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传濒危传统工艺重新进入公众视野——《中国传统工艺全集》编纂完成

  日前,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和大象出版社在京宣布:《中国传统工艺全集》以及《中国手工艺》《中国手工技艺》三套书日前付梓。

  从1996年到2016年,大象出版社社长王刘纯感叹:“二十年辛苦不寻常!”《中国传统工艺全集》共20卷20册,有1200余万字、1.4万余幅图和照片,是340多位专家、学者、艺人呕心沥血的杰作。他们遍访中国城市、乡村,实地考察,反复分析论证,多少人从黑发变白头,只为传承国家文化命脉、弘扬民族精神。

中国传统工艺的百科全书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华觉明就在积极呼吁保护中国传统工艺。他是编纂《中国传统工艺全集》的发起人之一,也是丛书的常务副主编之一:“中国是世所公认的手工艺大国,但在经济转型和工业化浪潮的挤压下,因为欠缺保护意识,许多传统工艺都陷于困境、甚至湮没失传。”

  他举例说:“中国有一种很独特的铸造工艺——用石模具铸造铁犁铧。但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以为这种工艺已经失传了。”在编写全集的过程中,研究人员在云南会泽发现了几个作坊竟然还在使用这种工艺!研究人员马上对工匠进行了深入采访,对整个工艺进行了详细的记录。就在2015年,他们得知最后一个使用这种工艺铸造这种铁犁铧的手工作坊关门了,“如果没有全集的编纂,这项手艺恐怕要永远失传了!”

  从漆器、陶瓷、丝绸,到中药炮制、传统机械和制墨制砚,《中国传统工艺全集》收集记载了近600种中国传统工艺,涵盖全部14大类,抢救性记载了多项濒危的传统工艺,堪称《考工记》《天工开物》在当代的补编和续编,是中国传统工艺的百科全书。

  王刘纯介绍,《中国传统工艺全集》作为严肃的学术著作,“既是进行相关产品开发的基础文献,按照上面的记录就能重现传统工艺、做出产品,也是一套成熟的教材,相关专业的从业者按图索骥,就能成为这方面的工匠,甚至大师”。为了满足读者的不同需求,研究者们还编写了14册“中国手工技艺”丛书和《中国手工艺》单行本。王刘纯说:“简单地说,它们就是《全集》的简编本和普及本。”

传统工艺研究仍任重道远

  虽然《中国传统工艺全集》已经付梓,但在研究者们看来,这并不是研究的终点。华觉明说:“我们认为,这套全书仍然具有时代局限性,未来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华觉明说,局限性之一就是“名全而实不全”。从宏观的分类上来说,《中国传统工艺全集》中没有“营造”和“家具制作”这两个类别。华觉明介绍,营造是传统工艺的一大类别,但“考虑到已有张驭寰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建筑技术史》和清华大学的多卷本建筑史,我们就没有再写”。“家具制作本要列为全集的开卷之作。”华觉明遗憾地说,“但因该卷主编、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陈增弼英年早逝而中辍。”

  就微观的具体技术而言,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和申报过程中发现的若干先前以为失传的工艺,来不及进行调查研究,就没有写进全集,“比如浙江、安徽的木活字,山西的麻纸等,只能留待日后弥补了”。

  华觉明认为,《中国传统工艺全集》的另一个局限就是重在工艺技术的记述,而对其与经济、人文互动的分析过于简要,他说:“这反映了我们这个学科的建设还有缺陷和不足,有待今后不断改进。”

  此次发布会正值国务院日前正式发布“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华觉明说:“我们对中国传统工艺进行摸底式调查和记录,不仅仅是为了研究历史,也是因为它们在当代仍具有重大的民生价值、经济价值和学术价值,更是为了守护国家文化命脉、涵养民族精神特质。”

  ■链接

  《中国传统工艺全集》包括《漆艺》《陶瓷》《金银细金工艺和景泰蓝》《造纸·印刷》《中药炮制》《金属工艺》《丝绸织染》《民间手工艺》《文物修复和辨伪》《酿造》《传统机械调查研究》《雕塑》和《历代工艺名家》,以及续集《甲胄复原》《农畜矿产品加工》《陶瓷(续)》《锻铜和银饰工艺(上、下)》《造纸(续)·制笔》《制墨·制砚》。

  (本报记者 齐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