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腋成裘终成史——记吴山先生

  我和吴山先生的结缘,始于《中国历代美容·美发·美饰辞典》的编辑出版。那是2011年前后。最初是这个选题内容吸引了我:市场媚俗的现代美容理念推广类图书很多,但又有多少人会想到通过古代这条偏僻的路径去发掘寻绎美容文化的真正内涵及价值呢?由此自然而生一种亲切的信任之感。

  此后,又有《中国历代玩具辞典》的出版合作。在和吴山先生接触之后,我对他的治学为人亦有了更多更深的体认。比如他从事中国工艺美术史研究和民间艺术文化研究有六十多年,主持编撰过多部专业著作,部部都成为该领域的补白之作及不可或缺的工具书。又比如他年过八旬,依然以集撰著书为人生志业,孜孜于其他未开领域的传统工艺文化之整理。同时也知道他的每部书,都是他于七年、十年甚至几十年浸淫其中积淀而成。

  一种研究坚持六十多年,用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撰著一部书,在现代这种处处追求高效短利的时代,已属十分难得。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吴先生优游于浩瀚的文史典籍中,旁搜左求、爬梳排比,将沉积于历史长河中的所有相关史料搜罗殆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才成就了这样一部又一部沉甸甸的文化百科著作。

  而给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书稿。一部书稿,有数千页之多,除图稿外,几乎全部系由吴先生笔录手写,且字迹修整,落笔大方,无论大处还是细节,处处透出严谨、从容的品格。在这样的时代,还有人坚持使用这种传统的写作方式,这使我相信,其中一定有一种精神,是渗透到先生之为人和治学中去了的。

  这种精神,我想就是坚守。坚守一项研究,坚守一种研究方式,甚至,就是坚守一种写作方式。而这所有的背后,归结为一种,那就是对中国传统工艺文化的执着坚守。摒除外在功利,只是一心去做。这才是真正的坚守。

  今天我们都在讲“工匠精神”“工匠文化”,其实,吴山先生所做的这些整理工作,就是对传统工匠文化的最好继承与弘扬。那些曾被记录在古代《天工开物》《格古要论》《陶雅》《石雅》及其他各种史志杂记中的传统工艺技法、制作流程等,都被吴山先生等搜检整理在《中国工艺美术大辞典》《中国历代器皿造型》《中国新石器时代陶器装饰艺术》《中国紫砂词典》《中国服装、染织、刺绣辞典》《中国历代美容、美发、美饰辞典》《中国历代玩具辞典》等书中,成为对中国传统工匠文化最真实全面的记载与再现。

  一项传统技艺,一种传统工艺文化,形成于漫长悠远的历史,并经一代又一代的人继承、记载并流传下来。吴山先生就是当代一个忠实的收集者、记录者与继承者。而他本人对传统工艺美术文化所做的这一切,也将被作为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史的一部分,载入史册。斯人已去,惟德是馨,感谢吴山先生为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留下的丰厚精神财富!

  附吴山先生小传:

  吴山(1929-2015)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史学家、图案学家、教育家。生前为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张家港市人。1951年毕业于南京大学艺术系。1960年入南京艺术学院,从事工艺美术教学和研究。1992年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推荐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候选人,2005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2008年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称号。对我国传统工艺美术的历史演变、制作技艺、装饰纹样、器皿造型、工艺用色等深有研究,造诣很高。一生笔耕不辍,离世前担纲国家出版工程《中国工艺美术全集·工艺美术辞典》主编和主要撰稿人。著述20多种,其中《中国新石器时代陶器装饰艺术》获1985年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中国工艺美术大辞典》简体字版和繁体字版,分别获1990年“中国图书奖”二等奖和1992年台湾大陆著作“金鼎奖”;《中国历代器皿造型》入选2015年中国好书榜。《中国历代美容、美发、美饰辞典》《中国历代玩具辞典》先后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