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获奖感言·王培军:希望将来为此书做订补

  我的这本《光宣诗坛点将录笺证》出版于十年前,是我的博士论文,无论如何,我那时是想象不到十年后的今天会站在这里领取这个奖,获得专家们所给予的肯定和荣誉。虽则如此,我那时在做这个《笺证》时,自己却也是坚信其价值和意义的,也坚信出版后能为同行学者所认可,所以也就充满了年轻气盛的人所常有的那种饱满的信心和热忱。有几次,我甚至想到英国的大史学家吉本(Gibbon)在其《自传》中所说的:他的那部传世之作,在梓行之后,一时大为畅销,他发现他的书出现在每一张书桌上,而且几乎还出现在每一具梳妆台上。也就是说,当时的名媛淑女也竞相欣赏他的那部大作。吉本为此感到无比喜悦和得意。我当然没有狂妄到要去比吉本,也从没有指望我的书畅销,不过我认为一位学者或者著述家,最大的快乐,便是其心力所投注的著作,能够获得世人的公正的批评和欣赏。十年以来,我的阅历渐次加深,读书也比那时要多,知识思想也不无增进,人也正式步入中年,不复是当初的无畏,回视当年的那个《笺证》,就没有那时候那么满意了。所以今天获此奖项,我在自豪和高兴之际,也就不可避免生了惭愧。所幸的是,我本人还说得上春秋尚壮,学问也还处在为学的中途,并没有止而不进,在读书问学方面仍可长进与努力,这样我就希望自己在十年之后,在自己的学问成熟以后,再来为此书作订补,或者另注一书,不那么粗疏,那样大概可以使得自己较为满意,借之也可以抵消我今天的惭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