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一业终一生——记后安刀传承人官国云

20170906_002

官国云夫妇正在打刀。 李韵摄/光明图片

  在海南省万宁市,提起后安刀,可谓家喻户晓。而作为这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官国云俨然是个神一样的存在。

  官国云,一个著名的铁匠,彻底颠覆了我对打铁匠的认识——白白净净,说话慢条斯理,完全不是常见的铁匠孔武有力的硬汉形象。官国云的家,在后安旧镇的老街,也许是年轻人都出门去了,老街上很安静,只有几位老汉在喝茶聊天。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官国云给我讲起了后安刀的历史。

  官家打铁有200多年历史,官国云的父亲官上位,打铁技艺尤为高超,当时后安镇四家铁匠铺由官氏四兄弟开设,他们以打造刀具最出名,每天大约能打出上百把刀具,吸引很多人拜师学艺。在官家的带动下,后安刀具产业渐成规模,销往省内外,成就了远近闻名的“后安刀”。

  出身世家的官国云,十几岁起就跟随父亲打铁,如今已过耳顺之年的他,成为后安刀制作技艺的传承人。他打的刀,莫说砍树、切肉,就连铁也能削,曾经是十里八乡人买刀的首选。然而,随着机械化生产的日渐普及,手工制刀的市场被挤压得十分狭小。机械生产时间成本、人力成本都远远低于手工生产,生产出来的刀具在市场上的价格自然也就低于手工的。对于绝大多数购刀者来说,都是“后安刀”,两种刀从外观上并无大的差别,前者甚至更好看,价格又低廉,何乐而不为呢?但这并未让官国云放弃打刀。只不过他基本不再批量生产,而是采用定制生产。因为,官国云的刀,是以高超的技艺锻造出的,其经久耐用的程度绝非机械生产的刀所能及,慕名而来定制刀具者亦不少。

  他说,自己打的刀讲究“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备。金,打刀的原料;木,烧火的木炭;水,淬火用的水;火,煅烧的火候,这些我都能想得到,唯独这“土”,是什么?他却卖了个关子。正巧有人上门买刀,于是我们一同来到他的铁匠铺。

  倒上炭,点着火,趁着炉火逐渐变旺的时间,官师傅拿出一块一拃长、四指宽、一指厚的熟铁。这就是打菜刀的原料了。他熟练地在熟铁的长边上开了一个槽,将一块钢板夹了进去,如同“三明治”。或许这就是官家的刀能砍铁的秘密?他用一把长柄钳夹住“三明治”放进已经火光熊熊的炉膛,待铁块全部通红,又取出来,放在铁砧上,与老伴一起敲打起来。他执小锤,老伴抡大锤。锤打的速度由最初的急如骤雨逐渐放缓,节奏由你一下我一下变为大锤一下小锤三下,最终由小锤“独奏”完成一个乐章。就在一轮又一轮叮叮当当的锤打声中,一把菜刀初见模样,只是它还很厚,只有巴掌大小;要将它变成日常所见的菜刀,还需要一次又一次地煅烧、锤打、淬火,真正是千锤百炼。

  终于,一把日常所见的菜刀出现了,可这距官师傅所说的打刀工序还差好多道呢。他老伴拿着菜刀离开铁砧,走到远离火炉的地方。这时我才发现,地上放了一盆和好的黄色稀泥。她用刷子沾上稀泥刷在刀刃两面——原来这就是“五行”中的“土”!官师傅要用泥中的微量元素提升刀的韧性。“这可是我的看家秘诀,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官师傅笑着说。

  如此工作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两个小时了,我最初的新鲜好奇已经过去,只觉着单调。炉火炽热,衣衫早已汗湿,可官师傅还是那样一丝不苟,没有一点懈怠。“您少打一两遍,别人也看不出来吧。”我问。“外行当然看不出来,但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手艺。”他说。

  既然选择了打刀这门手艺,就要把它做到最好,而且要持之以恒地保持水平,这才能对得起“后安刀”这个名号。官师傅的话很朴实,却道出了一位工匠“择一业终一生”的人生信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