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词入门》

《诗词入门》(平装),徐晋如著,中华书局2021年4月第一版,定价:30元

  近得晋如兄新著《诗词入门》,以高才炜烨而著此入门之书,以诗人之情怀,展示教师循循善诱之心性。从学诗者最关切、最困惑、最难解之点入手,以问题为章节,征引精审、条分缕析,娓娓道来,自是兄多年耕耘讲台,积累沉淀之结晶,不但对于初学者可得一入门阶梯,亦能使研究、创作者永怀初心之真、永蒙诗教之正。

  书写得清新晓畅,道理讲得深入浅出,阅读快意,很受启发,兹就读书随感,拉杂写下,与同道共勉。

  “写出好诗词不需要特别的天赋”,看题目,似乎是调侃,其旨却是深浸此道者对于如何写作诗词的真知。常常看到喜欢写诗者凑出来的句子,感情不可谓不真、意思不可谓不明,惜乎少了诗词韵味。其语言不是“诗的语言”。须知,中国诗经过数千年积累,已然形成一个自足、完备的王国,同样的情感和意思,千百年来不知多少人写过,为什么有的流传,有的就湮没?“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文”,代表了文脉的传承和个人的修养,这也是作者这一章节的旨意,其论“入古和修养”可以补充诗才之不足。尽管古人有所谓“骨里无诗莫浪吟”的说法,但晋如兄递过来一个阶梯,通过积淀和方法,一样可以通达诗境。

  “学诗先学属对”也是有得之言。中国文字一字一形、一字多音、多义甚至词性自由转换,都给对联这样的文字形式提供创作的很大空间,虽然仅仅是两句,甚至字数可以少到两言、三言,但仍旧可以包罗万有。古代世家,以诗钟、对联训练子弟,其检验学养、扩充胸次、引导思维、提升心性,功莫大焉。一句话这样说、那样说,效果差距巨大。曾有前辈包于轨概括联语三要:一骈文面貌,二诗词韵味,三散文风骨。总凡音韵、对仗等等很多人津津乐道者,不过是第一个层次——骈文面貌而已。晋如兄固联语高手,非徒知晓历代联语高下,更能于作联之微妙法门多所会心,其所论列,自然切中肯綮。

  “摹写”也是有效的学诗途径。其实,许多人最初的写作,大体源自模仿。这乃是下意识的一种态度。晋如兄尤妙在能从更为高远的视角,列举历代名士对古诗之仿作,评其甲乙,不但给人仿古门径,亦能使有一定基础和积累者,悟入更高境界。

  至“虚实相生”,则近道矣。为诗法,未尝不可作画法、书法视。画家如果不明白虚实相生的道理,如果想画出太多东西,画面一定拥塞滞胀,殊少空灵之气。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实相生,乃是一切成功艺术的重要法门。晋如兄以古典诗词为对象,以景物为虚,而以情意为实,细加剖析,令人真切感受“比兴”之旨,言在此而意在彼,言筌真虚语耳。

  谈到诗词“意象”的安排,先释“意”和“象”。无意之象,触目皆是,径以为诗料,其可乎?有了意,就有了灵魂。而有了灵魂的象,如何能摆布妥当,表达情意,则是另一番功夫。兄以马致远《天净沙·秋思》为例,指出其中意象摆布内在的关联,此盖因作者气盛才茂,故能浑然迹化,初学者于其笔断意连之妙用不甚了了,而经晋如兄发掘,则神气粲然、历历在目。

  匆匆读过,收获颇丰,晋如兄于此道既能深入,自能有此高明之出。相信一册在手,读之会心,即可窥知门径,倘能知行合一,于诗词之评赏写作,亦可登堂入室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