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的等待与两部年谱的出版——张元济、叶景葵年谱长编出版记

20170925_009

《张元济年谱长编》,张人凤、柳和城编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第一版,350.00元

20170925_010

《叶景葵年谱长编》,柳和城编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7年6月第一版,450.00元

  近七十年前,1949年3月,胡适先生刚刚从北平南渡到上海,为他在做的《水经注》研究,匆匆跑到合众图书馆阅书。炮火纷扰,但在精致的小楼里得到片刻宁静,看到很多与《水经注》研究有关的资料,胡适极为兴奋,顾廷龙随即安排馆员在一旁抄出,让他在离开之前校读一遍可以带走。

  只为专业学者开放的合众馆丰富的藏书和周到的服务,令胡适感到满足,特别还有老友张元济、叶景葵、顾廷龙在一起,甚为愉快。闲谈中,胡适力劝经历丰富的张元济和叶景葵撰写年谱,两人皆含糊应之。一旁的顾廷龙明白胡适对人物年谱有很大兴趣。多年来胡适一直劝说那些具有重要历史影响的人物撰写传记或年谱,他自己撰写了《章实斋年谱》,也是很自负的,而顾廷龙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论文《吴大澂年谱》颇获三位认可,于是自告奋勇,对胡适说:“这两件事,我能成之。”4月6日,胡适乘“威尔逊总统”号轮船赴美前,特意再次跑到合众馆,向顾廷龙等道别,还写了几幅字相赠。殷殷相嘱,执手而别。胡适的心愿,落在了顾廷龙的心里。此后,顾为叶景葵撰写了行状,印制了藏书目,整理出版了书跋、剩稿、杂著;协助张元济出版了《涵芬楼烬余书录》,帮助张树年等整理张元济日记、书信。但是,答应胡适的事却“无奈因循坐误”,“引为憾事”(顾廷龙语)。

  近三十年前,1989年的秋后,我从大学校园走出,来到合众图书馆这座宁静的书楼。那时候,上图古籍部的一些老同志,顾廷龙、吴织、于为刚、李庆城、孙启治、顾文韵、童芷珍等人,都在那里工作。顾老每周会来,坐在二楼朝南那间胡适、张元济、叶景葵诸先生看过书、谈过天、留下过笑声的房间里。闲暇时,顾老会带我走进书库,讲述各种藏书的来历,或者说一些书楼往事。“胡适的心愿”,大概是在这里听到的。在这里,我也看到过张树年、张人凤先生为张元济著作整理出版,为编写张元济年谱忙碌的身影。胡适的心愿,顾廷龙的憾事,也在我的人生轨迹里慢慢有了交集。

  近十年前,张人凤、柳和城两先生把他们完成的《张元济年谱长编》一摞摞书稿带到上海交大出版社来,手写的稿件,一年一叠,高达半身,一张张人名索引卡片塞满大大的一个纸盒。明媚的五楼窗边,我细阅书稿,为《张元济年谱长编》做责编。胡适之的心愿,顾廷龙愿望,终于在2011年完成了一半。《张元济年谱长编》出版后,很多人对我说,非常有用。

  五年前,我恳劝柳和城先生“再作冯妇”,撰写一部《叶景葵年谱长编》。柳先生对我说,这个难度太大,一缺资料,二缺经费,三缺体力。我想也是,也太难为柳先生了。没过多久,有人跟我说,一直看到柳先生在上图古籍部看叶景葵资料,也有人说,看到柳先生在夫人陪伴下,在档案馆看浙江兴业银行档案。我惊讶、感动、敬佩、兴奋。一个白馒头,一瓶白开水,一个整整的白天,柳先生在一两年的岁月里,把时间交给了叶揆老。艰难的步履,缓缓的背影,柳先生坚毅的学术追求,太使我感佩了。后来,柳先生打电话跟我说,我们可以签约了。再后来,柳先生把完成的书稿发了过来。现在,三大本厚厚的《叶景葵文集》,两大本厚厚的《叶景葵年谱长编》都已呈现给学界,呈现给读者。

  近七十年的日历翻了过去,经过一代代学人的努力,胡适先生的心愿,终于可以了却了。捧着两部年谱长编,我也很欣慰,但更觉得亏欠柳先生,他连微薄的稿费也用作出版资助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