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姜亮夫在成都高师念书。某日侍林山腴先生于霜柑阁。林先生问姜近读何书,姜答读《文史通义》,但多不了了。林先生笑曰:“你还老实,读不懂是应当的,此类书如某某诗话、词话、史论、经论等等,作者可能是一生心血,而读者如君辈,则不过助谈资而已。廿四史未读过,如何能读《文史通义》,工部全集未读过,如何能读诸论杜诗之作?论史论文在学识已深湛者,可能得所启迪,君辈读此等书,则一生无成矣。”林先生复温语曰:“还是读完《史记》、杜诗再去看史论、诗话,方为治学之道,切记切记……”

  ◎语文学家李格非教授喜撰对联。某日,在成都参观一工艺作坊,根艺家以最不起眼的树根老藤雕刻嫁接为绝妙盆景。李应嘱撰题一联:天生我材必有用;世无朽木不可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