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家庭成为智慧的土壤——选自《中国人的家教智慧》一书序言

20170927_012

  没有好的家庭教育,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教育。教育始于家庭。真正的教育,是从家庭开始的。

  中国古代有着重视家庭教育的传统。大家耳熟能详的《三字经》就明确提出了家庭教育的责任:“养不教,父之过。”而古代最系统的家庭教育著作之一《颜氏家训》,也强调了早期家庭教育的意义:“人生小幼,精神专利,长成己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千百年来,传统家教在三个方面积累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值得我们重视。

  第一,传统家教通过家规、家训、家风等形式,对家庭教育进行规范,用制度和仪式对儿童进行教育。古人讲,“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所谓家规,是指一个家庭的行为规范,一般是由一个家族遗传下来的教育规范后代子孙的准则,也叫家法。家训一般是家庭的前辈对晚辈立身处世、持家治业的教诲与训导。如果说家规比较刚性,家训则显得亲切柔软,往往以谈心的方式出现,《颜氏家训》《朱子家训》《曾国藩家训》等古代名人家训都是如此。家风是一个家庭的文化氛围,体现了家庭的风气、风格与风尚。在古代,还有通过家谱(文本)、家祠(现场)等进行家庭教育的。这些规范中积极的一面,不仅让儿童在启蒙时期得到及时的教育,也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通过家庭这一载体得以传承。

  第二,传统家教强调以德为先,把做人作为教育之根本,与现代教育理念“立德树人”是一致的。中国最早的一部教育纲领性著作《大学》就把明德至善作为所有教育的根本目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中庸》《说文解字》《增广贤文》等古籍中也有类似阐述。

  第三,传统家教注重父母的以身作则榜样示范,强调儿童的行为训练和科学方法。身教重于言教,孔子就主张“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明末清初的理学家孙奇逢在《孝友堂家规》中,提出“立家之规,正须以身作范”。古代教育家颜之推反对“无教而有爱”的家庭教育,强调习惯养成。朱熹更明确小学的任务,就是“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这些都与现代教育理念相吻合。

  因此,系统总结中国历代家庭教育的智慧,在优秀的传统家教理念基石上构建起现代家教的大厦,不仅是父母与儿童的要求,更是教育和未来的要求,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教育工作者的使命。翟博先生的这本《中国人的家教智慧》的出版,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这一要求。翟博先生是中国教育报刊社的总编辑,也是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的常务副理事长。作为家庭教育的研究专家,他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潜心研究中国历代家训经典,1991年主编了80余万字的《中国家训经典》,从中国历史的源头开始对中国历代家训进行了全面梳理。2015年,我们在调研中国父母书目的时候,发现没有合适的关于中国传统家教智慧的书籍,建议他以《中国家训经典》为基础,编写一本简要通俗的家训读物。他欣然同意,并且用一年多的时间选编了这部《中国人的家教智慧》,对中国历代的家训进行了系统梳理、详细解读,有注释,有译文,还有作者简介与内容提要,可以作为家庭教育的工具书随时参阅,作为每个家庭进行家庭教育的必备读物阅读借鉴。

  需要强调的是,在学习研究中国人的家教智慧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辨析与舍弃传统家教中那些不符合现代教育理念的糟粕。只有清理这些反教育的传统家教流毒,才能建立现代的家庭教育体系。

  (作者:朱永新,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本文选自翟博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的家教智慧》一书的序言,文有删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