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彬宇先生《中天而立集》浅析

《中天而立集——廖彬宇先生诗词暨名家诗意墨宝鉴赏集》,廖彬宇著,中国书店2021年5月,390.00元

  《中天而立集——廖彬宇先生诗词暨名家诗意墨宝鉴赏集》收录彬宇的各体诗一百余首。初读之后,感觉与其文有相通之处,总体印象是大气、飞扬,老辣、古奥。前者就其精神气象而言,后者就其艺术风格而言。

  古人云,诗言志(《尚书·尧典》)。《毛诗序》又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中天而立集》中有大量言志诗,抒发了诗人的远大抱负。如十七岁时所写七律《癸未岁雨后踏春》就有这样的句子:“得观龙瑞还观鹤,非钓鲈鱼只钓鳌。”这里的“钓鳌”,注称:典出《列子·汤问》,以喻抱负远大或举止豪迈。

  元好问说过:“吟咏情性之谓诗。”(《杨叔能小亨集引》)彬宇是性情中人,集中多有其流露性情之作。如:

  《丁亥岁梧桐山居吟》(五律)吾庐在旷林,旁有激泉音。南海修英气,龙图起陆沉。江山恒壮美,我辈复登临。遂此凌云意,昭明济世心。

  又如:

  《庚寅岁明德吟》(古风)

  志意善渊平沧海,大本复原正群黎。世上春秋如走马,碧水烟波看虹霓。此身只愿凌空去,十万图书作云梯。奇文藏山破青翠,正学绝代堪指迷。为问千古多少事,唯知明德与天齐。诗人在深圳梧桐山山居时,就怀有凌云之志、济世之心,希望有朝一日,“此身只愿凌空去,十万图书作云梯”。诗人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一腔豪情,直济云天。

  当然,诗人也有另一番浅吟低唱的情致,如《壬辰岁忆故人》:“清风同我意,高谊薄层云。唯此旧时友,含笑吐深心。”再如《后海夜吟》:“一壶花间酒,遥视钟鼓楼。”

  彬宇最擅古风,集中约占三分之一。无论是五古还是七古,都写得古朴幽远,一唱三叹,这是诗人诗思和才情的充分表露。正如苏轼所言:“吾文如万斛泉涌,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

  彬宇又擅集句,即摘取古人诗句,联缀成篇,形成一首内容连贯、韵律协调的新诗。集句这种形式,虽古已有之,但如果没有深厚的学养,不是对古诗烂熟于心,是不敢尝试的。集中的集句诗不下十余首,仅抗击新冠疫情的集句诗就有九首,可见诗人已达到运用自如、十分娴熟的境地。试举一例:

  《庚子岁集古赠抗疫功臣钟南山院士》

  荆楚绵百越,(明·胡翰)戾气成疾疫。(宋·王迈)声无血随尽,(宋·王令)

  感慨复何益。(明·袁宏道)南山苍须翁,(宋·章甫)纵横不改易。(宋·赵炅)

  丈夫秉壮节,(宋·程公许)性命了不惜。(清·陈肇兴)即今冒九死,(宋·陆游)降魔扫妖癖。(宋·饶节)

  此外,还有集句兼藏头诗,更有回文诗,这是难上加难的。尤其是回文诗,顺读倒读,皆可成诵。而集中彬宇都有尝试。

  诗集是编年的,即按干支编排,每首诗的题目首出干支。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诗的创作年份清清楚楚,同时还能看出诗人创作的发展轨迹。如果诗歌的内容与时代相关,譬如庚子抗击新冠疫情的诗作,则具有某种“史诗”价值。

  最后要特别提到的是,卷首有彬宇兄《论诗》若干则,这是他对诗歌理论的阐述或诗歌创作的感悟,虽片言只语,亦弥足珍贵,是我们理解他的诗的一把钥匙。还有红星教授所作注释,用力甚深,对我们阅读彬宇的诗很有帮助。因其诗多用典,语意古奥,非加以注解阐发难明其义。而多位书画名家阐扬发挥彬宇的诗作,无论书、画,均已成为诗的有机部分,必定给读者带来至美的艺术享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