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文化进了中学课堂

  新学期,“农家土灶”进了上海市金山区枫泾中学的课堂。

  灶头饭那份柴火的香气虽然搬不进教室,灶膛里烘山芋的欢乐也很难言传,但随着灶壁上栩栩如生的灶画一点点成形,学生们仿佛也能走进那“土土的快乐”。

  “灶画里都是故事,这样的课既让我们亲近家乡风俗,还了解了它背后的传承和意义。”初三学生顾思语趴在地上边埋头勾描边告诉记者,功课之余,很享受这样的专注时刻,“我和同学都没想到,原来爷爷奶奶家的灶头和灶壁画还有那么多艺术内涵。”

  如今,两周一次、贯穿一个学期的特色课程已经让学生们有了期待。从开始时的互动交流,说说身边看到的灶画;到灶画色彩纹样、文字布局的探究解读;再到动手体验创作,绘制自己心目中的灶画,这门“土味十足”的课越来越受到学生追捧。

  设计这门课程的是枫泾中学高级美术教师娄春花。她告诉记者,在金山农村,昔日家家户户都有土灶,如今土灶少了,但在很多人心中,它依然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于是,利用学校美术特色教育优势,娄春花主编《人间烟火——金山灶壁画》一书。在各方支持下,这门课程纳入“艺术育人金山模式”区域课程,从原来的“小打小闹”,成为一门常态化课程,教材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

  “我们希望通过对灶壁画题材内容、表现形式等相关知识的讲授,结合实际纹样的绘制,让中学生更加了解家乡,同时也能让当地的灶头文化得到更多关注和更好传承。”娄春花说。

  娄春花的“灶头情结”和父亲有关。她的父亲娄天根是一位远近闻名的“打灶头”老匠人,今年70岁。在金山区枫泾镇盛新村见到他时,老人正在家中练笔。一张铅画纸,寥寥几笔,一幅《喜上眉梢图》就轮廓初显。“现在岁数大了,不比年轻时候,所以,平时还是得练练,在灶头上作画时,心里才有数。”

  “我们家三代都是手艺人,从爷爷那辈开始就是泥瓦工,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娄天根说,“像仪门、老式的房子,他们都会建。”家庭熏陶加之自身努力,娄天根很快学到了一手精湛的瓦工手艺。而作为好瓦工的必备技能之一,就是砌个好灶头。

  “十个瓦匠里能有一两个人砌出个好灶头就算很不错了。一是砌的灶头要好看,灶壁画也要画得考究;另外一个就是灶头要省柴、聚火,烧水做饭速度快,不回烟。不是经验丰富、善于思考总结的老师傅,很难做好。”娄天根说。

  现在,越来越多农村人搬到城镇居住,“打灶头”的人家少了。但只要翻建房子,不少农村人还是会请老师傅去砌个土灶头。娄天根说,这两年明显感觉到,老手艺更“吃香”了,一些城里人也喜欢来寻土灶做的菜饭。前不久,娄天根被请去为枫泾镇新元村一户农家“打灶头”,总共4天工夫,单单画灶壁画,就用去了两天半。“这还算是赶的,如果要更加漂亮,一个灶头做好起码要一周时间。”

  娄天根坦言,自己文化程度不高,更谈不上什么绘画功底,就靠着揣摩和勤学,练了这门手艺。听说女儿要把灶头文化搬进中学课堂,娄天根来劲了,自告奋勇做志愿者,给学生们示范讲解。

  “灶画以寓意吉祥的图案为主,比如鲤鱼寓意年年有余,猴子坐马上寓意‘马上封侯’。刘海戏金蟾、武松打虎、姜太公钓鱼等图案,算是相对复杂的样式,会画的老匠人已经不多了。”娄天根说,“老话说,灶头旺,就是日子旺、家业旺。土灶进了课堂,小娃娃们喜欢上了老手艺,咱这灶头就能越烧越旺了!”

  在娄春花看来,如今的乡村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灶头文化是乡村生活的一部分。“灶头是乡愁,承载的是家的味道,是家人的爱,更是一种民俗文化。和学生一起‘还原’农家土灶的点点滴滴,也是一次寻根之旅,寻找乡村的根,也是寻找每个人心灵的归宿。”

  (本报记者 颜维琦 曹继军 本报通讯员 俞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