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步 掐丝方寸间 熊松涛,五年钻研制作珐琅表盘

20170809_003

  【绝活看点】在直径不到4厘米的表盘上,熊松涛用直径0.04毫米、比头发丝还细的金丝掐丝、焊接,制作精美的珐琅装饰……他成为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珐琅表盘工艺领军人物。

  

  没有人声喧嚣,没有机器轰鸣。北京市通州区大运河畔,坐落着“熊氏珐琅”的工厂——靛庄花丝厂。很难想象,在拥挤繁华的北京竟有如此平静古朴的地方。

  车间里,熊松涛(上图)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夹着细如发丝的金丝正在往表盘上粘。说是细如发丝,这金丝其实比发丝还要细——一根头发直径一般在0.06—0.08毫米,而熊松涛所用的金丝直径只有0.04毫米。懂行的人都知道,掐丝工序如同房屋的梁架,对产品的艺术水平至关重要。只见熊松涛手握一把尖尖的镊子,手指微微转动几下之后,金丝瞬间便化作朵朵金花、只只小鸟,以至湖光水色,展现在表盘上。

  珐琅制作源于西方,传入我国后与原有金属加工工艺相结合,形成独特的“铜胎掐丝珐琅”——景泰蓝。将景泰蓝掐丝工艺应用到珐琅表盘制作上,熊松涛是第一人。在国外,珐琅装饰表盘的技术只在瑞士等几家知名表厂运用。

  “大体来说,制作掐丝珐琅表盘与景泰蓝的工艺流程基本一致,但表盘的直径不到4厘米,厚度1毫米,就使得珐琅表盘制作难度极高。”熊松涛放下镊子,指着手中的表盘说。

  难在哪儿?熊松涛拿出表盘掐丝工艺所用的金丝给记者看:“比头发丝还细,仅有0.04毫米!”他掏出火机打着火,把一段金丝放到火焰上,金丝马上熔化成一个小球。打火机的火焰就能熔化它,怎么用近900摄氏度的高温来焊接金丝?不用这么细的金丝不行吗?看着记者疑惑的眼神,熊松涛说:“越细的金丝表现力越强,图案更细腻。”

  其次,珐琅不同的颜色需要不同材质的釉料,而每种釉料烧制所用的温度都是不一样的,需要反复烧制并保持图案的色泽和精度,难度可想而知,整个过程中一旦有某个釉料出现裂纹,整只表盘就报废了。

  在熊松涛的工作室,记者看到数百只各式花样的报废品。有的甚至距离成品只差一步工序,看着着实让人心疼。实际上,珐琅表盘的成品率不足10%!

  如何破解难题、做出媲美国外大牌的珐琅表盘?2001年,出身于珐琅世家的熊松涛便开始研究实验起来。通过反复实验,熊松涛终于在焊粉、保护剂、烧结、打磨等方面都攻克难关。“经过反复比较,我发现烧制珐琅表盘使用纯银胎盘是最合适的,反光率能达到95%,比黄金、白金都高。”熊松涛说。“焊接时,金丝很容易化掉的问题怎么解决?”熊松涛的绝技是,在金丝上面加一层自己研制的保护剂。

  经过如修行般的5年,熊松涛还摸索出诀窍,他将制作景泰蓝的步骤细化提炼成了56步,每一步都更精细,使其在小小的表盘上呈现极致。

  在瑞士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上,一款来自中国的“蝶恋花”陀飞轮珐琅表引得观众惊叹不已。熊松涛打开当年拍摄的视频给记者看:

  小小的表盘上,一只褐色花瓶摆放在黄色桌面上,花瓶里错落有致地插着红色玫瑰、黄色康乃馨、白色马蹄莲、淡紫色牵牛花、浅绿色兰花等10种花卉,蝴蝶形的摆夹板带领陀飞轮组件有条不紊地工作着,高速转动的摆轮令蝴蝶振动着翅膀,好似飞舞在花丛中一般,令人浮想联翩、心驰神往。更让人称奇的是,在宽不足2毫米的时、分针上还有一枝盛开的郁金香和几片绿叶……(本报记者贺勇摄影报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