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的“将”读音辩正

  最近,有学者发表了质疑“将进酒”的“将”读qiāng的文章,引发了一些争论。兹略谈一点不同看法,以期求真求是。

  质疑“将进酒”的“将”读qiāng,核心论点在于释“将”为副词“且”。副词“且”之义,或作且将、将要讲,或作姑且、暂且讲。作姑且、暂且解的“将”字句,古文献中鲜见典型句例。(有人引《诗经·小雅·谷风》“将恐将惧”郑笺“将,且也”为文献依据,然而郑笺此“且”是连词,与“又”略接近,而非副词暂且、姑且之义。)李白“将进酒,杯莫停”之“将”,既非将要之义,亦非姑且、暂且之义,不宜理解为副词“且”。

  “将进酒”的“将”的读音问题本不复杂,结合“将进酒,杯莫停”前面的“岑夫子,丹丘生”来看,这里诗人显然是在呼告、祈请,故此一“将”字,与《诗经·郑风·将仲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之“将”含义相同,表达的是祈愿、祈请的意思,读为qiāng。“将”是个多音字,当“请”讲时读为qiāng。成书于北宋仁宗时期的《集韵》中,读qiāng(千羊切)音的字里,就列有“将”字,并在下面注明“请也”。元代熊忠《古今韵会举要》亦云:“七羊切,音锵,请也。”

  值得注意的是,“将进酒”的“将”字的读音问题,不是今古音的问题,也不是方言异读的问题,而仅仅是多音字的问题。那么,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后来人们很少用“将”(qiāng)表达“请”的意思了呢?应当说,这是语言发展过程中一个常见现象,即字词某个义项的式微以及强势字词的影响所致。“将”表达祈请、祈愿含义的用法,逐渐被“请”“愿”“求”“乞”等强势字词所取代,词义、语感间的细微差别被忽略了。

  《将进酒》是乐府旧题,郭茂倩《乐府诗集》所载汉铙歌十八首中,就有一首《将进酒》,其词云:“将进酒,乘大白!辨加哉,诗审搏。放故歌,心所作。同阴气,诗悉索,使禹良工观者苦。”“将进酒,乘大白”的意思是说,请干杯吧,(来来来)干上一大杯!“乘大白”,即举大杯之意。“乘”通“承”,举也。由此可知,汉乐府“将进酒”的“将”字,也是当“请”讲、读为qiāng的。

  又,郭茂倩在上述《乐府诗集》汉铙歌《将进酒》“解题”中说:“古词曰:‘将进酒,乘大白。’大略以饮酒放歌为言。(南朝)宋何承天《将进酒》篇曰:‘将进酒,庆三朝。备繁礼,荐嘉肴。’则言朝会进酒,且以濡首荒志为戒。若梁昭明太子云‘洛阳轻薄子’,但叙遊乐饮酒而已。”可见,自汉代至六朝,《将进酒》都是适用于宴饮场合、娱乐助兴的乐歌,即属于祝酒歌、劝酒歌之类,以“请干杯”为言,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附记:本文曾以《“将进酒”的“将”读qiāng没有错》为题,登载于《北京日报·理论周刊》。这里略有补充。)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文学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