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书记的足迹·光明书屋·《全宋词》:弄潮儿向涛头立

20171120_005

《全宋词》(简体修订本),中华书局出版。资料图片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在2016年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引用了北宋词人潘阆《酒泉子·长忆观潮》中的这两句词,期待二十国集团面对当前世界经济的复杂形势和风险挑战,勇做世界经济的弄潮儿。习近平总书记在文章、讲话与著作中多次引用诗词佳句,并赋予诗词重要的意义,彰显了诗词在当代新的活力。

  词是兼具文学性与音乐性的诗歌体裁,别名“长短句”“曲子词”等,自晚唐兴盛而成熟于两宋。词在宋初作为“歌舞宥酒”的“艳科”,反映对生活的热爱,柳永、秦观等在“婉约”词风中拓展了丰富的内容与情感,苏轼、辛弃疾等将其雅化为表现现实与人格的载体。两宋三百余年,出现了大量词人、词调及风格、流派,名家佳作络绎而出,全面展现了宋代的风流与风雅。《全宋词》共收入1330多位词人的存世作品约两万首。

  宋词和唐诗被尊为“一代之文学”,是中华民族美的典范之一。相比盛唐诗表现了新鲜的生命觉醒和饱满的现实热情,宋词则反映了细致生活体认中的美好生命情操。如果说“人生有限情无限”“诗酒趁年华”表达了对生活的热爱与超然,在情感中潜在蓄积着面对现实时的方向和力量,那么“醉里挑灯看剑”“也无风雨也无晴”则是直面现实挑战来激起壮志豪情,直接作用于人格境界的提升。

  宋词在体味生活和感悟人生中示范着健全、开放、坚韧的人性情感与人格境界,对中华民族价值观的塑造有重要作用。在近现代的风雨中,岳飞那首壮怀激烈的《满江红》激励和凝聚了无数中华儿女的心,梁启超以集宋词联“更能消几番风雨,最可惜一片江山”抒泄忧国愤世的情志,饱经苦难的叶嘉莹则把“保持着乐观、平静的态度”归功于热爱古典诗词。

  宋词不仅是优美的文学作品,也是中华文化的宝藏。自宋至今,在编选、校勘、考证、词史、词话、注评、创作论、解释学等领域,研究论著浩如烟海。20世纪以来,王国维、胡适、俞平伯、吴梅、龙榆生、夏承焘等名家都曾撰文阐扬宋词的文学艺术价值、思想文化价值、历史文献价值等。宋词现有版本,以中华书局出版的《全宋词》和名家词集等较为权威。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中华民族创造了3000多年灿烂的诗词文化,以诗词诉诸本心来培养情理融合、执着而超越的人格境界,是悠久绵延的独特“诗教”传统。阅读那些千古传诵的诗词,有助于我们提高对历史文化、民族精神的认识,树立正确的文艺观、文化观,在世界文明比较中加深对民族文化的认同与自信。

  “诗性”始终根植于我们民族文化的深处。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借鉴宋词佳句来勉励文艺工作者:“文艺工作者要志存高远,就要有‘望尽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即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即便是‘人憔悴’也心甘情愿,最后达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领悟。”这样的文艺工作、人格锤炼、追求事业的境界,是从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化用而来,本意是读书的“三境界”。我们当从诗词中汲取热爱生活、提升性情的营养,树立积极的人格,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董宇宇,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编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