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鉴赏之十五

【双调•殿前欢】“叹世” 阿里西瑛

懒云窝,醒时诗酒醉时歌。瑶琴不理抛书卧,无梦南柯。得清闲尽快活。日月似撺梭过,富贵比花开落。青春去也,不乐如何?

  阿里西瑛,名、生卒及生平均不详,约元仁宗延佑末前后在世(1320前后),回族,字西瑛,吴城(今江苏苏州)人,也有人疑为西北少数民族,阿里耀卿学士之子。元•陶宗仪《辍耕录》卷十一言其“躯干魁伟,故人咸曰‘长西瑛’”。他出身回族,却喜爱汉族文化;他身为学士之子,却不喜仕进,甘心过着隐逸生活。诸室城东北隅(据说离倪瓒的狮子林仅半里许)号“懒云窝”。 每于超然脱俗中逍遥自乐。擅交际,长音律,文友如云,善吹筚篥,贯云石有《筚篥乐为西瑛公子》诗赞之。工散曲。现仅存小令四首,皆慵懒疏狂,寄情诗酒之作。风格素朴真率,语言洒脱畅达,诙谐风趣。。《太和正音谱》列其名于150词林英杰之中。
  阿里西瑛今存小令四首:【商调 凉亭乐】《叹世》一首、【双调 殿前欢】《懒云窝》三首,分别裁《词林摘艳》卷一、《太平乐府》卷一。其【殿前欢】三首曲前自序云:“西瑛有居号‘懒云窝’,以《殿前欢》调歌此以自述”。古人居室,皆取名字,而且一般称“堂”、“室”、“居”之类,如唐代名相裴度的“绿野堂”,刘禹锡的“陋室”等。作者却将自己的居室名之曰“窝”,而且冠之为“懒云”,足以表现作者狂放不羁和一肚皮不合时宜的独特性格。再加上语言朴素自然,格调活脱潇洒,所以在当时有一定影响。一些著名的散曲家。贯云石、乔吉、杨朝英、卫立中、吴西逸等皆有和曲。其中杨朝英有和曲五首,曲中将自己的处所从称为“白云窝”,不但与阿里西瑛的题旨与追求相同,而且使用的此句和表达方式也几径一致,如其中的第一、二两首:

樵童斟酒牧童歌。醉时林下和衣卧,半世磨陀。富和贫争甚么?自有闲功课,共野叟闲吟和。呵呵笑我,我笑呵呵。

白雲窩,閑賒村酒杖藜拖。樂天知命隨緣過,盡自婆娑。任風濤萬丈波,難著莫,醉裏乾坤大。呵呵笑我,我笑呵呵。

  阿里西瑛的【双调 殿前欢】•懒云窝共三首,曲中皆直抒胸臆,表达沉迷于琴书的快乐心境和对功名富贵的鄙弃。这里选的是第一首,下面略加分析:
  小令的开头两句“懒云窝,醒时诗酒醉时歌”为第一层,先用“懒云窝”三字贴题。云的特点是飘忽不定、舒卷自如,在加上一个|“懒”字,就带有无理想、无企求、放荡不羁之意,作者身处其间,其精神状态不言自明。接着递补一句“醒时诗酒醉时歌”,表明其间的全部生活内容。因为对一个人尤其是酒徒来说,无非是两种状态:醉时、醒时。作者是醒时吟诗饮酒,醉后则放声高歌。醒了醉,醉了醒,歌后四,诗后歌。在诗中徜徉,在歌中陶醉,这就是“懒云窝”中全部生活内容。阿里西瑛在第二首的开头又是这两句,作者对这种生活的反复强调,可见他对此对此追求的重视,也可见他对这种生或的满意!
  “瑶琴不理抛书卧,无梦南柯。得清闲尽快活”三句为第二层。上一层是说主人公只是饮酒吟诗,从正面落笔写主人公的生活情趣;这一层说主人公不理琴、不看书,是从反面傅粉,进一步表白自己的追求和情志。弹琴和赋诗,这种中国正统文人日常生活的范本,刘禹锡说自己在陋室中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比得上“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因此不是什么“陋室”——“河陋之有”?而阿里西瑛却和正统文人对着干“瑶琴不理抛书卧”,正是表明自己的反传统叛逆精神,就像《红楼梦》中贾宝玉从不读四书五经,把“功名富贵”都说成是“混账话”一样!“无梦南柯”即不去做“南柯梦”。“南柯梦”出自唐人小说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说书生淳于棼在梦中到了槐安国,被国王招为驸马,出任南柯太守,享尽荣华富贵。后为敌国战败,公主亦死,失宠被遣回。醒后见庭中槐树下有蚁穴,始悟经历的荣华富贵不过是南柯一梦。后人已此故事作为追求荣华富贵为虚幻的代名词。作者说自己“无梦南柯”即是表白自己已经醒悟,不会去追求什么功名富贵。再接上一句“得清闲尽快活”作正面表白。
  “日月似撺梭过,富贵比花开落。青春去也,不乐如何”四句为第三层。其中的及时行乐虽被有的论者斥为“元代文人消极思想的反映”,但也可以视为阿里西瑛这类元代文人不同流俗的洁身自好,和对元代政治现实的另类反抗。况且,持这种生活态度的也不仅仅是元代文人,魏晋时代的嵇康、阮籍、刘伶就是蔑视礼俗之士,“非汤武而薄周孔”,曹操专门写了一首《短歌行》,慨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李白也是“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将进酒》);苏轼也鼓励“诗酒趁年华”(《望江南》)。岂止是文人,一些民歌中不也是做如此慨叹吗,如汉乐府《韭露》“薤上露,何易皠,露皠明朝还落复,人死一去何时归”;“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古诗十九首》)。这首曲之所以获得那么多人的称赞以及当时许多散曲家的唱和,也是一个自有其独特价值的证明!

20170506_003

懒云窝,醒时诗酒醉时歌

【正宫•鹦鹉曲】“赤壁怀古” 冯子振

茅庐诸葛亲曾住,早赚出抱膝梁父。谈笑间汉鼎三分,不记得南阳耕雨。 [么]叹西风卷尽豪华,往事大江东去。彻如今话说渔樵,算也是英雄了处。

  冯子振(1253—1348),字海粟,自号瀛洲洲客、怪怪道人,湖南攸县人。自幼勤奋好学,肄业于涟滨书院。元大德二年(1298)登进士及第,时年47岁,人谓“大器晚成”。朝廷重其才学,先召为集贤院学士、待制,继任承事郎,连任保宁(今四川境内)、彰德(今河南安阳)节度使。晚年归乡著述。世称其“博洽经史,于书无所不记”,且文思敏捷。下笔不能自休。一生著述颇丰,传世有《居庸赋》、《十八公赋》、《华清古乐府》、《海粟诗集》等书文,以散曲最著。
  冯子振为人博闻强记而才气横溢。文思敏捷,下笔万言,倚马可待,以文章称雄天下。他曾考察过居庸关,所作《居庸赋》,仅5000言,却将居庸关的形势险要,描写得淋漓尽致,后人莫不赞为佳作。《十八公赋》,亦4000余言,传诵一时,世称杰作。他生前与浙江天台诗人陈孚友善。两人均主张为文要”任意即成,不事雕斫”。《元史•儒学传》云:“天台陈孚其为诗文大抵任意即成,不事雕凿。攸州冯子振其豪俊与孚略同,而孚极敬畏之,自以为不可及。子振于天下书无所不记;当其为文也,酒酣耳热,命侍史二三人润笔以俟,子振据案疾书,随纸数多寡顷刻辄尽。”子振作诗为文笔气淋漓,然不事雕斫,锤炼功夫不足,所以《元史•儒学传》称其诗词“律之法度,未免乖刺,人亦以此少之”曾与元代中峰禅师唱和,有《梅花百咏》一卷。扬州《汉寿亭侯祠碑记》,由苏昌龄起句,冯子振脱草,赵孟頫书写,被世人誉为”三绝”。晋陵宋子虚有《上冯集贤诗》称其“忠言如海胆如山,趣人金门虎豹间。玉笋晓班联雁序,紫檀春展对龙颜。气陵百辟星辰动,赋就三都造化闲。岂向长沙淹贾谊,淳风会见笔追还”子振为当时士林所倾慕,由此可见一斑。冯子振退隐后,贯云石曾写有《寄海粟》,以三国时的陈登喻之,可见冯子振的为人与个性。清黄文介曾云:“湘人作文,能传数百载者,在宋为王公南强(王容),在元为冯公海粟。然南强著述不多,观其后属亦迄无可稽。论者惜之。至海粟公以集贤院学士与赵王孙辈文彩风流,掩映一时,清词丽制,层见叠出”。
  著有《海粟集》,已佚。顾侠君集《元诗选》,从书画卷中搜得若干首。《沅湘耆旧集》又增录志乘内数作,存古今体诗83首、词4首,今人王毅辑有《海粟集辑存》
  冯子振不仅善为古近体诗词,而且,对于散曲创作也特具天才,为元代南方少有的散曲作家之一。著有《华清古乐府》,但该书早己散佚。《海粟诗集》,收所作散曲甚多,今存小令44首。所作散曲,或写个人闲适生活,或叹世、羡仙,或即景生情、抒怀写志,或登临感兴,吊古伤时;多劲逸而潇爽。虽多是抒写个人闲适生活,但能形象地显示出他那豪情奔放的气魄。贯云石评其散曲说:“海粟之词豪辣灏烂,不断古今” (《阳春白雪序》);宋景濂称其词“横厉奋发”,“ 真一世之雄” 。
  今湖南攸县梓门桥镇有冯子振墓园。

20170506_00420170506_005

  冯子振   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展子虔游春图卷

  冯子振今存散曲小令共四十四首,其中四十二首均为【鹦鹉曲】。关于此曲的写作背景,他在这组曲的序中作了说明:“白无咎有【鹦鹉曲】(略)。壬寅岁,余留上京。有北京伶妇御园秀之属,相从风雪中,恨此曲无续之者…..诸公举酒。索余和之。以汴、吴、上都、天京风景试续之”。其中白无咎即白贲(约1270-1330前),字无咎,南宋遗民诗人白珽长子。为人善画,能散曲,是元散曲史上最早的南籍散曲家之一。《太和正音谱》以其曲为上品,称为“如太华孤峰” 所作【鹦鹉曲】相当有名,和者颇多。据《全元散曲》,今存小令二支,套曲四套(其中残套一套)。“壬寅岁”是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作者在京城任职听歌女御园秀等演唱白贲【鹦鹉曲】。此曲韵险,无人和韵作新辞。因友索和,一时兴发,按原韵和作四十二首。《尧山堂外纪》曾记录当时的情形是“海粟即援笔续百余首”可见《元史•儒林传》说他才气横溢。文思敏捷,下笔万言并非浮词。其和词甚为有名,超过白贲原作。贯云石称其词“豪辣灏烂,目断古今””(《阳春白雪序》)。序中所说的这组曲是咏歌“汴、吴、上都、天京”一带风景。其中“汴”是今日开封市一带;“吴”是苏州市一带,从曲中有咏歌张良,看来还包括苏北淮阴一带,“上都”即; “天京”不知何指?按元代有四都一京,即“哈剌和林” (今蒙古国后杭爱省哈拉和林额尔德尼召附近),忽必烈建都之地;上都(今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境内,多伦县西北闪电河畔);大都(今北京市,元代又称为南京);中都(今河北省张北县馒头营乡白城子)。未见“天京”一说,不知是否就是指“南京”(“大都”)。从咏歌的内容来看,也并非是咏歌风景,而是以怀古为主,所以贯云石称其词是“目断古今”。通过对历史人物的咏歌、来抒发物是人非的感慨和功名事业的虚幻感,崇尚诗酒人生、渔樵江湖、不问是非的隐逸生活 。这倒是元代散曲家绝大多数的思想倾向。这首这里所选“赤壁怀古”也是如此。
  这首小令名曰“赤壁怀古”,其实并非像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那样右赤壁之战而引发的思古之情,甚至也不是赤壁之战的三方代表刘备、曹操和孙权,而是并没有参加赤壁之战的诸葛亮。而且冯子振时代,极力神化诸葛亮在赤壁之战中作用的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尚未问世。作者不过借士大夫和智慧的代表诸葛亮来抒发自己对现实的感慨,所用的史实均来自《三国志•诸葛亮传》,与他在序中所说的描绘“汴、吴、上都、天京风景”,这在材料处理上就显得很奇特。
  整首小令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四句回顾诸葛亮的生平事业、人生志向,后四句是通过对诸葛亮生平事业的评价来抒写自己的人生怀抱。
  作品的上片,从诸葛亮的躬耕南阳的人生志向说起,采用的皆是《三国志•诸葛亮传》等史料,只是在其间加一两字点评,来表明作者的态度。如首句“茅庐诸葛亲曾住,早赚出抱膝梁父”就出自《三国志•诸葛亮传》等史料:“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每晨夜从容,常抱膝长啸”。“梁父吟”又名“梁甫吟”,汉乐府古调,共二首:“步出齐东门,遥望荡阴里。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相似。问是谁家墓,田强古冶子。(其一)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纪。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国相齐晏子。(其二)”诸葛亮晨夜抱膝长啸的《梁甫吟》是原作或是用乐府古调的创作,不得而知。但从古调来看,第一首是表达功业成败,转眼皆空的历史虚幻感;第二首歌颂齐相晏婴不用武力“二桃杀三士”的智慧。这与诸葛亮避乱荆州、躬耕南阳和从崇尚智慧也是完全心仪。三、四句“谈笑间汉鼎三分,不记得南阳耕雨”也是述史,指刘备“三顾茅庐”、“隆中对三分天下”等史实,已被后来的罗贯中《三国演义》演绎得淋漓尽致,不再叙述。这里要指出的是,作者在上片并非被动、客观地述史,而是带有作者的人生态度和情感取向,如通过“茅庐”和“诸葛亲曾住”的“亲、曾”二字,暗中表达作者对诸葛亮南阳躬耕隐居平淡生活的肯定,也是对自己人生取向的期许,而接着的“早赚出抱膝梁父”中的“早”,尤其是“赚出”,则认为诸葛亮早早出山得不偿失,是上了刘备的当了。”赚出”二字用语偏激,不仅含有无穷惋惜之意,也是对刘备“三顾茅庐”让诸葛上当的揭露。“三顾茅庐”在历代正统文人和政治家的诗文中,皆是君臣相得、礼贤下士的榜样而被讴歌,如“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杜甫《蜀相》);
  “南阳卧龙有大志,腹内雄兵分正奇;只因徐庶临行语,茅庐三顾心相知。”(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三十八回》)但冯子振却别具只眼,认为这是诸葛出山是受骗上当,这既然与作者本人的出处进退处世哲学有关。“笑谈间汉鼎三分”是赞叹诸葛的盖世才华和勋业成就苏轼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曾用“谈笑间,強虏灰飞烟灭”来赞叹周瑜的才干和大战中的指挥若定。冯子振移植到诸葛亮身上,也可看出作者运用经史的能力。但赞叹是虚,惋惜才是实;赞叹是手段,惋惜才是目的,所以第四句又滑回“不记得南阳耕雨”。“不记得”三字,作者的主观埋怨情绪是很明显的。在诗人看来,诸葛亮为”汉鼎三分”的努力是付出惨重代价的,使他再不能重回隐居的生活中去,他的出山得不偿失,是上了刘备的当了。
  下片转入议论,诸葛亮生平事业的评价来抒写自己的人生怀抱。如果说,上片中亦有对诸葛亮出山,忘却躬耕陇亩的夙志,但却是通过叙事中的一些字句的选择暗中完成的话,下片则公开进行评说了。[么]即“幺篇”北曲中连续使用同一曲牌时,后面各曲不再标出曲牌名,而写作“幺篇”或“幺”。其原因是作者意犹未尽,因而用【鹦鹉曲】的曲牌再来一遍。
  〔幺〕篇用一个”叹”字领起,揭开了诗人的感情世界。原来,他是在吊古,更是在伤今。以伤今的眼光吊古,怎能不为古人叹惋。扑面来阵阵的西风,眼前是滔滔的长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时豪杰安在。只不过在渔夫樵子的闲谈中传说着罢了。结局如此,那么诸葛亮何必要出山施展才干,建立功勋。还不如留在茅庐”抱膝”、”耕雨”好呢。前片的首句是诸葛亮的出处,〔幺〕篇的末句则是他的”了处”。前后既对比,又呼应,合在一起,便是借怀古以抒发对现实的感慨。它既是冯子振虚幻历史观的再现,也是元代文人地位低下,无法实现自己壮志这种普遍心理的折射。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缅怀周瑜,这一支曲子缅怀诸葛亮,两者的宣泄方式不同,但都是同一种情绪的宣泄,从”怀古”拉回到现实人生的径路也是一致的。在冯子振 之后明代才子杨慎有首《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此词也许是受了冯子振【正宫•鹦鹉曲】“赤壁怀古”的启发,杨慎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杨词演绎得更彻底、画面更宏阔,感慨也更深沉。
  最后还想说一点:冯子振有首诗曰《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展子虔游春图》全诗如下:

春漪吹鳞动轻澜,桃蹊李径葩未残。红桥瘦影迷远近,缓勒仰面何人看。
高岩下谷韶景媚,瑟瑟芳菲韵纤细。层青峻碧草树腾,照野氍毹摊绣被。
李唐岁月脚底参,杨隋能事笔不惭。东风晴陌苕复颖,浓绿正要君停骖。

  展子虔(约545-618年),隋代杰出画家,也是现在唯一有画迹可考的隋代著名画家,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据着重要位置。擅画佛道、人物、鞍马、车舆、宫苑、楼阁、翎毛、历史故事,尤长于山水被称为“唐画之祖”。传世作品《游春图》是中国山水画中独具风格的画体,亦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山水画。冯子振为人,从本传 “晓音律、工诗文”,“博洽经史,于书无所不记”等记录来看,绘画方面的造诣也会较深,他与画家有不少交往并留下许多题画诗,如为画家赵鸥波题写的《题赵鸥波高士图(并序)》,为赵仲穆临摹宋代名家李龙眠《凤头骢图》题写的《题赵仲穆临李伯时凤头骢图(并序)》,为友人赵承旨收藏的名画《白鼻騧图》题写的《(白鼻騧图)并序》。至于当今皇上的这位长姐看来也是为艺术品收藏爱好者,收藏有不少名画。也许是赏识冯子振的绘画眼光,也许是仰慕冯子振的诗名,总之曾命冯子振为她收藏的名画写过不少题画诗,远远超过冯为所有画家友人题画诗的总和,看来两人有不少交往。但值得注意的是冯子振在给画家友人的题画诗几乎都有“序”,序中或叙述两人间的交谊,获称赞画家的为人或才华,如在《题赵鸥波高士图(并序)》的“序”中称赞“松雪(按:赵鸥波号)作此幅,极有思致,非能烹陶家冻茗者,安能味之。此可与识者道”。 在《题赵仲穆临李伯时凤头骢图(并序)》叙述赵作画经过:“洪都西山有洪崖移居古刻,此吴兴赵仲穆作意临摹,又别是一格,非学神仙者流”。但在所有受命皇姊大长公主的题画诗中,没有一首有“序”,如《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王孤云渍墨角抵图》、《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王鹏梅金明池图》、《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周曾秋塘图》、《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郭恕先升龙图卷二首》、《奉皇姊大长公主命题钱舜举硕鼠图》皆是如此。而且诗中也是就画论画,没有一句题外之言,更无叙述两人交谊或受命作此诗的经过这类攀附之词,更无借机颂扬的阿谀之词。由此可见,他在【正宫•鹦鹉曲】“赤壁怀古”中惋惜诸葛亮为了“汉鼎三分”,忘却了“抱膝梁父”、“ 南阳耕雨”的夙志,谴责刘备为了个人野心 “赚取”诸葛亮出山的欺骗行为。最后用“彻如今话说渔樵,算也是英雄了处”表达对这段史实和人物的品评。这些也是作者平日为人和夙志的再现。

20170506_006

彻如今话说渔樵,算也是英雄了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