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犬”侃“狗”

  表示狗,汉字中既有“狗”字又有“犬’字,它们是一个意思吗?在狗年将临之际,咱们不妨把这两个字及有关狗的语言和文化现象作一番研究。

狗与犬是同一种动物吗

  翻开我国最早的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下文简称《说文》),在其“犬部”中可以看到第一个是“犬”字,第二个便是“狗”字。这至少说明,时至东汉,“犬”、“狗’二字都已产生。

  《说文》在“犬”字下说:“犬,狗之有县(悬)蹏(蹄)者也。”可见至少狗与犬属同一种动物。《说文》又引了孔子的话来说明“犬”:“孔子曰:‘视犬之字,如画狗也。’”由此更可见“狗”、“犬”二字表示的确是同一种动物。

  从读音来看,“狗”与“犬”的古音是比较相近的。有专家认为,“狗”、“犬”都是由象声而产生的词,那发音与狗的叫声差不离。

先有“犬”还是先有“狗”

  如果咱们“打破砂锅问到底”,欲知“犬”与“狗”二字何时产生,那么至少可以查到甲骨文中。甲骨文“犬”字有作20180211_00120180211_002的,其爪其耳栩栩如生。金文有作的20180211_003,爪子简化而尾巴却翘得厉害。到小篆变作20180211_004,其买这两个字形写法差不多,腿、耳、尾浓稀可辨,只是乍一看很难想到这正是犬的侧视图。可见,在距今三干年以上的商代,咱们的祖先已造了“犬”字。

  “狗”字出世也不晚。甲骨文中刻成20180211_005,那垂看的狗耳和蹲着的狗腿宛然可见。只是到后来,它逐渐用来表示其他一些意义,而在表“狗”的时候,有了一些字形上的变化,再加上“犬”旁而成为“狗”。

  由此可见,“狗”作为一个词,商代已有之。而这个词写成“狗”,应当比“犬”字的问世晚一些,因为它是用“犬”这个部件“组装”而成的。

古代“犬”旁字知多少

  猜猜《说文》中除了“犬”和“狗”,还商几个用“犬”为部件造成的字?答案是:80个以上。这还不包括来收入《说文》的及《说文》“犬部”之外但含有“犬”的。因此可以肯定,东汉时代,用“犬”作为部件的字不下100个可以说,东汉时期每100多个汉字中,就有一个与犬和狗有关!

  这些字中,有一些是表示某一类的“犬”,如“尨”是多毛的犬,“猃”是长嘴的犬,“猈”是短腿的犬。有一种南赵名狗,古人居然也专门为它造了一个“獀”字。另有一些字以“犬”为部件,所表的意义也往往与犬的行为、特征和功用有关。“獲”(“获”的繁体)、“獵”(“猎”的繁体)均与狗参与狩猎有关。

  还有一些字与犬的动作或习性有关。如“狊”表犬在看,“臭”(“嗅”的古字)表犬在嗅,“猝”表犬突然出现追人。值得注意的是,这批字往往借用犬的特征表示属于更多动物(乃至人)的共性或共同行为。如“臭”(嗅),如“獘”表示面向地倒下。

为何狗的地位江河日下

  从在十二生肖中的排行看,狗列第十一位。

  关于与犬和狗有关的成语,说来也实在不怎么光彩,贬义的多而褒义的少。“鸡飞狗跳”、“鸡犬不宁”、“鸡鸣狗盗”、“狐朋狗友”、“丧家之犬”等等,叫属狗的笔者不禁黯然神伤。

  然而,让咱们纳闷的是,前面所举的种种关于“犬”的那些字,并没有明显的贬义倾向。甚至《说文》对“犬”、“狗”二字的说解中,还各引了儒家大师孔子的话。只有表西北少数民族的“狄”似乎有对异族和狗歧视的意味,然而据(说文》,“狄”也只是一种犬名,说不上是褒是贬。

  细想起来,一种动物的社会地位,往往是与它的经济效益有关的。在渔猎社会中,狗显然是一种与人的生活紧密相关的动物,不仅打猎需用狗,狗当时承担的守卫乃至战斗的任务,远重要于后来作为宠物附带承担的守门工作。因此,当一个社会尤其是其生产力得到较大发展时,狗的地位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说文》虽是东汉时编成,但它保留了大量的古字、古义,因此其中的对狗的褒扬成分,其实多半是对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狗的显赫地位的回忆罢了。而那些成语形成的时代则往往较晚,当时狗的作用已大不如前,其地位也自然大大下降了。

盘瓠神话与有崇拜

  我国古代许多典籍中,有个关于“盘瓠”的神话,大意是:为“五帝”之一的古代部落首领高辛氏,苦恼于异族“犬戎”(又称“戎吴”)屡犯边境,无人能敌,而有一奇犬名“盘瓠”,有一日衔了戎吴的首级献给高辛,于是高辛把他的女儿嫁给盘瓠,盘靓与其女生子育女……

  这一频见于典籍与志怪小说中的故事,恰恰符合我国不少南方少数民族的原始图腾崇拜。如在一些民族中,狗曾被视为他们的图腾而受到顶礼膜拜。而也恰是在这些民族中,广泛流传着“盘靓”的传说,还往往至今保留着爱狗的习尚。

  盘瓠的故事保存在社会形态曾经相对落后的一些南方少数民族之中,是合乎文化人类学原理的。当那些民族还保留着较为原始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时,狗既然在社会生产和日常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那么,它当时的地位比今天的狗的地位要高得多,自然是不足为怪的现象了。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古文字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刊《《中文自修》(中学版)2006年1月6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