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话节气·立春:带着无限期许出发

  《史记·天官书》有云:“正月旦,王者岁首;立春日,四时之始也。”立春,为二十四节气之首,标志着万物闭藏的冬季已过去,开始进入充满诗情画意的春季。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立春犹寒,许多地方依旧一派冬日景象。正如吴冠中的《春雪》所描绘的那样:春寒料峭,雪后初晴,山脉蜿蜒起伏,积雪覆盖下的村落、树木错落其间,显得格外宁静、迷人。画家通过简洁明快的笔触,用富有韵律感的墨线,率意洒脱的墨块、墨点,将雪山勾勒得壮美、肃穆。而红、绿、黄等色彩的有机穿插,又为茫茫雪景平添了一抹生机,虽是冬的景色,但春的灵动气息却跃然纸上。

  我国自古重农耕,到了汉代,迎春已成为全国性的礼仪制度。东汉时期,汉明帝更是会于“立春”之日“迎春于东郊,祭青帝句芒”。春种秋收,立春不仅是一个古老的节气,更是一个重要的节日,迎春、咬春、鞭春牛等皆是立春节气的传统习俗,一直延续至今。范扬的《闹春》便生动展现了人民群众通过民俗文艺表演的形式喜迎春天的景象。锣鼓喧天中,人们穿着喜庆,奋力挥舞红绸,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一条条锦色长龙在人群上方翻腾起舞,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远处,“中国梦 百姓梦”六个大字点出了老百姓对于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画家细致入微的刻画使每一个人物都形神兼备,动感十足,极富感染力。

  “一年之计在于春”,人们都希望在春天求个好彩头,因此,民间也有在立春节气放鞭炮的习俗。刘金贵的作品《立春》中,只见头戴黄色帽子的小童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握着点燃的香,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凑近爆竹,另两个小童则在一旁捂住双耳,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纷纷扬扬的雪花飘然落下,孩子们却浑然不知,只专注于这一场“调皮捣蛋”中。画家用笔生动凝练,简洁的构图里,寥寥数笔便唤起了我们儿时的欢乐回忆,让人不由自主替画中小童紧张起来,究竟,那一枚小小的红爆竹响没响呢?

  “万事亨通”“大地回春”“春满乾坤福满门”……人们对于新的一年总有许多期许,马海方的民俗画《书春图》便是一件描绘年俗场景的佳作。这位老北京人的作品“京味儿”十足,其笔下的民俗画不仅是艺术,更是对一座城市的记忆的生动再现。作品中,写字先生将新年期许认真书于正丹纸上,围观的人们亦是专注非常,似乎坚信这一幅字写好了,祝福便会成真,新的一年也能像这春联的颜色一样红红火火。

  立春,岁之始也。写春联、燃爆竹、舞龙舞狮,都表达了人们对新一年到来的喜悦与祝福。立春后,一个风和日暖的季节缓步行来,冰雪消融,田野鲜活,春江水暖,莺飞草长,绵甜的阳光四散开来,正如这满怀期许的心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