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获奖感言·张忠纲:心甘情愿为杜甫卖命

  我们师生三代人接力,历经36年而完成的680万字的《杜甫全集校注》,荣获图书奖。我特地从美国赶来参加颁奖典礼,可谓百感交集,感慨万千。

  1978年初,人民文学出版社约请萧涤非先生主编《杜甫全集校注》,开始工作很顺利。我们跑遍全国各地阅览、搜集、复制有关资料,沿着杜甫的行踪遗迹进行实地考察,撰写样稿,并于1984年5月在杜甫故里召开了《杜甫全集校注》样稿审订讨论会。想不到属稿将半,萧先生竟于1991年4月15日溘然长逝。后因种种原因,校注工作进展迟缓,一度停滞。2009年初,由于学校领导的重视和外界对杜集校注出版的关切,又重新启动校注工作,并让我担任全书终审统稿人。又经过五个寒暑,这部三代师生接力,历经36年而完成的巨著,终于2014年1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引起强烈反响。并于去年先后荣获山东省社科优秀成果奖特等奖并一等奖和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国学成果奖。

  宋云彬先生是我钦慕的前辈,高风亮节,垂范后世。《杜甫全集校注》喜获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图书奖,深感莫大荣幸。这是对我们这个集体献身学术、尊崇杜甫的褒奖和鼓励,而先师萧涤非先生亦可含笑九泉矣。我们这个集体为杜甫呕心沥血,艰苦备尝,历经坎坷,当年年轻学子已成耄耋老翁,有五位同仁还为他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老杜诗云:“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身历此境,情何以堪!注杜之艰难曲折,犹似老杜艰苦备尝之经历。注杜是炼狱,可以磨炼人的意志,可以提升人的道德情操,可以检验人对学术的赤诚。萧先生尝教导我们说:“对于治杜诗的人来说,是无所谓甘苦的,都是甘,不以为苦。研究杜甫是一种乐趣。尽管工作很艰苦,但苦中有乐,苦尽甘来,苦也就是甘了。研究杜诗就是要有一股寝食俱废的傻劲。说来也有点怪,世上就是有那么—些人心甘情愿为杜甫卖命。”杜甫是伟大的诗人,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被尊为“诗圣”,奉为“世界文化名人”,我们为他“卖命”是值得的!我们“带血的牺牲”,今天得到了肯定和褒奖,我们感到无比欣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