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可先生的《史记全本新注》

《史记全本新注》(全五册),张大可注释,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9年11月第一版,398.00元

  《史记全本新注》称得上名家名作名注。注释者张大可先生为中国史记研究会会长,出版有《史记研究》《史记文献研究及选讲》《史记论赞辑释》《史记精言妙语》《史记二十讲》《司马迁评传》《论项羽》《张大可讲史记》《史记》(白话本)等著作。《史记全本新注》是其普及《史记》的力作,其优长,至少有以下七点可述。

  第一,注释精。判断一本古籍注解类图书的质量,首先要看注解了哪些文字以及如何注解。拙劣的注解图书,所注解的内容常常是读者容易理解的文字;而那些难以理解的文字,反而常常不予注解或解释得很不清楚。《史记全本新注》绝非如此,作者选择难点进行疏解,且注释水平很高。

  首先,注解的准确性是值得信任的。例如《史记》中“五帝本纪第一”中,起笔介绍黄帝,称“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对于这段文字,作者即用了八个注释。对于“黄帝”的注解较为详细:“以土德王,土色黄,故称黄帝。相传黄帝为有熊国君,号有熊氏,又曰缙云氏、帝鸿氏、帝轩氏。传说中的部落联盟首领,被认为是华夏及周边各族的共同祖先。”对于“少典”的注释则很简单:“传说中有熊氏部落首领。”详略不同,显然缘于“黄帝”“少典”历史地位的不同。“徇齐”,该书如此解释:“徇齐:古音与‘迅疾’通,指黄帝成熟很快、思想敏锐。”

  其次,该书突出了一个“简”字。对《史记》原文中涉及的音、义、人物、地理、职官、典章制度、历史掌故,均作了简洁明快的注解,但一般不作引证,歧义只注一说。对于传统注释中最繁的地名,该书的处理为:“凡古代政区只注某级政区治所在今地的准确方位即可,一律不注沿革,一般不注辖区范围,以省篇幅。”

  再次,注重了阐释的通达与翻阅的便利。对难句作串译,是为通达;各篇之间的注释自成单元,重出条目一般不注互见,根据具体的语言环境,详略有别地做出注释,省掉了读者的翻检之劳。

  第二,宏观与微观的结合,是该书的特色之一。传统的注解,注重解读原文的字面意义,张大可先生称其为“只是微观的研究方法”,“今日读《史记》,不只是要理解其字面意义,更重要的是理解其内涵思想,从中受到启发,引起人们对历史的反思,提高综合鉴赏能力,这就需要有宏观的解剖与分析”。基于此,《史记全本新注》包含了“《史记》导读”“五体说明”“题解”、“注释”四个部分。

  “《史记》导读”在全书正文之前,总体评述了《史记》及其作者司马迁,能使读者对《史记》的结构、宗旨、史学和文学艺术有一个大体的了解。

  “五体说明”分别置于构成《史记》的“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之前,条理分明,对《史记》五体特点及篇目系统做了简明概说。

  “题解”则加在每篇文章之前,夹叙夹议、简明扼要地介绍篇题、传主、文章主旨、作者意向,更有助于读者品味原文的内容。例如:《五帝本纪》写的是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五个人,司马迁在叙述他们的事迹时,叙事套路雷同,容易让读者感到重复累赘,似乎远不如后面的《项羽列传》等文精彩。再加上很多文字不容易理解,不利于普及。据张大可先生自述,他在北京大学上学时,也是感觉《五帝本纪》的内容支离破碎,不明白司马迁的写作旨意。反复阅读了多次,还是没有感觉,就有点垂头丧气了,把《史记》搁置了一段时间。在大学讲课时,也遇到这个问题,觉得上第一节课时没什么兴奋点。好在,多年的阅读和体悟,让他最终搞清楚其中的真意,非常兴奋。原来:“五帝相继,写出了国家草创的一步步演进,这不就是司马迁发展、进化、变革的历史观吗?!《五帝本纪》是《史记》全书的开篇,其作用非同小可,对全书都有发凡起例的作用,司马迁写三千年历史,‘通古今之变’,阐释的不是循环论、天命论,而是发展、进化、变革的历史观点……”这些体悟和精解,简明地在该书“题解”中加以阐释,可以成为开启读者“理解之门”的钥匙。

  第三,该书采用金陵书局张文虎校本为底本,与中华书局点校本对照,做了全新的技术处理,号称“全书”。“全”,是指内容和文字没有短缺。很多《史记》读本会略去“十表”,本书则予以保留。

  例如,在读到《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时,读者可能会产生该书是不是出现排版错误的疑问。因为这部分内容不仅没有序,更是在表格中有不少文字是倒着写的。这是怎么回事?答案是,这里面有司马迁的深意。张大可特在“题解”中阐述:“本表无序有倒书,为司马迁匠心独运的奇作。……贤相良将既是民之师表,治平天下的保证,所以专列将相表,‘贤者记其治,不贤者彰其事’,特设‘大事记’一栏记载治行。但在专制政体下,贤相良将多无好下场,特别是汉武帝一朝,丞相多不善终。所以司马迁用倒书,将丞相之罢废死免倒书于‘大事记’栏,太尉之废罢及将军的下场倒书于‘相位’栏,御史大夫之去职倒书于‘将位’栏,‘御史大夫位’中则无倒书。倒书升栏,与顺书形成鲜明对照,恰似两表之重合。顺书是记载将相的治行,倒书是揭示将相的危境和不平际遇的下场。不创倒书,这一层的意义就不明显。可以说倒书就是《将相表》的无字之序。因当世多忌讳,故司马迁特出此创造。”看到这些文字之后,我们会恍然大悟,然后再阅读表格中的文字,无疑会体会更多。

  由于《史记》是两千多年前的著作,在长期流传过程中,免不了出现一些残缺、增补甚至篡改的现象。针对这些问题,经过长期研究,张大可最终清晰地掌握了原著的真实面目,并把这些研究成果巧妙地体现在《史记全本新注》中。正如该书“例言”中所写:“为求索司马迁原著之真,对《史记》全书正文及续、补、篡、附作了不同字体的排版技术处理。《史记》全书原文用宋体;正文中司马迁引录的完整文献用仿体,对补缺文字已考订资料来源者,视同司马迁引用,亦用仿体,已确定的司马迁附记,亦为仿体;对褚少孙续,以及增窜,用楷体。好事者补亡共四篇,《孝武本纪》截自《封禅书》,用仿体,《礼》《乐》《律》三书序文排宋体,正文为引用资料,排仿体。……这样,既完整地保留今本《史记》全书,又廓清真伪,一目了然,以供学术界研究。”

  第四,“新”是该书的另一特点。早在1990年,三秦出版社即出版过该书;2013年,凤凰出版社又予出版;此次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看似旧,实则不仅在装帧排版上做了全新处理,而且在注释上也是精益求精,已将原来的四分之一内容加以修改。

  第五,书中采用了南京三江学院许盘清先生创作的75幅古代地图。地图的内容相当丰富,有“黄帝活动路线图”“颛顼、帝喾活动路线图”“五帝都城图”“禹贡所划分的九州”“殷都五迁”“秦都的变迁”“垓下之战”等,把它们直接配在《史记》原文及注释的相应位置,原本抽象难解的内容会瞬间清晰。

  第六,简洁明快的表格。张大可显然是善于制作和利用表格的高人,该书所用“本纪目次”“夏代帝系”“商王世系”“《史记》大一统历史观结构简表”等表格,能让读者一目了然地掌握很多内容。

  第七,在排版上,该书既采取适合普通读者的横排简体,又在分段、标点、难字注音、频繁出现的通假字和异体字方面,进行了适于普及的处理,很大程度地消除了普通读者的阅读障碍。比如通假字、异体字处理中,将“蚤”改为“早”,将“说”改为“悦”,将“句践”改为“勾践”。该书没有采取一篇文章后再整体注释的方式,而是每段话之后即用区别于原文的字体字号加以注释,也是方便阅读的。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不一一赘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