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古”鉴“今”,自“器”而“道”

——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成立大会侧记

  “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16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成立大会在京举办,93岁的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叶嘉莹用《易传》中的这句话表达她的祝福与期待,刚好契合了这所研究院的宗旨。

  没有扩大行政编制,也不要什么行政级别,院长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刘梦溪出任,16位高级研究员由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浙江大学教授白谦慎、山东大学教授王学典、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赵汀阳、台湾清华大学教授黄一农等担纲,都是知名的人文学者,都是五六十岁的年纪,正处于各自的学术黄金期。这些同道,致力于对中华人文传统的探寻,寄望于通过高等研究院这个平台去钻研那些基本而重大的理论问题,以回应时代之需、历史之问。

以“古”鉴“今”:重拾人文精神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在成立大会上,王学典借用管子的名言,展开了他对人文精神时代价值的解读,“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仓廪实’‘衣食足’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知礼节’‘知荣辱’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知礼节’‘知荣辱’关乎价值观,而价值观的基础就是人文。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判断,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人文精神的提升将是新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人文精神提升,意味着人们不会为了吃饱而放弃信仰,不会为了成功放弃底线,也不会为了现实而放弃未来。”

  “在中国文化的长河里,一直有人文精神和人文传统在流淌。”76岁的刘梦溪研究传统文化多年,在他看来,虽然中国古人所说的“人文”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提出的“人文主义”并不是一个概念,但自先秦诸子起,中国人就已经开始了对“人”的思考。如今,面对商业化的滚滚大潮,面对种种新的威胁与挑战,中国文化的人文精神和人文传统具有无可取代的价值。

  文化部副部长杨志今同样认为,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应该立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使其成为新时代文化建设的宝贵资源,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既需要有优秀的文化作品,也需要有优秀的思想文化研究成果。”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沈卫星指出,高等研究院这种学术建制会聚了大量优秀学者,有助于学术创新,“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后应运而生,可谓恰逢其时。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高等研究院可以推出一批高水准、原创性的学术成果,为学术繁荣作出贡献。”

自“器”而“道”:打破学科壁垒

  近年来,呼唤人文精神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按照现在的学科设置,究竟应该由哪些学者来研究人文精神,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似乎很多人都在谈人文精神,而有体系、高水平的研究却不多见。

  “我们国家的建设发展现在到了这样一个水平,我们的文化需求到了这样一个高度,确实需要我们认真地研究一些根本性、核心性、总体性的问题,这样的研究一定要打破学科间的壁垒,要有体制机制的创新。”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卫东说。

  即使置身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这样一个综合性学术机构,学者们仍然是分散在各个专业研究所,埋头于各自的领域。如何将分散的学科统筹起来,同样是学者们思考的问题。

  “中国艺术研究院以往研究的这些艺术领域,偏向于艺术本体,很大程度上是停留在了‘器’的层面。”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认为,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的成立,将从人文精神、思想文化的角度整合各个艺术学科,是从“道”的层面阐发中国传统文化内涵,而只有把“器”与“道”结合起来,才能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全貌。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成立缘起和宗旨》中,刘梦溪写道:“祈人类的性体复归于本然之善,是我们的长远追求和学术目标。”不过,他深知“斯事体大,义重道远”,“究竟能不能达到这个目标我不敢说,但是我们的任务是从现在做起,从点滴做起,能做一点是一点”。

  (本报记者 杜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