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溯源·周敦颐:濂溪一脉传千古

  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这是晚清大儒王闿运写下的一副对联。王闿运是湖南湘潭人,曾在湖南长沙城南书院讲学。此人曾做过曾国藩幕僚,但性情高傲,终身不仕。王闿运曾到江浙一带讲学,当地官员为试他的才学高低,故意探问他的学问流派、渊源,王闿运便脱口而出上述对联。这是对濂溪学、湖湘文化在全国地位最简明的概括。

  濂溪是周敦颐(1017-1073)的雅号。周敦颐字茂叔,北宋著名哲学家,是学术界公认的理学开山鼻祖,“道承孔孟,学启程朱”。清代乾隆皇帝从小爱读周敦颐的《爱莲说》,视之为楷模与圣人,说:“予惟周子所云,固一贯之道,夫人之所当勉者也。”一千年来,濂溪先生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爱莲说》堪称经典之作,那净然独立的莲荷,就是他思想人格的化身与生命理念的写照。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湘人素有在楚泽湘滨种植莲花的习惯,《楚辞》中就有不少描绘莲花的诗句。周敦颐独爱莲,莲不独见于《爱莲说》。他的老家“濂溪故里”湖南永州清塘镇楼田村池塘中多种有莲花。考古专家们曾在楼田村东边的一大片沼泽的深处,找到了古代荷莲种子。周敦颐15岁跟随母亲到汴京前,可以想见他的周遭,必然有诸多莲花。

  周敦颐每到一地任官,都要凿池种莲,用以寄托志向,陶冶性情,这是家乡的馈赠。“赠品”不仅有莲花,还有月岩。“在周敦颐的成长历程中,月岩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湖南濂溪学研究会会长张京华教授说,月岩是周敦颐曾经读书的地方。有人甚至将月岩与周敦颐的《太极图说》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认为正是在此地启蒙,使他“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月岩位于都庞岭,距周敦颐老家不远,仅有10分钟车程。洞像一个杯子塌下来,上面可见圆圆的天,这个洞的两头又穿了一个洞,三洞相连,洞中同时可望三月。从西洞门进入洞内,仰望岩顶,明月一弯,形如蛾眉。再往前走,“月亮”由缺而圆,至洞中,岩顶便是皓月一轮。再继续往前走,“月亮”由圆而缺,到东洞门回头仰望时,又是蛾眉一弯。这种形状变化,像极了周敦颐《太极图说》里的阴阳鱼。

  周敦颐做过最大的官不过是知南康军。军,是宋代县以上的行政区域,相当于一个府或州,巧的是宋代的朱熹、文天祥等名人都做过此官。为什么一个地方小官能够名留青史?

  周敦颐第一个官职是分宁主簿。有一个案子久决不下,周敦颐到任后,“一讯立辨”。这引起了当地人的惊异:“就算是老吏都做不到啊。”很快他被推荐做南安军司理参军。有个人犯了罪,但法不当死,转运使王逵却想重判他。王逵是著名的酷吏悍吏,大家都不敢和他争,周敦颐却不怕,与他力争,但王逵不听,周敦颐当即决定弃官而去,说:“这样的官有什么可做的!杀人以媚上,我决不做。”一句话惊醒了王逵,囚犯得以幸免。后来这个王逵还推荐他升官做郴县县令。

  周敦颐热爱山水,他以游历山水作为明志养心之举。周敦颐很注重选择与什么人同游:“寻山寻水侣尤难,爱利爱名心少闲。此亦有君吾甚乐,不辞高远共跻攀。”

  周敦颐不仅在《宋史》有传,而且在南宋淳祐元年,被封汝南伯,从祀孔子庙庭。从祀孔庙,这是古人最高等级的礼遇,大凡能从祀孔庙的要么是文化权威,要么是忠义之士。宋理宗的诏书中如此写道:“朕惟孔子之道,自孟轲后不得其传。至我朝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真见实践,深探圣域,千载绝学,始有指归。”

  “孔孟以来推此老,程朱之上更何人?”在中国哲学史、中国儒学史上,周敦颐与孔孟、程朱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因之被尊为“理学开山”“道学宗主”。张京华说,濂溪哲学思想的创立是古代儒家学术思想在三千年历史中的中兴节点,是中古时期民族文化复兴的重要样式和成功典范。

  周敦颐一生留下两篇义理著作给后人,一篇《太极图说》,一篇《通书》。《太极图说》探求义理的精微,《通书》阐发学说的体系。《易传》言“易有太极”,《太极图说》言“无极而太极”。“太极”意味着宇宙万物的共同本原,“无极”意味着宇宙万物发展变化的无限可能。周敦颐在中国儒学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无极”的概念,弥补了易学、儒家形而上学的空白。

  “濂溪之学,精悫深密。”当中古之际,周敦颐以其卓越的理论思维,开创了宋明理学,也开创了宋代儒家的新形态。

  (本报记者 龙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