、鸡鸣狗盗、鸡犬升天、鸡飞狗跳等一些成语,便是如此。偶而,犬也有列在鸡前之时,如《三字经》中就曾有“犬守夜,鸡司晨”之说。

  犬入诗章,最早见于《诗经·小雅·巧言》篇:“跃跃狡兔,遇犬获之。”后来东汉时期的《古诗十九首·十五从军征》中亦有“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之句。我国第一首完整的咏犬诗,产生在三国时期,作者是个孩童。据《文士传》记载,东吴有个神童叫张俨,远近闻名。一次大将军朱据召见他,令其作诗,以试真假。张俨见院中有只猛犬,便口占一首《犬》诗:“守则有威,出则有获。韩卢宋鹊,名书竹帛。”朱据听了大感惊讶,盛赞张俨。韩卢宋鹊皆为古代良犬,史书其名。曹植《鼙舞歌·孟冬篇》中亦有“韩卢宋鹊,呈才驰足”的赞语。这里,张俨以韩卢宋鹊比喻朱据将军府中的猛犬。说它看家时极有威风,出猎时大有捕获,非同一般之犬。全诗语言简炼,设比贴切,颇有想象力,就是成年人亦难为之。

  到了唐代,咏犬诗逐渐多了起来,名篇佳作,俯拾即是。女诗人薛涛的《犬离主》写得生动活泼而又富于情趣,其诗云:“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无端咬着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这只宠犬,平时备受怜爱,却无端咬伤了贵宾,受到主人惩罚,作者是同情,还是责备,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给人以诸多思考。白居易的《犬鸢》诗,既是咏物,又是写人,立足点是一种逍遥思想:“晚来天气好,散步中门前。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腹舒稳贴地,翅凝高摩天。上无罗弋忧,下无羁所牵。见彼物适性,我亦心适然。心适复何为,一咏逍遥篇。此乃著于适,尚未能忘言。”

  宋朝的咏犬诗,与唐朝不相上下。一些著名诗人,如刘筠、梅尧臣、苏轼、黄庭坚、孔平仲、秦观、范成大、杨万里、陆游等,也都有值得欣赏的咏犬诗。其中,苏轼的《咏犬》尤其饶有情趣,堪称佳作:“乌喙本海獒,幸我为之主。食余已瓠肥,终不忧鼎俎。昼驯识宾客,夜悍为门户。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跳踉趁童仆,吐舌湍汗雨。长桥不肯蹑,竟渡清江浦。拍浮似鹅鸭,登岸剧狮虎。盗肉亦小疵,鞭笞当惯汝。再拜谢思厚,天下遣言语。何当寄家书,黄耳定乃祖。”这只狗似乎很通灵性,像个聪明可爱的孩子,既顽皮,又乖巧。

  元朝贡性之的《题犬》,以观察细腻而见称,读了简直令人拍案叫绝:“深宫饱食恣狰狞,卧毯眠毡惯不惊。却被卷帘人放出,宜男花下吠新晴。”明朝瞿佑的《金丝犬》,则善于刻画形象,读了令人忍俊不禁:“摆尾摇头庆所遭,爱同狮子衔金毛。花前喜共狸奴戏,月下难随狗党嗥。易卜已经称小畜,书篇底用诧灵獒。主翁要使防门户,免逐韩卢较猎劳。”这首七律融描写、议论、抒情、用典为一炉,真是把金丝犬给写活了,有托物寄寓之意。

  至于那些散见于一般诗中的咏犬佳句,更是丰富多彩,随处可得。如李白诗:“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这是诗人《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的前四句,以白描写景见长。杜甫诗:“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事无不有。”这是诗人《可叹》的前四句,以苍狗设比,感叹人间万事变化无常,以抒情议论取胜。有人咏农家犬,如陶渊明诗:“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范成大诗:“鸡飞过篱犬出窦,知有行商来买茶”。有人咏猎户犬,如王维诗:“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梅尧臣诗:“常随轻骑猎,不独守朱门”。有人咏名人犬,如秦观诗:“裘敝黑貂霜正急,书传黄犬岁将穷”;陆游诗:“徒见父子牵黄犬,岁岁秋风下蔡门”。有人咏仙家犬,如吴伟业诗:“我本淮王旧鸡犬,不随仙去落人间”;龚自珍诗:“仙家鸡犬近来肥,不向刘安旧宅飞”。有人咏丧家犬,如元稹诗:“饥摇困尾丧家犬,热暴枯鳞失水鱼”;唐顺之诗:“忧时讥丧狗,逃世托冥鸿”。有人咏店家犬,如卢纶诗:“风吹夜声山犬吠,一家松开隔秋云”;卢延让诗:“狐冲官道过,狗触店门开”。据有关资料记载,卢延让屡试不第,后因有“饥猫临鼠穴,馋犬舐鱼砧”等咏猫狗的名句流传,得到当权者赏识,于是走上仕途,官也越做越大,所以他十分感慨地说:“平生投谒于公卿,不意得力于猫狗。”

原刊《黑龙江日报》2006年1月16日第12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