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书院制度中汲取文化滋养

  202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调研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时,鼓励青年学子不负时代重托,不负青春韶华,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奉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书院制度是我国传统教育发展的产物,对我国教育、学术和文化事业的发展以及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延续作出了重要贡献。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需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对书院制度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书院是读书人围绕书籍进行文化积累、研究、创造与传播的文化教育组织。书院的诞生既得益于以造纸术、印刷术为代表的传统科学技术的长足进步,又与唐宋科举社会形成后兴文重教的社会风气密不可分。经过千余年的发展,书院在清代几乎遍布全国,形成多种类型和等级的书院,以满足各社会群体的多层次文化教育需求。书院制度具有公平性、开放性和公益性等特征。

  书院制度推崇“成人”理念,强调人格教育的重要性。“成人”理念源于孔子,他认为“成人”应该具备智慧、德性、意志、才艺等多方面素质,其中德性最为重要。书院成为这一教育理念的重要载体。在《白鹿洞书院揭示》中,朱熹认为,教人为学在于讲明义理,以修其身,然后推以及人;为学方法则是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学生在学习文化知识以外,从修身、处世、接物等方面进行道德的体悟与践行。《礼记·学记》提出藏修息游的学习方式,强调学习与息游结合,有张有弛。一些书院选址在风景秀丽的名山大川,既有正课学习,又有课外活动与自习,让学生感受求知的乐趣。可见,书院的道德教育并非单向的说教、灌输,而是重在引导学生自我体悟、躬行实践,让他们在学习、起居、行止中接受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式的道德教育。这对于新时代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培养更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具有启发意义。

  书院倡导“传道济民”的教育宗旨,注重培养学生的家国情怀。传道济民,即通过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道”促进爱民利民,强调爱国爱家、关心时事、尊重文化、学以致用、以民为本。我国历史上很多忠贞义士受过书院教育熏陶。民族英雄文天祥早年在江西白鹭洲书院跟随名儒欧阳守道求“有益于世用”之学,这对其一生产生了重要影响。受张栻“盖欲成就人才,以传道而济斯民也”教育宗旨的影响,当南宋朝廷面临严重政治危机之时,岳麓书院师生心系家国,积极投身于经世济民的活动中。书院制度所蕴含的“经世济民”的价值取向和精神内涵,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深入挖掘其时代价值,有助于我们从中汲取营养和智慧,承继文化基因,不断增强中华民族的归属感、认同感、尊严感、荣誉感,让爱国主义精神牢牢扎根。

  书院制度具有包容性,为学术创新和文化交流提供了空间。书院山长多为名师大儒,倡导合乎传统人文教育理念的教学方法与教育制度。书院的会讲制度为不同学派提供交流的平台,学术大师可自主到各书院讲学,如朱熹、张栻在岳麓书院的“朱张会讲”,朱熹、陆九渊在鹅湖书院的“鹅湖之会”,在争论辩难中将学术发展推向新的高度。因此,一些书院成为新兴学术思潮的大本营。程朱理学、陆王心学、乾嘉汉学等学派的发展,都离不开书院制度的创新学风和宽松环境。这可以为当今的学术研究和创新提供有益启示。文化包容是中国书院制度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原因。从明代开始,书院制度移植到朝鲜、日本、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乃至欧美,成为当地了解、接受中华文化的窗口,并融入当地的文化传统,有的至今仍在发挥作用,有力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这对于构建更加开放的国际人才交流合作机制、进一步增强我国文化软实力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作者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