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台论道:百年考古的启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各地各部门认识到考古工作的重要性,加大了对考古事业的支持力度。全国考古工作者团结奋斗,积极努力,使中国考古学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河南双槐树河洛古国和二里头夏代后期都城遗址、浙江良渚大型水利坝、四川三星堆古蜀国都邑遗址、陕西石峁巨型山城和周原西周都邑遗址、江西海昏侯墓、新疆通天洞遗址、青海热水血渭大墓等一大批重要考古发现展现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随着我国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越来越多的考古机构和考古工作者走出国门,在近30个国家开展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使中国考古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显著增强。新中国7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飞速发展,为考古学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通过对百年考古发展历程的回顾,可以获得很多启示。首先,加强对考古资料的阐释才能充分实现考古学的社会价值。随着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自己国家和民族历史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对以探索过去历史文化为己任的考古学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中国考古学的一大特点是,研究的对象是自己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化遗存。每一个发现都可以为民众了解自己祖先创造的中华文明增加新材料,满足民众更多地了解自己祖先创造的文明,了解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过程的意愿。然而,考古发掘出的遗迹往往表现为废墟,出土遗物除了部分墓葬出土完整的随葬品之外,也往往是残破的。由于考古学是一门比较专门的学科,一般民众往往缺乏系统的专业知识,难以了解这些考古材料究竟说明了什么历史,需要考古工作者对这些遗迹和遗物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信息进行阐释。让大地的遗迹和博物馆里收藏的文物活起来,就是要把考古发掘成果中蕴含的历史文化信息揭示出来。因此,考古工作者能否对这些考古资料进行正确的阐释,对于完成考古学肩负的使命是至关重要的。

  其次,多学科融合是考古学发展的必由之路。由于考古学科所具有的局限,仅仅依靠传统考古学本身的知识很难准确全面地阐释出土遗迹和遗物所包含的历史文化信息。考古学要会同各个相关学科,共同做好考古遗址和遗物的研究阐释工作。

  考古学研究过去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几乎所有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科都可以与考古结合而发挥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考古学可以说是各个学科中一门最大的交叉学科。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自然科学技术手段被越来越广泛地运用于考古学研究中,成为当代考古学的一个重要特点。例如,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几乎所有自然科学的大学科都参与了工程,对中华文明起源形成与发展的环境背景、资源的获取、工艺技术的进步、人群迁徙与文明交流互动等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然而,相比于自然科学技术在考古研究中的应用,中国考古学与人类学、民族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艺术学等各种人文社会科学的结合却较为滞后,很少共同进行研究,制约了考古资料中蕴含的丰富信息的深入全面阐释,这是今后考古学发展亟须加强的方面。特别是对于历史规律的总结,历史经验的借鉴与启示,都需要考古学和其他人文社会科学共同承担。

  百年考古历程还启示我们,考古学能够增强文化自信,为民族复兴提供精神动力。中华先民们创造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这些除了少数历史文献中有所记载之外,绝大多数都是中国几代考古人通过一个个考古发现和研究知晓的。可以说,考古学对于增强民族文化自信所发挥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认识历史离不开考古学。”“历史文化遗产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五千年文明是我们的无比宝贵的精神财富。中国考古学展现了中华文明取得的辉煌成就,展现了屹立于东方的中华民族的形成与发展过程,展现了中华文明所具有的非凡凝聚力和向心力以及开放包容的博大胸怀。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文化基因和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我们可以从中华文明五千多年的历史经验中得到借鉴和启示,从数千年积淀的中华文化基因中获取精神力量,这也是中国考古学对于民族伟大复兴所具有的独特作用之一。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历史学部主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