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家园:典籍里的近代中国对外经贸史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图书馆里,有一个“海关特藏库”,熟悉它的人称之为“旧海关图书馆”,是收藏对外贸易书籍,为海关治理提供参考的专业图书馆。

  现代意义上中国最早的对外贸易货物进出口统计、近代邮政网络、沿海口岸疫情流行病学报告、参加世界博览会的记录、各类海关管理章程……这些岁月尘封的历史书籍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全景记录着160余年来近代中国对外贸易发展演进的历程。

  近年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充分发挥这些海关古籍涵育新知、资政育人、文化互鉴的作用,让古籍活起来、动起来、用起来,以史鉴今、牢记初心使命,为加快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努力开创新时代对外开放新局面提供有力智力支撑和人才保障。

壹 传承:百年典籍里的对外贸易史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是一所沐浴着新中国阳光成长的高校。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解决对外贸易、海关等涉外经济管理人才匮乏的问题,新中国第一所培养对外贸易专门人才的学校——北京对外贸易专科学校(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前身)在北京成立。1950年代,经中央对外贸易部批准,北京对外贸易专科学校接管了旧中国海关图书馆的全部馆藏,将其纳入学校图书馆的一部分。

  旧海关图书馆发轫于北京,集成于上海,复归于北京,是一所迄今已有160余年历史的海关专题图书馆。这所图书馆以海关通令等内部出版物为核心,与中国贸易、工业、农业、财政、经济等相关图书资料为辅助,形成信息支撑体系,为旧海关治理提供有效的经验集成、知识管理与治理参考。旧海关图书馆书籍分为三大部分:一是中文书刊,包括与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相关的书报资料,以及大量清代方志等;二是外文书刊,因海关业务涉外的性质,这所图书馆同时藏有大量外文书籍、世界各地的经济研究类期刊,尤其是与中国经济相关的外文书籍期刊数量众多;三是海关总税务司的“海关册”,即由造册处、统计科接续编辑的“海关册”系列出版物。这些海关古籍、历史档案记录了近代中国对外贸易的国家治理方式,以及中国融入世界的历程,具有十分珍贵的文献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

贰 爱国:岁月章回中的贸大人报国志

  典籍无言,却诉说着近代中国人的痛苦与挣扎、求索与奋进。

  阅读海关古籍,不仅能读出百年来中国海关主权的盛衰与沉浮,而且能读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收回海关主权的奋斗历程,重温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光辉岁月,触摸到一代代贸大人接续奋斗,以贸易强国为己任的奋进史。

  近代,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向旧中国倾销鸦片,不仅严重毒害劳动人民的身体健康,而且给中国社会经济带来巨大灾难。打开1854至1855年度“上海进口贸易货物数据”表格可以看到,这一年度进口货物总值为白银1262万两,而鸦片货值就达911万两,鸦片进口竟然达到进口货物的十分之七!鸦片贸易导致中国白银大量外流,清政府财政近乎崩溃。

  翻阅《海关职员名册》可以发现,早期执掌中国海关国门大权的高层岗位中,竟没有一位中国人,重要的关键职位几乎都被西方列强诸国所占据。旧海关图书馆的海关书籍记载了鸦片战争后近代中国丧失关税自主权、海关税款收支保管权,中国社会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的历史。

  从这些历史书籍中可以发现,直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海关才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海关职工开展革命斗争、建立苏区税关、开展独立自主的关税政策、设立集中统一的垂直管理体制……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海关主权才重新回到中国人民手中。从一个曾经积贫积弱、海关主权沦丧的国家,到今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令世人瞩目的国家,海关古籍中折射出的沧桑巨变,发人深省,也让人们更加深刻领悟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

  未曾潜入黑暗就难以发现光明。这些海关古籍,在书的正文部分述说着近代中国的痛苦、屈辱与彷徨,而这些书的最后一页封底的阅览记录卡,则写满了一代代贸大人为寻求贸易兴国的思索、追赶与奋进。借阅卡片记载着,1960年9月19日,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前身)袁贤能借阅《上海物价月报》(1936年),武堉干借阅《中国海关起源、发展及其活动文件汇编》(1937年),1984年9月18日,海关系蔡渭洲同样借阅了这本书……这些后来成为经济学家、国际贸易专家、海关史学专家的贸大人,从海关古籍里汲取历史成败经验,观照古今,聚焦对外贸易发展兴衰历史,推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理论研究的前沿阵地。20世纪90年代,当我国的入世谈判处于胶着的艰难时刻,正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一大批后起之秀,以毕生之聪明才智,参与其中,为入世谈判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智力支撑,推动中国融入世界。

叁 明志:薪火传递的文化使命

  国家兴则典籍幸。

  文献典籍是人类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高度重视这批古籍的保护工作,从第一任馆长景培元开始,先后有八任馆长,七十年接力保护贸大古籍。1954年初,景培元接到接收海关图书馆藏书的任务,顾不得照看刚刚出生的女儿,只身来到上海办理相关接收事宜。景培元认为,现代图书馆肩负“以图书教育民众的使命”,因此对于古籍收藏高度重视。解放前,他就先后为上海震旦大学收藏丁氏文库、望云草堂李氏藏书,参与保护上海通志馆文献资料等工作,在保存中国文献典籍,发挥大学文化传承、延续历史文脉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1954年上半年,旧海关图书馆藏书全部抵京,景培元又定制了高级木质书柜专门用于保存这些海关典籍。

  改革开放后,学校专门在图书馆设立了“海关文献库”,用于保护这批古籍。在获得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的图书馆新馆设计中,第七任馆长邱小红专门为这批海关古籍量身打造了新库房。为防止虫蛀,库房中书柜均为特制钢木框架、樟木衬板结构,完全满足古籍文物的严苛保护要求。同时,新的“海关文献库”紧邻图书馆馆长办公室,馆长既是一馆之长,又是海关库“第一守护人”。

  海关古籍的装函、修裱精致,几乎每本书都有硬质的封面、封底。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一些古籍纸张页面难免发黄发脆,如何有效延续这些海关古籍生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推出了一系列预防性保护措施。比如,强化库房物理环境管理,加强对库房楼上楼下、周边暖气、排水管道监测,预防漏水等事故,并进一步做好防水、防火、防潮、防虫工作。

  同时,对一些有破损趋势的古籍进行专业修复,助其延年益寿;运用数字技术复制展示,让古籍能够在世人面前亮相;还将一些稀有罕见的书籍影印出版,使它们可以出现在现代人的案头,惠及研究者和爱好者。另外,针对一些流失海外的古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还将实施海关古籍回归计划,收集整理散失在海内外的海关古籍。

肆 启智:鉴古知今的学术新知

  当前,多边贸易体系面临巨大挑战,全球经贸格局与经济秩序正在加速重构。如何进一步实现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如何实现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如何主动参与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争取主导权、赢得话语权?

  近年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深度发掘海关古籍的当代价值,连续举办四届贸大古籍保护论坛,从过去发现未来,从贸大古籍里面看成败、鉴得失、知兴替,紧紧围绕国家对外开放领域展开研究,为党和政府的科学决策提供高质量的咨政建言与智力支持。

  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海关古籍不仅属于过去,也朝向未来。《海关医报》记录近代沿海口岸疫情流行病学报告,为当下疫情防控提供重要历史参考;《最近十年各埠海关报告》里,长江汉口段平均水位图记录了重要的水文资料,是观察长江流域历年水文变化的基础数据;《通商各关华洋贸易总册》涵盖近代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统计报告……这些蕴含在古籍里面的历史密码,有待今天的人们进一步阐释发掘。

  (作者:朱向峰 张小锋,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对外开放研究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