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杨振宁说:“理论物理学界常有这样的情形,A做了一篇文章,B说A文不够好,要补充。接着C又说B文也不好,应该改进。一群人在A文的基础上忙,却不问究竟是否符合物理学的原始问题。一旦A错了,大家都劳而无功。所以面对物理学,原始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1999年年初,在一个跨学科会议上,放射化学家肖伦院士说:居里夫人到底是物理学家,还是化学家?她得过两个诺贝尔奖,一个是物理诺贝尔奖,一个是化学诺贝尔奖。她本人就没分什么是物理还是化学,只要是问题她就研究。

  ◎史学家陈垣经常和学生一起写作业,然后把自己和学生的作业,一并贴在课堂墙上作比较性示范,使学生从中学到如何写考据文章的法门。

  ◎高步瀛先生编选的《唐宋诗举要》《唐宋文举要》等书,资料丰富,考订详赡,引用材料,着重第一手;对旧注讹误,时有订正。据说他讲课,也很重事实,重证据,考证翔实精确,为同侪所敬服。学生对他所注释的诗文,极为珍视,得其一篇,出校教学,可免翻检参考之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