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与狗联

谋生梦好鸡常破;
索债人多狗不闲。

  这是号称“对联才子”的钟耘舫自题的一副春联,不但对仗工稳,而且意趣横生。谋生的“美梦”刚刚被鸡鸣声惊破,索债的又接踵而至,弄得狗叫个不停。生计何其窘迫,但作者并没有直接发牢骚,而通过“鸡鸣狗吠”的日常生活情景,形象、含蓄、风趣地表现了自己为生活所迫的窘况。

日照纱窗,莺蝶飞来,映出芙蓉玫瑰;
雪落板桥,鸡犬行过,踏成竹叶梅花。

  相传,古时候有个秀才,一日坐在绿纱窗前读书,抬头见纱窗外晃动一束芙蓉、玫瑰花,心中甚喜,以为是隔壁小倩妹蹲在窗下举花逗他玩。秀才镊步出门,没有看见倩妹,却惊飞了停栖在窗台前的黄莺和蝴蝶,他即兴作了一上联:“日照纱窗,莺蝶飞来,映出芙蓉玫瑰。”可他怎么也想不出下联来。一晃便到了下雪的冬天,他随邻居老先生出门,看见桥面雪上“梅花竹叶”的图案。老先生告诉他,这是狗和鸡走过时留下的脚印。秀才听后乐得拍手大笑,跑回家立即挥毫写下了下联:“雪落板桥,鸡犬行过,踏成竹叶梅花。”

白店白鸡啼白昼;
黄村黄犬吠黄昏。

  唐代诗人戴叔伦,少年聪颖,先生非常喜欢他。一次带他到郊外一个名叫白店的地方游玩,恰遇白羽公鸡站在高处啼鸣,先生灵感顿生,作了一上联要戴叔伦对:“白店白鸡啼白昼。”戴叔伦一下子被难住了,他苦苦思索,直到日头偏西来到一处叫黄村的地方,一只黄狗窜出来追着狂叫,戴叔伦触景生情,灵机一动,便对出了下联:“黄村黄犬吠黄昏。”“村”对“店”, “犬” 对“鸡”,“三黄”对“三白”,真是妙极!

牛头喜得生龙角;
狗嘴何曾出象牙。

  明朝的于谦,六七岁的时候已读了许多书,特别会对对子。有一天母亲给他梳了两个向上翘起的辫子。在上学的途中碰上一个叫蓝古春的和尚,和尚一看小家伙梳的头发挺逗人,就对于谦开玩笑说:“牛头喜得生龙角。”小于谦一听心里不高兴,马上回敬一句:“狗嘴何曾出象牙。”那和尚被噎得目瞪口呆。

狂犬无知,敢入深山斗虎豹;
困龙未遇,暂来浅水伴鱼虾。

  明朝万历年间,福建泉州某乡有个叫蔡逢益的教书先生与一名外乡来的卖书笔人林奏成发生了口角。蔡逢益以联出击:“狂犬无知,敢入深山斗虎豹。”林奏成明知对方在指桑骂槐,沉思片刻从容对道:“困龙未遇,暂来浅水伴鱼虾。”此联借喻贴切,描写形象,语意针锋相对,实乃斗智之举。

门外马嘶,想必腹中少料;
堂前犬吠,莫非目内无珠。

  传说有一书生,每天清早起床,就坐在门外琅琅读书。前屋有个员外,听得不耐烦,便装作自言自语的样子,挖苦地说:“门外马嘶,想必腹中少料。”书生听了,并不动怒,接着大声吟出一句:“堂前犬吠,莫非目内无珠。”对方自讨没趣,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小犬无知嫌路窄;
大鹏展翅恨天低。

  解缙,江西吉水县人,明代著名翰林学士,出身贫寒,自幼聪明好学,志向高远。一天,对面有钱的员外请解绪去问话,却故意关上大门,要他从侧门进去。解绪见状,停步不前。员外高叫嚷:“小犬无知嫌路窄。”解给明知这是对他的污辱,便针锋相对,也高声回应:“大鹏展翅恨天低。”员外只好亲自打开正门,客气地将解缙请了进去。

狗啃河上骨;
水流东坡诗。

  一日,和尚佛印向苏东坡索对,东坡便用手向河流的对岸一指,笑而不语,佛印循指望去,发现河岸有一条大黄狗正在贪婪地啃东西。此时,佛印也不甘示弱,随即将手中题有苏东坡诗句的一把扇子抛入水中,苏东坡一见此举,抚掌大笑。原来,这是一对双关哑联:“狗啃河上(和尚)骨(东坡出);水流东坡诗(尸)(佛印对)。”诙谐幽默,令人忍俊不禁。

埋大屠猪,不失英雄本象;
超生度劫,何非释氏婆心。

  这是现代大诗人郭沫若所作的一副对联。上联是说古时被视为卑贱职业的人,但在精神品质上。却保持英雄本色。联中暗指《史记·信陵君列传》里曾经当过屠户的朱亥, 佐助信陵君夺取了军权;《史记·刺客列传》里燕之狗屠,与荆坷交好,后做了大官。下联“超生度劫”指行善、做好事。佛、道家认为:诵经忏悔, 可以使人超度灾难, 来生增福。释氏,指佛祖释迦牟尼, 这里泛指僧尼。婆心,指仁慈的心肠。“何非”,意思是说做好事,不必定是僧尼的事,各行各业(包括埋犬屠猪之人)都可以做。

谁谓大能欺得虎;
焉知鱼不化为龙。

  此联说的是明代文学家邱濬的故事。邱濬字仲深,今海南琼山县人。幼时读书,学堂座位漏雨,他与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争坐不漏雨的地方,老师看中邱濬的天才,要那个有钱人家的孩子让了座位。这小孩不服,跑回家把老父拉来,老父大怒,派人将邱潜叫出,劈头喝道:“谁谓犬能欺得虎??”邱潜却鄙视的笑答:“焉知鱼不化为龙。”气得老头子目瞪口呆,连忙叫人把邱烛濬撵了出去。

屑小欺大乃谓尖;
愚大称王便是狂。

  此联说的是清代神童魏源的故事。魏源才思敏捷, 且性格直爽,嫉恶如仇。当地有一举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常常抄袭几句人家的对联,向人炫示自己。魏源见状,揭了老底,举人气愤至极, 吐出了一副上联:“—屑小欺大乃谓尖。”以此刻薄魏源。魏源一听,原来这举人采用了“拆字”手法, 也毫不示弱, 随即奉上下联——“愚犬称王便是狂,以同样“拆字”手法,辛辣地进行了讽刺。由于魏源智慧过人, 后成了清代著名文学家。

四维罗,马累骡,罗上骡下罗绮骡;
八牛朱,犬者猪,朱后猪前朱赶猪。

  这是民间传诵的一副谐趣联。一天,姓罗的邀同湾姓朱的去赶集,姓罗的是去卖骡子,姓朱的是去卖猪,两人边走边聊。他们在私塾都喜欢“对对子”,姓罗的提出由他出一上联,如朱对上,上馆子请朱的客。罗以自己的姓和赶着的骡出了上联:“四维罗,马累骡,罗上骡下罗骑骡。”

  姓朱的一听,不觉十分为难,这姓罗的,不仅把自己的姓和赶着的骡子用拆字手法,融入联中,而且极其巧妙,迭用了几个同音字,形象地说明了当时的情景。几经思索,也想起了自己的姓和赶着出卖的猪,也以同样拆字,迭用同音字的手法,对出了下联:“八牛朱,犬者猪,朱前猪后朱赶猪。”到了镇上,姓罗的慷慨地请姓朱的美餐了一顿。

刑户吏礼工兵,大堂六部;
马牛羊鸡犬豕,小畜一院。

  清朝的朝廷建制,是刑、户、吏、礼、工、兵六部,各司其责,但因腐败无能,不得人心。云南建水县有个叫曾斌的人,傲岸不羁,蔑视权贵,后来省试第一,他看透了官场的一切,没去就职,于是不少乡邻求他伸冤。一天,曾斌为一件冤事,来到巡府,被衙役拒之门外,并以调笑的手段,出了一上联“刑户吏礼工兵,大堂六部”,要他续对。曾斌十分了解民众对朝廷的看法,于是不加思索的以“马牛羊鸡犬豕,小畜一院”对出了下联。不仅词性相对平仄协调,更重要的是,强烈地表达了人民的心声,由此也反映了曾斌不畏权势的高贵品质。

王好货,不论金银铜铁;
寅属虎,全需鸡大牛羊。

  这是一副讽刺性极强的对联。清代,有个叫王寅的小县官,贪赃枉法,鱼肉百姓,干尽了坏事,人们为了表示对他强烈的憎恨,于是偷偷将这副对子,贴在了衙门的大门上,衙役发现了对联,又不好直说内容,就去报告王寅,王寅决定亲自过目,一见对联,顿时火冒三丈,当即派人刮掉。
这副对联,在技术技巧上,下了很大功夫,不仅采用嵌字联手法,以“鹤顶格”形式,将王寅的名字嵌了进去,还以春秋战国时期,见金钱就要的齐宣王为例,隐指王寅比他更变本加厉,上下联呼应,极其深刻的揭露了王寅的贪婪面目。

冷淡商场,可怜几日未开张,好比猿猴空跳舞;
凄凉同事,只为频年都打仗,闹来鸡大不安宁。

  这是民国十九年,四川成都劝业场门前贴的一副对联。当时,军阀混战,兵祸频仍,民众不得安宁,不仅黎民百姓生命财产毫无保障,就连都市的大商号也门庭冷落,生意萧条,而且屡遭搔扰。这副对联,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