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学术为据讲好长城故事

  国家文物局6月8日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大进展工作会,通报了北京市怀柔区箭扣长城、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清平堡、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沙梁子古城遗址等3项长城考古的重要发现。工作会最后,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司长闫亚林通报,在刚刚发布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保护状况报告决议草案”中,中国长城的保护状况被列入“精选”板块。可以视作是世界遗产委员会对该项目此前一系列保护管理工作的认可。(6月9日《光明日报》)

  长城保护,被世遗大会精选,足见近年来国家和地方文保部门,各地人民群众在长城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得到了广泛的具有国际性的认可。特别是随着《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的发布,长城历史内涵、时代精神和当代价值,以及保护思路的进一步明确,第一批83个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被及时公布,近20个涉及12个省(区、市)的2021年度长城国家文化公园项目获批复,长城文化遗产的价值发掘和积极有效的保护应该说渐入佳境、步入了稳步提升的快车道,特别是随着公共文化服务的有力支撑和文旅深度融合的推进,“遗产地突出普遍价值得到妥善保护”的总体结论,应该是有目共睹的。在这一过程中,考古先行应该说发挥了重要的学术支撑和方向把控作用。

  “认识历史离不开考古学。历史文化遗产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三星堆遗址一次次的惊世发现即为明证。从这个意义上看有关长城历史的考古,绝不是“挖宝”,而是综合性揭橥过往的一切社会生活和历史文化信息。比如此次通报的陕西省靖边县清平堡遗址,不仅综合性地生动再现了明代边防守备、建筑营造、文化与民族融合等历史场景,同时也通过此次清平堡留有北门这个在北方长城不多见的关键细节,说明长城守卫和边关贸易的职能履行具有因地而异的复杂性。通过专业的考古,能够让更多公众知道,长城并非只是一道山上的墙或者草原上的土垄子,从而不断提高参与长城文保的积极性,热爱长城文化遗址和传承文化精神的自觉性。

  精谨细致、严肃科学的考古先行和深度“接入”,能够有效矫治一定程度上存在的地方历史文化研究中过分地无边际地夸大其词和含糊其辞。讲好有文献支持、历史依据和考古证据的长城故事,而不是编故事。有关方案明确,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包括战国、秦、汉长城,北魏、北齐、隋、唐、五代、宋、西夏、辽具备长城特征的防御体系,金界壕,明长城。除此而外,就不能无限扩大概念外延,比如把一些城市的防御工程“古城墙”,也当成“长城”去宣传,甚至是一些近年来以“修旧如旧”的名义,其实是完全用新砖新瓦新水泥构筑的仿古城垣,也拿过来打擦边球。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新的就是新的,几百年就说几百年,不能为了流量、人气,就没边没沿地“吹”。明明是明朝的文化遗迹,非说千年的历史回响,本身就失真,也是对历史文化和广大游客的不尊重。一些地方历史文化研究者、旅游宣传部门和旅游产业从业者,要牢牢把握新时代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宝贵机遇,顺应人民群众美好精神文化生活新期待,切实承担起起码的历史教育和文明传承的学术责任,不能成为流言和传说的制造者,更不能给劳动人民智慧和汗水、各族儿女深厚感情凝结成的长城抹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