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独运:故宫角楼的建筑智慧

  故宫中极具特色的建筑之一,即为角楼。角楼共有4座,分别位于故宫城墙的4个转角位置,其初始功能主要用于军事瞭望及防御。史料及考古资料表明,我国多个朝代的宫城城墙上均建有角楼。如先秦古籍《考工记》的“匠人营国”部分就规定,宫墙角楼为“七雉”。《墨子》中的《备城门》《备蛾傅》等部分记载,在城墙拐角处修建防护建筑,其样式必定是重楼形式。故宫建立在元代皇宫的基础上,元皇宫被拆除之前,其城墙四角均有三层屋檐、琉璃屋顶的角楼,这在元代文学家陶宗仪所著《辍耕录》中有专门记载。故宫角楼于明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建成,至今仍保存完好。

  故宫角楼有着巧夺天工的建筑艺术。从构造角度来看,它是多种类型建筑或建筑构件的“组合”:1个三重檐的四角攒尖亭、4个重檐歇山屋顶类建筑、2个单檐歇山屋顶叠加,形成了独特巧妙的结构方式。其中,三重檐、重檐、单檐分别指屋顶含有三层、两层、一层屋檐;攒尖、歇山均属于我国古建筑样式,前者是指所有屋脊汇于一点的屋顶造型,后者是指在一个四面坡屋顶上叠加一个两面坡屋顶后的屋顶造型。

  这样的构造方式,充分实现了建筑功能与造型的统一。功能方面,亭在我国古代建筑中,可以作为城市的标志物,如街亭、市亭、都亭等,还能作为观察敌情用的岗亭,如《墨子》《备城门》篇就有每百步设4米高岗亭的记载。角楼上述功能皆备。我国古代建筑一般比较低矮,角楼建造于10米高的城墙之上,观者视野开阔,因而角楼内部无需设置楼梯。造型方面,歇山屋顶类古建筑包含的翼角数量众多,而古代工匠为突出这一效果,不仅在建筑四面使用重檐歇山屋顶,还保留了三重檐攒尖亭的翼角。多达28个翼角均匀分布在4个方向,产生了极致的张力。

  民间传言,故宫角楼的构件数量为“9梁18柱72脊”,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民间用数字“9”的倍数来形容角楼的构件,或许是因为9为最大的阳数(单数),寓意数量最多。角楼的梁、柱、脊确实种类繁多。梁包括角梁、井口趴梁、顺梁、抹角梁、太平梁等,仅翼角用梁就有56根。角楼一层立柱就有20根,二、三层还有不落地的童柱、瓜柱、雷公柱等。角楼的屋脊包括斜脊、正脊、垂脊、围脊、博脊等,累计为76条。

  角多、檐多、脊多,屋顶曲线优美,起翘的屋檐参差有序、高低错落、均匀雅致,再饰以屋顶正中的鎏金宝顶,增加了角楼沉稳的气质。角楼每层屋檐下的斗拱整齐有序,弧度优美,极具艺术感。斗拱下的三交六椀菱花纹饰门窗,各直棂与斜棂相交后组成无数等边三角形,每组三角形内有六瓣菱花,这些菱花相交后又围成一个个圆形,形成虚实相映、繁花似锦般的几何造型。立柱巧妙布置于建筑的各个转角,与梁枋均为榫卯连接,形成东方古建筑特有的刚柔相济之美。支撑立柱的台基稳固有力,完成城墙与角楼的衔接过渡。

  建筑色彩是造型的点缀。蓝天白云下,角楼金黄色的瓦顶流光溢彩,屋檐下青绿色的斗拱阳光不易照射,表现出一种阴柔之美,朱红的立柱与门窗尽显阳刚之气,洁白的台基给人高雅之感,而灰色的城墙呈冷峻威严之势,暗示强大的防守功能。角楼建筑整体与护城河中的倒影,共同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人造景观与自然环境完美融合。

  故宫角楼还有着深邃的文化内涵。角楼曾经用于军事防御,因而是我国古代军事文化的重要内容。角楼采用四面四角布局的方式,与我国道家文化中“四正四隅”“藏风聚气”理念相符。角楼屋顶大量采用的仙人走兽造型,是“天人合一”思想的反映。故宫角楼汇集了我国传统建筑精湛的技艺和优秀的文化,是古代建筑科学和美学的融合,更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作者单位: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