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无遗贤,名著作灯烛——推荐《祝嘉书学论著全集》

刘诗能:苏州大学出版社资深编辑。策划有《祝嘉书学论著全集》《绘画中的新中国七十年》等;出版有《五代北宋绘画》等;发表学术论文二十多篇。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盛世无遗贤,名著作灯烛。2019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祝嘉书学论著全集》(八卷),经过两年的编纂、编校、打磨,终于在2021年6月底隆重推出。

  全书近400万字,第一卷为“书学史”,收入祝嘉代表作《书学史》及《书学简史》,另收入据手稿整理出的《汉代书学及汉碑》等三种著作;第二、第三、第四卷为“书法理论”,除收入已出版的《书学》《愚盦书话》《愚盦碑话》《书学论集》等11种著作外,还收入其《行草编》等遗著及60篇遗文。第五、第六、第七卷为“历代书学论著疏证”,共收入同类著作15部,其中13部为首次刊行;第八卷“书法批评、书信、新旧诗等”,除收入作者所著《逆耳集》《书法管窥》《书法罪言》外,还收入其书信百余封、新旧体诗200多首,另附录海内外名家致祝嘉书信110余封。各卷前彩插计近200幅,许多为首次公开。

  祝嘉(1899—1995)是我国著名的书法理论家、书法家、书法教育家。他毕生从事书法文献整理和史论研究,其书学理论继承清代碑学又有创新发展,强调书写时“全身力到”和“碑帖融合”等,是学界公认的20世纪首屈一指的碑学大家,在国内外具有广泛影响。郑逸梅在《艺林散叶》中说:“近代论书法之著作,以祝嘉最为宏富。”其1941年完成的《书学史》,于右任先生为之作序,被学界誉为“近代书法史论的里程碑”。此次将其全部书学论著集中出版,不仅为研究祝嘉个人提供了最权威资料,也为20世纪书法研究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文献。

  一事之行,甘常含苦;一事之成,苦亦作甘。回顾编校过程,有三事值得分享。其一是“没完没了”。祝嘉60多种书学著作,生前大部分没能出版。在其去世后,遗著、遗稿虽基本保存,但未能集中、编次,已定之稿、未定之稿及未完成之稿也有待分辨。而其与海内外名家、亲人、弟子等往来书翰,更需要收集、征集、整理。故其亲属无法一次性提供完整资料,且不断有新发现,也一次一次突破我们约定的时间下限。在全部编校工作结束后,又找到《顺德胡先生手札》册。此册保存了近代岭南学者、教育家、书法篆刻家胡兆麟(1871—1936)致其学生祝嘉的6封完整谈艺书信手稿,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我们毫不犹豫地补入。其二是“自讨苦吃”的“回头看”。在各卷走完编校流程,抽检合格后,我们又请既熟悉书法文献,又了解出版规范的专家“回头看”,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人笑谓“自讨苦吃”。其三是使名家“违约”。著名书法理论家、书法家周俊杰先生年岁已高,家人与其约定对外“封笔,不再为人撰写书序等”。当我们冒昧地向他提出为祝老全集写序的请求后,他欣然“违约”,在较短时间内撰写了万言长序,为本书增色。

  《祝嘉书学论著全集》(八卷)的出版是伟大时代的闪光之举,是各方力量汇集的深情之举,是过去、今天、未来交接的传世之举。明代思想家吕坤在《呻吟语》中说:“工夫全在冷清时,力量全在浓艳时。”祝嘉在“冷清”时发力,在“浓艳”时沉潜,其洋洋洒洒的八卷著作如金声玉振,将传递永久的雅音,闪耀不朽的光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