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儒”

  儒,最早是一种行当,自祭祀从业者中剥离出来,算神职人员吧,专司治丧的礼仪和规程。用俗话说,就是操办丧事的。我们中国自古就有厚葬的传统,因而这个职业比较受人尊重,但社会地位低,《说文解字》:“儒,柔也。”到了孔子时代(春秋晚期),儒门发扬光大,由亡人的哀荣规则,扩容到人立身于世的规则和风范,由术士而学派,由死人而活人,这么华丽转身之后,这门学问就生动厚实起来了。《论语》这部书,严格地讲不是孔子的著作,是他弟子们的课堂笔记选粹。《颜渊》这一章节,围绕着“仁”和“礼”两个字,鲜活又充分地呈现了孔子的核心主张。“仁”是内在的,是内心修养,“礼”是外在的,是行为准则。从普通人的“博学于文,约之以礼”,到君王的仁政与德政,“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孔子讲的“德政”是从顶层设计做起,由上而下。当领导的天天给老百姓讲规矩,自己却不知规矩为何物,这样会把社会生态搞坏的。孔子在世的时候,他的这些主张,仅仅是理想层面的东西,没有落地生根。从他的人生经历,也可以看到这一点。孔子周游列国,从55岁到68岁,走了九个诸侯国,到处碰壁,最后在黄河岸边发出那句长叹:“丘之不济此,命也夫。”

  汉代建立之后,到汉武帝时期,施行以规矩治国方略,把儒学确立为国学,同时作为治理国家的指导思想,“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奉《诗经》《尚书》《礼记》《易》《春秋》为“五经”。所谓“经书”,即是治国之书。同时创新出台一个官员选拔制度——察举制,察举制是一项半推荐半考试制度,一个人读书出众,经由县郡(省)两级推荐,到太学读书一年,之后进行严格的考试,成绩优异者委以官位,考试的内容范围就是“五经”。这个制度的突出亮点,是在权力中融入智慧。既然把儒学作为治国的指导思想,官员们就应该成为儒学的行家里手。察举制到唐朝之后完善为科举制,一直沿用到清朝末年。

  “儒”这个字的结构,一边是“人”,一边是“需”,包含两层意思,一是自己需要,再是被旁人需要。

  一个人念书多了,有了学问,通了学理,去满足自己的需要,并有所斩获,叫自得。中举人,进进士,拿状元,之后获赐一个好差使,都是自得。满腹经纶是说一个人有一肚子聪明才智,但如果受益人始终是自己,自得发展成了自私,局限就暴露出来了。即使是朋友之间往来,自私的人也是不受欢迎的。一个人发明了专利,自己领了专利费和荣誉证书,再有无数的人从专利技术中受益,“儒”这个字的内涵就圆满了。

  仅有书本知识不是儒,叫书呆子,或书虫。这两个词都形象有趣,知识是让人豁达和通达的,读傻了,成了呆子,是读拧巴了,读反了。“书虫”一词更生动,在寺庙的藏经阁里,这种小动物很多,天天啃书,而且啃的是经典秘籍,但身体就是长不大。老百姓过日子有一句俗话,叫“半大小子见风长”,一个孩子吃母乳,喝牛奶,补多种营养品,父母的呵护已经到头了,到了该自己长个子的时候了。一个人长大成人,不仅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要经社会磨砺,要沐雨栉风。一棵参天大树,不知要经历多少风雨,既向上增高,也向内发展,每生长一年,多出一个年轮。

  还有两个词,“大儒”和“宿儒”。

  大儒不是个子大,是影响广大,不仅被一个时代需要,而且要跨时代。《论语》是一本挺薄的书,但“半部论语治天下”,它不停地被后世翻新沿用,汉代董仲舒翻新过一次,宋代朱熹翻新过一次,如今又被翻新着。中国在世界几百所大学里建孔子学院,实在是了不起的大手笔。孔子是大儒之首,是天下读书人的老师,被累世尊奉着。

  宿儒也叫老学究,性格深沉,固执己见,“独善其身”的成分也偏多。纪晓岚写过两个老学究,一个信鬼的存在,一个不信,两个人争执了一辈子。信鬼的一个先死了,但他坐在地府大门口死等,另一个终于来了,他拦着不让进门:“你不是不相信有鬼吗?”

  在孔子的观念里,儒是综合能力。既有书本知识,更要有责任担当,且能成事。鲁国的季康子找孔子要人才,提名是子路、子贡、冉求。这三位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却都被孔子回绝了。理由是三个人都各有所长,但社会实践和综合能力不足。

  腐儒是臭豆腐,味道独出,也有叫人偏爱的一面,却上不了大席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