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文艺家·王铁牛:为历史留影像,为世界传递美

  当今的艺术流派纷繁多元,王铁牛坚定地走在现实主义道路之上,坚持从生活中发现美、表现美,把美传递给世界。大量的写生是现实主义画家必备的功课。他说:“一个成熟的画家必须是写生高手。很多人走‘捷径’,画照片,实际上在艺术上走不远。”

  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里,陈列着几百幅展现革命历史和时代成就的画作。顺着流淌的历史长河行走,熟悉新中国美术史的人会发现,其中有一对父子的画作同时入选,令人瞩目。

  “父亲王盛烈的《八女投江》和我的《1959——大庆石油会战》《上甘岭战役》同时出现在建党百年的一个时空中,是一种历史的缘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画家王铁牛说。

  深秋的北京天高云淡,阳光倾泻在室外的水泥地上,一切显得安静极了。宽敞的画室里,王铁牛忆起往事,仿佛能听到历史的回响。

  1923年,王盛烈出生于东北,是一位杰出的现实主义艺术家,曾任鲁迅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王盛烈在青少年时期深切地感受过亡国之痛,有着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他早年习油画,20世纪五六十年代,响应改造中国画的时代需要,转向中国画创作,开启“以西润中”的创作之路。

  《八女投江》创作于1957年,刻画了八位抗联女战士形象,她们为掩护主力突围,宁死不屈投入滚滚浪涛之中。画作宽1.54米,长近4米,画面中的人物处于苍茫巨浪与天石之间,充满了悲怆的氛围。在用传统中国笔墨创作革命题材这个课题上,《八女投江》取得了突破性成就。

  “父亲高尚的艺术品质和广阔的胸怀格局,一直是我的榜样。”提及父亲一生的际遇,王铁牛几次红了眼眶。

  出生于1950年的王铁牛,继承了父母的艺术基因,从小就爱画画。父亲的画室是他最爱去玩的地方,在那里他常看到父亲为了一幅作品而进行大量素描和写生。“文革”中,王铁牛下乡当知青,随身带着的,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就是一把小提琴以及一卷图画纸、一个速写本、母亲用过的铝制水彩盒。

  勤勉刻苦让王铁牛的绘画才能不断提升,而“会画画”也在悄悄改变他的命运。在农村,画宣传画、写美术字、给村民写对联,让他可以短暂脱离枯燥繁重的体力劳动;回城进了工厂,他成为活跃的文艺宣传能手、远近闻名的工人画家。

  “写生使我可以沉浸在大自然的阳光、草地、树木、蓝天和白云给予我的美好感觉中,画画渐渐成为我的生活习惯,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点。”王铁牛说。

  后来,王铁牛参军入伍,在军区文工团从事舞台美术工作,1984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自此,绘画成为王铁牛终身的职业,他先后在鲁迅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任教,曾赴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留学,师从油画大家安·梅尔尼科夫。现在,年逾七旬的他,担任清华美院教学督导,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国家重大题材创作艺委会委员。30余年来,王铁牛完成了《忆秦娥·娄山关》《庆祝东北光复》《清川江畔围歼战》等各类历史题材主题创作近40余件,作品散布于各大博物馆、纪念馆。

  王铁牛擅长画全景画。全景画不好掌控,比如一幅军事题材全景画作,需要众多群像人物的铺排、繁杂现场环境的渲染和真实生动的神情刻画,要让数以千计的人物形象不雷同,画家得对战场上真实的将士形象非常熟悉。有时为了画好一个战士形象,有过从军经历的王铁牛穿上旧军装,脸上抹着泥巴,找个旧工地的土坑,摆造型,找角度,“大太阳下一身臭汗”。

  油画《上甘岭战役》高3米,长6.75米,用宽阔的场景表现志愿军战士的英雄形象和战役的宏大空间环境。人物多,画得太小会削弱画面的视觉冲击力,画太大又不利于空间的布局。考虑到上甘岭战役是以阵地争夺战、坑道战为特征,画家设计了壕沟沿山坡蜿蜒向远方的多层次布局,利用烟火渲染气氛,努力营造出宏大的、惨烈的战争场景。

  《1959——大庆石油会战》长6.8米、高3米。作品中,北方冰雪荒原上的小火车站旁,八方而来的创业大军聚在一起,鲜红的旗帜在寒风中舞动,蒸汽机车冒着粗气,身后是压低的、阴沉的天空,天际上有一道曙色,象征着那个充满困难而又热情洋溢的时代。王铁牛说,艺术家要善于从浩瀚的历史事件中提炼出可用于视觉创作的形象素材,要像优秀的厨师一样,把原材料转化成动人的、有感染力的艺术形象。

  大量的写生是现实主义画家的必备功课。王铁牛说:“一个画家真正的水准体现在写生上,一个成熟的画家必须是写生高手。很多人走‘捷径’,画照片,实际上在艺术上走不远。”

  王铁牛酷爱写生。2020年疫情期间居家不能外出,他就把居所的阳台作为“写生地”,把目力所及的一小块风景作为写生对象。虽然街景是不变的,但晨昏交割的时光还是一如既往地变换着,不同角度、不同景深框取的风景不同,同样的景致在清晨、中午、傍晚各种不同光线条件下亦有着变幻的色彩。他的夫人陈雪敏用细腻的文字记录下画家的创作:“一天以后,在这同一个位置,铁牛又画一张。昨天有阳光,有白云,今天整个天空薄云覆盖,光线没有前一天强烈了,眼前建筑的颜色也没有那么冷了,天空都是蓝灰色的,整个画面呈现的高级灰非常协调。”

  王铁牛有着画家的敏锐专注,也有着传道授业者的热情诚挚。有人说,他和其父职业相同,在长相和气质上都很像。他身后书架上方,有一尊王盛烈的青铜头像,当已经有了花白头发的儿子娓娓道来时,父亲似乎也在静静聆听。

  (本报记者 于园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