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研究集成》在哪些方面超越了前人

  近日收到西北大学出版社寄来的《史记研究集成·十二本纪》(以下简称《集成》),皇皇十二巨册,装帧精美,印刷考究,不胜之喜。翻阅一过,获益良多。

  《集成》作者阵容强大,其中袁仲一长于考古学、秦俑研究,张文立、徐卫民、尹盛平、商国君等长期从事秦汉史与文博研究,张新科是著名《史记》研究专家,徐兴海、田大宪均有重要的《史记》论著发表,赵光勇、吕培成、李雪、吕新峰、吕蔚等对《史记》研究也多所关注。《集成》从编纂到出版历时25年,倾注了上述作者在内的许多专家的心力。

  《集成》规模宏大,十二本纪,各篇均单独成书。其中《五帝本纪集成》66.2万字,《夏本纪集成》53.8万字,《殷本纪集成》36.5万字,《周本纪集成》55.4万字,《秦本纪集成》49.7万字,《秦始皇本纪集成》56.9万字,《项羽本纪集成》48.5万字,《高祖本纪集成》60.2万字,《吕太后本纪集成》25.2万字,《孝文本纪集成》50.2万字,《孝景本纪集成》27.6万字,《孝武本纪集成》30.7万字,总计字数达560余万字。《集成》集资料性与学术性于一体,取材广泛,选择剪裁精审,折衷群言,新见迭出,精彩纷仍。可以说,在《史记》十二本纪的研究方面,已经全面超越前人,具有里程碑的意义。《集成》承前启后,嘉惠学林,必将有力推动《史记》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具体而言,《集成》具有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一、收罗宏富

  《集成》所收中国历代《史记》研究资料420余种、考古资料200余种、海外汉学研究资料100余种、现当代《史记》研究资料260余种。《集成》各册,主体部分为“汇校”“汇注”“汇评”三部分,作者的研究心得或意向,则以“编者按”的形式标示。此外有“解题”“研究综述”,这样的著述体例,也便于容纳更多的资料。

  《集成》吸收了汪越、杭世骏、齐召南、王元启、张照、钱大昕、王鸣盛、王念孙、梁玉绳、郭嵩焘、张文虎、刘文淇、王国维、郭沫若、陈梦家、于省吾、胡厚宣、史念海、泷川资言、水泽利忠、陈直、王叔岷、施之勉、钱穆、余嘉锡、李笠、李学勤、李人鉴、张家英、韩兆琦、张大可等各家之说,并吸收了金文、甲骨文、简帛研究的相关成果。如:《五帝本纪集成》有关标题的相关资料征引即达27家40余条,涉及五帝名称、涵义、作史宗旨、体例、史源、《史记》断限、取材原则等各种材料和不同说法(1-9页)。《夏本纪集成》系统引用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相关研究成果(3页)。《项羽本纪集成》结合甲骨、金文文献和考古成果,描述了殷墟的有关情况(101-102页)。《秦本纪集成》引用湖北云梦睡虎地秦简《编年纪》,以补《秦本纪》的缺略,并引用相关研究成果对《秦本纪》所载史实予以辨正(281-282页)。《项羽本纪》《高祖本纪》两篇都提到项羽封立诸侯事,《集成》引用《楚汉诸侯疆域志》,对项羽所封十八王疆域作了极其详尽的说明;引用《史记本纪地理图考》,介绍了广武山、汉王城、楚王城的情况。《孝文本纪》:“汉兴,至孝文四十有余载,德至盛也。廪廪乡改正服封禅矣,谦让未成于今。”《集成》引赖长扬、赵生群之说,以为此篇为司马谈所作。《孝武本纪集成》引用梁玉绳、桂馥、余嘉锡等诸家之说,以为“(孝武本纪)绝非司马迁《今上本纪》之原作”(6页)。《集成》收集利用资料的范围,远远超出了泷川资言《史记会注考证》。

  二、大量采用考古资料

  《集成》引用了大量的考古材料。周康王在位年数和时间,《史记》《汉书》等文献均无记载,《周本纪集成》引用“夏商周断代工程”的西周纪年表加以推算,并根据金文资料,补充了昭王伐东夷的史实(201页)。《殷本纪》“有飞雉登鼎耳而呴”,《集成》引用《甲骨文商族鸟图腾的遗迹》,对“雉登鼎耳”的文化意涵作了深入阐述(181页)。《周本纪集成》结合出土文献和相关研究成果,说明了周族名称之由来(3页,13-15页,25-26页)。《秦本纪集成》根据考古发掘资料介绍了韩城梁带村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芮国墓地和故武城遗址的情况(76页,158页)。《秦始皇本纪集成》引用湖北睡虎地秦简展现了秦王政二十年整顿风俗的情况(253页),对秦始皇陵园的建筑布局作了全面的描述(278-279页),介绍了秦都雍城(391页)、太寝(391页)、秦景公墓(397-400页)、泾阳(405页)、公陵、永陵、寿陵(411-412页)、庄襄王墓(414页)的规模格局等情况。《孝景本纪集成》结合相关文献和考古材料,对阳陵作了详细介绍(66-67页);对初作阳陵的时间作了深入探讨(71-73页)。《项羽本纪》“傅左纛”,《集成》参考秦陵出土一、二号铜车马,说明“纛”的形制和设置部位,分析了秦汉建置的差别(252页)。

  《殷本纪集成》附录《殷世数异同表》(247页)。《秦始皇本纪集成》附《秦始皇长城示意图》、内蒙古固阳秦始皇长城、秦阿旁宫前殿遗址图(213页)、秦始皇陵图片(267页)、秦始皇陵兵马俑一号坑、秦跪射兵俑(268页)、秦始皇陵出土的骑兵俑(268页)、石铠甲、铜车马(270页)、秦两诏椭量铭文(286页)、秦都咸阳宫一号建筑基址、咸阳宫驷马壁画(314页)、《秦东陵陵区分布示意图》(412页)。《吕太后本纪集成》附西汉长安城布局示意图、吕后玉玺、《南北军简表》等,结合文献记载和考古成果,对长乐宫作了详细的说明。

  三、吸收最新研究成果

  《集成》编纂,始于1994年,2013年完成初稿。在编辑、出版过程中,中华书局《史记》修订本出版,《集成》“参考《史记》新校本(修订本)”,吸收了修订本的相关研究成果。如:《五帝本纪》《正义》引《括地志》“(厉山)山东有石穴。曰神农生于厉乡”,《集成》据修订本《史记》引《水经注》云“疑文(《正义》引文)有讹误”(22-23页)。《五帝本纪》“而蚩尤最为暴”,《正义》引《管子》“蚩尤受卢山之金而作五兵”,《集成》引修订本《史记》校勘记云:“卢山,疑当作‘葛卢山’。”(28页)《五帝本纪》“登熊、湘”,《集解》引《封禅书》云“登熊山”,《集成》引修订本《史记》以为“熊山”疑当作“熊耳山”(50页)。《五帝本纪》“淳化鸟兽虫蛾”,《索隐》“(蛾)一作豸豸”,《集成》引修订本《史记》以为“豸”下失音(61页)。《五帝本纪》“而娶于西陵之女”,《集成》据修订本《史记》《太平御览》《大戴礼记》以为“西陵”当作“西陵氏”(74页)。《五帝本纪》“青阳降居江水”,《集成》引修订本《史记》以为“(江水)下当有‘若水’二字”(85页)。《五帝本纪》“大小之神”,《集成》引修订本《史记》云:“‘大小’,黄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小大’。”(105页)《五帝本纪》“帝挚立,不善(崩)”,《集成》引修订本《史记》据《尚书正义》,以为“唐初孔颖达等所见《史记》亦有‘崩’字”,并引用《史记新本校勘》认为应该保留“崩”字(120-121页)。《秦本纪》“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集成》引修订本《史记》校勘记:“‘大费’二字高山本重,《诗秦风谱》孔颖达疏引《秦本纪》同。”(9页)《秦本纪》:“死,遂葬于霍太山。”《集成》引用修订本《史记》校勘记:“‘遂’下高山本有‘以’字,《水经注》卷六《汾水》同。”(24页)《秦本纪》:“是为宁公。”《集成》引修订本《史记》校勘记:“出土秦公钟、秦公镈皆作‘先公’,今据改。下‘宁公二年’、‘宁公生十年立’及注文同改。”(61页)他处引用修订本校勘记者尚多。

  四、疑则传疑

  关于西周存续年数,《竹书纪年》以下有四种不同说法,《周本纪集成》引用《西周纪年考》作了归纳(304-305页)。《秦本纪》:“怀公太子曰昭子,蚤死,大臣乃立太子昭子之子,是为灵公。”《集成》:“秦嘉谟辑补《世本·秦世家》谓‘简公悼子,厉龚公子,怀公弟也’,与此异。又雷学淇辑本《世本》谓‘简公名悼子,即剌龚公子,怀公弟也’。剌与厉音通。”(185页)《秦本纪》“出子二年,庶长改迎灵公之子献公于河西而立之”,《集成》引修订本《史记》校勘记:“‘西’上原有‘河’字,据高山本删。”(190页)《秦始皇本纪》有关于秦直道的记载,《集成》引用了史念海、孙相武、姬乃军、王开等人的不同观点(211页)。《集成》引用湖南益阳兔子山秦简、北京大学所藏秦简《赵正书》的资料,结合《秦始皇本纪》相关记载,对秦二世继位的合法性问题作了新的探索(258页)。《秦始皇本纪集成》介绍了有关秦王子婴的三种不同观点(329-321页)。关于霸上的位置和范围,历来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在今浐灞之间的白鹿原北端,另一种则认为在白鹿原之北,汉长安城东三十里,霸水东,《集成》一并加以介绍(326页)。《高祖本纪》云刘邦“劫五诸侯兵”,对于“五诸侯”,历来众说纷纭,截至民国,主要有十八家十二说,《集成》引用《历史的空间与空间的历史》列表加以说明(257-259页)。项羽自封西楚霸王,王九郡,而九郡之目,历来颇多争议,《高祖本纪集成》引《史记本纪地图考》,列表介绍陈仁锡、全祖望、姚鼐、钱大昕、张茂炯、刘文淇、郓敬诸家之说,又引《楚汉诸侯疆域表》对全祖望、钱大昕、姚鼐、刘文淇四家之说对比分析,认为“项羽九郡与十八王封地一样,需以秦郡数,而不能以汉郡计”,具体当指东海、会稽、泗水、薛郡、东郡、砀郡、颍川、陈郡、南阳等九郡(170-173页)。同时又引用了王子今的观点:“考虑到湖南龙山里耶秦简首见‘洞庭郡’等郡名的现象,可以知道我们对秦郡的设置,知识很可能依然是不完全的。也许关于项羽‘王九郡’的讨论,待新的历史地理资料的获得方能定论。”(173页)

  编纂《史记研究集成》是一项浩大工程,《十二本纪》的出版是一个很好的开头,但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期望各位同仁再接再厉,进一步完善体例,蒐集材料,完成全书的编纂工作。后期可以编制若干索引,如作者、书名、人名、地名、语词索引等,使之更加方便使用。(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点校本《史记》修订本修订主持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