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四十度》用文学再现长城南北千年历史

  本报讯著名学者、批评家陈福民的首部文化大散文《北纬四十度》日前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本书是一部围绕北纬四十度探究民族融合与民族历史的文化大散文,也是文学创作的细腻笔法与历史研究的严谨姿态的完美结合。

  “北纬四十度”首先是一个地理概念,这条地理带与万里长城生死相依、彼此成就。它的南北逐渐形成了不同的族群与生活方式,在它的南方,定居民族修城筑寨,男耕女织;而它的北方,游牧民族骏马驰骋,开疆拓土。长城内外,不同的民族互相打量、彼此想象,深情凝视了几千年,最终完成了不同文明类型的竞争与融合。

  谈到写作《北纬四十度》这部书稿的时候,陈福民感叹:“我所处理的题材,历史范围跨度很大,从公元前300年的赵武灵王直至17世纪尾声的康熙皇帝,每一个具体的话题都牵涉到繁巨的历史容量。为此,我尽自己可能把‘二十四史’中与本书论题和人物故事相关的材料又摸了一遍,还包括各种断代史、专业史、历史理论及古人的笔记。”陈福民希望通过这次写作打开某些被遮蔽的历史面相,从而在不同民族互相学习、互相塑造的大背景下,呈现出自己的历史观。“还希望通过这种写作,在历史学领域为文学赢取她应有的光荣与尊重。”他说。

  陈福民长久以来的心愿就是,以漫长的华夏历史为经,以北纬四十度地理带为纬,绘制出一幅雄浑的、“参与性”的千古江山图。评论家孟繁华认为,“关于这个伟大的纬度,牵扯出来的何止是悠长的时空,同时还有‘一个文化历史概念’,那里还有盘旋千年时空中的愁云和不解,还有诸多有价值、有说服力和隐秘的历史细节未被发现或提及。面对想象中的几千年,他(陈福民)满怀深情和敬意探究的,是他对历史的关切,并且要用文学的方式再现它——这才是他踽踽独行在北纬四十度的真实目的。”

  前后考察和写作历时四年之久,在严格尊重历史的基础上,陈福民以翔实的历史材料与生动细腻的文笔,通过一系列故事的讲述,既重新塑造了千年时空中已被充分想象过的历史人物,揭开了或多或少曾被遮蔽的历史面相,又在这种重构和再次对话的过程中,在不同民族互相学习互相塑造的大背景下,呈现出饱含人文关怀和文学深情的历史价值观。      (鲁大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