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界政协委员为提升出版强国实力建言献策

  本报讯(记者舒晋瑜)3月4日至3月10日,2021年全国两会在京召开。本报记者采访了出版界的政协委员。他们表示,过去的一年,出版业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号召,扛起知识防疫抗疫和出版公益服务的大旗,向社会输送精神食粮,为稳定人民群众焦虑情绪、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有力的舆论支持和精神动力。全国出版业的发展保持着整体向好的发展势头,但也有很多问题值得关注,委员们为提升出版强国实力积极建言献策,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关注解决出版业三个突出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谭跃,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裁潘凯雄联名提案《关于解决出版业当前面临三个突出问题》。一是实体书店经营困难加剧。受疫情影响,加之线上渠道的低折扣冲击,2020年,实体书店经营更加困难,有多家书店关闭;二是纸张价格持续飙升,两次的涨幅均是500元/吨;三是2020年岁末,作家郑渊洁通过微博发文曝出某网络平台上有店铺出售自己作品《郑渊洁家族教育课》的盗版,类似这样利用网络平台公然出售盗版图书的行为屡禁不绝。

  针对上述严重影响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三个问题,谭跃委员和潘凯雄委员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建议进一步强化相关政策的扶持力度,同时也要加强对线上渠道随意打折行为的严格管控,坚决打击不正当的恶意竞争;二是建议相关部门立即调查此番纸价暴涨的真实缘由,或采取必要措施平抑纸价,或给予出版界一定的经济支持政策,诸如减免相关税收、设立专项补贴等;三是建议加大对从事制作与销售盗版图书各个环节的打击力度,一经发现立即严惩不贷;同时加强法制宣传,在全民中树立以买盗版为耻的文化观、价值观与法制观。

  呼吁加强公版书出版管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注意到,由于缺乏对公版书的统一管理与规划,导致公版书出现许多问题:一是许多公版书重复出版,浪费大量的编辑、印刷、纸张等资源;二是部分图书编校、翻译质量不高,版本不佳,谬误流传;三是多种版本充斥市场,良莠不齐,不利于读者选择、阅读;同时也带来冷门图书少有人关注,对公版书的过度依赖影响出版单位的创新动力等问题。为此,魏玉山委员建议,在国家出版管理部门的指导下,建立公版书资源数据库,对国内和国外公版书资源进行统一管理;同时对出版公版书实行选题查重和数量调控,对重复出版数量较多的公版书进行限制,对填补空白的好书予以鼓励;按出版社照专业分工,规范公版书出版;建立公版书出版基金。

  另外,魏玉山委员还与阎晓宏、孙寿山、吴尚之联名提出《关于加快新闻出版行业智库建设的提案》,指出新闻出版研究机构由于没有纳入高端智库试点,未能享受到赋予智库试点的特殊政策,其作用的发挥受到很多的限制。建议加强新闻出版行业智库的顶层设计,发挥新闻出版智库在国家战略、规划、布局、政策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尽快遴选几家符合条件的新闻出版行业智库纳入国家高端智库试点,将有利于培养一批能力卓越、勇于探索的新闻出版行业科研领军人才,做到“出成果”与“出人才”并举,以更好地服务出版强国建设。

    鼓励新乡贤兴办书院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原总编辑林阳认为,在脱贫攻坚任务圆满完成、乡村振兴即将全面实施之际,文化建设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将凸显。或可考虑借脑,引进先进的思想,提高本地区的文化水平和管理水平。

  “国家办学,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而民间书院,可以作为补充教育。针对的对象,可以是工作之余的干部和群众,是自发和自愿的学习。”林阳委员回忆自己当年考入北京师范学院,除了听学校教授们授课,还能听到名家讲座,郑小瑛、欧阳中石等名家都到学校开办讲座。他还经常骑车到北京大学听袁行霈、谢冕等名师的讲座。这些讲座对自己影响极大。他表示,改革开放四十年,培养了数以百万计的成功人士。他们成为今天的新乡贤,有理想,有情怀,愿意为家乡做贡献,为乡村振兴作贡献。

  目前国内一线大城市高端书院、高端大讲堂、读书沙龙很多,吸引了很多年轻人来听,对年轻一代的成长起到了积极作用。鼓励民间建立书院类的文化机构,搭建传播思想、传播观念的平台,助力乡村振兴尤为重要。民间书院可以请全国各方面知名学者专家到地方讲课,或专题讲座,或文化沙龙。除了各种专业讲座外,还可以侧重讲人生,扶贫扶智,固本培源,通过成功者背后的故事激励青年一代,弥补在校教育的不足,提高本地区的文化素质。书院的建立,将高端人士请进来,可以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林阳委员说:“书院可做百年,扶贫、扶智,有可持续性,与传统的教育相互补充,对乡村振兴,对提升贫困地区的人文素质将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编辑能力滑坡应引起全行业重视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认为,编辑力是编辑的核心竞争力。一个文学编辑的编辑力应该包括对时代的领悟力、穿透力,对生活的观察力,与文本近身肉搏的细读研判能力,与作者以文会友、同行共进的能力,以及最重要的,终身践行、须臾都不放松的学习能力。工作性质决定了编辑必须博涉多通,至少在自己经常会涉及到的领域不能出现明显的空白地带,必须有意识地弥补原有知识结构的欠缺,同时不断地汲取新知,应该有“一事不知,君子之耻”的严苛要求。这样的要求,在这个时代似乎成了空谷足音。青年编辑的职业素质与能力滑坡应该是一个值得全行业重视的问题。如何提升编辑力,韩敬群委员提出几点建议:一是出版业还是要提高门槛,创造条件让优秀人才更多进入这个行业。二是继续出版业的培训传统,如新编辑进社,请老编辑授课,讲社史,讲传统,到卖场实习,到校对科训练等,或实行导师制以老带新;三是建议加大赏优罚劣的力度;四是重视职称对编辑加强学习、提升编辑力的引导作用。建议中宣部出版局指导各社将编辑的职称与他们的实际利益适度关联起来,对提倡出版业的学习风气,提升编辑力将会有促进作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