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潮·“快刀”王臻 古韵新意

  浙江杭州孤山南麓,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摩崖题刻随处可见。金石篆刻家王臻背靠西湖,以刀代笔,推开篆文的笔画,石粉随着他的腕力缓缓晕开。“正所谓‘览物情有意,风月自无边’”王臻口中念念有词。这是王臻的抖音短视频作品。“虫二”印玺的灵感来源于西湖湖心亭的虫二碑,由繁体“風月”二字去边所得,取“风月无边”之意。有网友看了视频之后表示“西湖之美,在于人文,每每看到王老师的视频,心就会宁静下来”。作为西泠印社最年轻的篆刻家,王臻近年来借助互联网推广篆刻艺术,收获了不少年轻粉丝。

  方寸之间 气象万千

  篆刻艺术是书法、章法、刀法三者完美的结合,一方印中既要兼顾书法笔意,又不能少了雕刻神韵。

  早在8岁,王臻就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1992年,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部书法作品,后来开始在各大青少年书法赛事中屡屡获奖。父亲看到了他在艺术方面的造诣,便为王臻物色了当地一位乡贤,专门辅导王臻书法,并决意帮助儿子将这项兴趣发展下去。

  王臻在高二那年明确了自己的艺考之路,于2003年顺利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学习。10年后,西泠印社举办创立110周年“百年西泠·金石华章”国际篆刻大型甄选赛,王臻从2000多名参与者中脱颖而出,摘取桂冠。

  对学习书画的年轻人来说,西泠印社无疑是神圣的艺术殿堂,29岁的状元王臻成为了当时社里最年轻的社员之一。

  王臻的成功绝非偶然。小时候,别的小朋友喜欢打游戏,他一放学就想去淘古玺印。这个爱好为他未来从事金石篆刻埋下了伏笔。

  王臻系统化地收藏古玺印,按照每个时代的风格对藏品进行梳理,他并不仅仅满足于把印花做简单的排列展示,“这就好比我们在通过竹影来揣测竹林的样子,一点也不科学”,认为“想更完整地探求古人的刀法,必须借用现代技术”。

  2010年,王臻从藏品中精选出百余方结集出版了《铁斋藏古玺印》,他把古代的印章进行高清拍摄,细节处放大处理,“这样才能更清楚地看到古人刻制的痕迹是什么样的”。

  其中,印有“贏縣左執姦”(赢县左执奸)的一方玺,令王臻最为珍视。这枚印章出土于山东济宁小安山镇,佐证了西汉王莽专政时期中央官职的存在。由于新莽时期出土文物较少,这枚小篆古玺印更显其历史价值。

  直播让艺术传得更远

  2007年,王臻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互联网。

  与王臻一同收集古印玺的藏友多为年龄稍长的中年人,在那个还没有微信的年代,他们通过论坛拉近彼此的距离。每每谈及那段时光,王臻都感触良多,他每天几乎要网络冲浪8小时以上,认真回复每一个帖子,查找史料,去伪存真。后来,他当上了论坛的版主,也因此与不少圈内专家结为莫逆之交。

  从那时起,王臻就意识到了网络时代的便捷。

  2016年,各大直播平台刚刚发迹,王臻就在“东家”“微拍堂”此类的匠人手作电商平台做起了直播。他很欣赏这种“直播+社交+电商+鉴宝”的商业模式,认为互联网革新了文玩艺术领域的交易规则,使文化不仅仅局限在故纸堆里。

  “原来我在线下只能给二三十个人开讲座,搬到了互联网上以后,几万人可以同时在看。”王臻坦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要想让篆刻这门艺术传得更远一些,必须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

  “唯快不破”,是王臻篆刻最突出的风格,这种特点也让王臻更适应网络直播这种教学形式。“大家在线上的耐心都不如线下,因此必须在一刻钟以内完成一方印的教学直播。”王臻说。

  通常,篆刻家会先将印稿写在透明度较高的纸上,翻过纸侧依照“反稿”用铅笔摹写上石,再用毛笔复写一遍,印稿上石后再校正补刀,但王臻在直播的时候,往往直接拿刀反刻,不到10分钟就可以完成一方四字印。

  “快刀”和王臻率直的个性有关,他一贯保持着一年几百方印的创作强度。“我喜欢最简洁的刀法,‘汉八刀蝉’一刀去一刀回,一个线条就可以出来了,寥寥数刀便可雕刻出一只玉蝉。”王臻的刀法干脆利落,但同时又想表达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气蕴,他认为这是最难的,也一直是自己在追求的。

  触摸过几百方古玺印,使得王臻的“快刀”作品中渐染了一份沉稳的古意。

  用短视频吸引年轻网友

  “论坛是鱼缸,直播是鱼塘,入驻抖音之后就像来到了大海。”王臻说。

  奇石篆刻其实是一个比较小众的艺术,王臻刚开始做直播时,粉丝大多是学习书法和篆刻的学生,或者是一些小有名气的圈内人,受众年龄层次大约是在40岁左右。

  “要想吸引年轻人,就要挖掘大家容易感兴趣的点,让大家能先在几秒钟内停留下来,再来讲篆刻。”王臻说。

  王臻进行了很多新的尝试,特别是在直播博主到短视频创作者的转变上,相较于最初讲授篆刻边款的临摹技巧等垂直内容,现在他的小视频内容更加多样化。

  他开始在短视频中直播自己的篆刻生活。例如把曾为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世界羽坛皇后李玲蔚讲解篆刻、创作姓名印的经历,以短视频形式记录下来,发布在抖音平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还为钟南山院士篆刻了一方《请战》的印章,并题词一首“君为南山一劲松,冠疾祛除为首功”,以表达对钟南山院士和医护人员的尊敬之情。

  为了吸引更多年轻网友,王臻将篆刻这项“慢悠悠”的案头艺术,以夸大的表现手法呈现出来,例如他会在短视频中放大篆刻过程中磨石头、打印泥、打边的各种声音来刺激年轻人的感官。

  除了视听结合,王臻在印文内容的革新方面也下足了功夫。他观察到文艺青年卫衣上常印有彰显个性的字符图案,如“意中人”“无畏”“承让”等,他便出品了一系列与先锋文化有关的短视频,他还会结合一些高人气的综艺节目和电视剧,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大秦赋》等,篆刻与之相关的印章。

  在近日热播的《大秦赋》中,嬴政颁布了诛杀嫪毐叛军的诏命后,令赵姬盖下印章的桥段,高度还原了秦朝时期的封泥拓片,王臻也在抖音中推出了与影视片段呼应的同款教程,他坦言:“这个细节处理可见剧组花了心思,但美中不足的是封泥夹不应该先被封住。”

  通过这个短视频,王臻也向大家普及了古代印章的使用方法和现在是不一样的。秦汉时印章大多是印在泥上,这样使得印文更具层次感。“印文分朱白两种,如古代的肖形印,凹进去的白文是有纹路的,因此老虎的眼睛、鼻子、牙齿此类印花在平面的纸上是看不出效果的。”

  “篆刻艺术必须要加入一些时尚元素,引起新一代的共鸣。只有培养年轻人的兴趣,才能带动这个行业的发展。”王臻说。在他看来,艺术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可以适当放低一些姿态。放低,并不意味着降低艺术品质,而是在表现形式上更加平易近人。目前,在他的带动下,西泠印社里已经有几十名社员加入了他的直播行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