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雕刻师张晓贺 蛋壳上刻出奇妙世界

  张晓贺家客厅一角的展示柜上,摆满了刻有人物、山水、祝福语的蛋壳雕刻工艺品。部分作品还嵌进灯饰,通电后,镂空的蛋壳中射出夺目的光芒。这些都出自张晓贺的一双巧手。

  张晓贺是河北石家庄市的一名厨师。下班后,放下厨具的他拿起磨针,便在薄而脆的蛋壳上创作奇妙的世界。

  总握着鸡蛋的小孩

  张晓贺的爷爷是村里小有名气的木匠,他看着爷爷像变戏法一样,把孙悟空、哪吒等神话人物在蛋壳上雕得栩栩如生,就对蛋壳雕刻着了迷。9岁时,他照着公鸡,尝试了第一件作品,尽管线条歪歪扭扭,但母亲的夸奖让他欣喜不已。

  年幼的张晓贺开始不断尝鲜。“见啥刻啥,吃饭时也寻思。”张晓贺说,因为痴迷于蛋壳雕刻,他手里总是握着鸡蛋。

  2000年前后,张晓贺成了一名厨师。下班后,脱掉厨师帽,他就一头扎进蛋壳堆里。“不管多累,总想练会儿,直到手腕子酸疼弯不了了,才去睡觉。”他买来素描书,自学绘画,在网上查资料、看视频,一点点地记录、琢磨。他甚至把家里的地下室改成工作间,尽是雕刻工具和成箱的蛋壳。

  “这人真是迷进去了。”妻子宋敬霞说,“有时做着家务,他脑子里突然来了灵感,直接把手里的家伙一扔,转身就跑进工作室,大半天都不出来。”

  倔劲十足的手艺人

  鸡蛋壳厚度仅有0.2至0.3毫米,本身为钙质,极易碎裂。“你不能不用力,又不能太用力。心要静,手要稳,拿捏好力道,很需要耐心。”张晓贺说。

  为在蛋壳上呈现尽量丰富的层次,除了镂空技巧,张晓贺还擅长使用图案凹进去的阴雕、凸出来的阳雕、拼接图形的拼雕、呈现透视效果的影雕等10余种技法。

  “先要对着光选蛋壳,挑选出一枚壳壁薄厚均匀的鸡蛋。然后挤出蛋液,再清洗蛋壳。光是这些前期工作,就得耗去半个月。”张晓贺说。

  雕刻前,张晓贺会先在蛋壳上画出线稿。正式雕刻时,他先用白钢刻刀刻出雏形,为粗雕;再针对不同的纹样,用磨针等工具进行精雕。

  在张晓贺的工作台上,有一个存放磨针的小盒子,细数发现,仅用来处理细节的金刚磨针就有16种,每种还分为五六个不同大小的型号。

  “要雕刻镂空效果就必须使用D号针,根据镂空的大小,又要选择不同尺寸的D号针。”张晓贺说。

  以“梁祝”传说为题材的《缠绵》是张晓贺前些年的作品,作品材质为鹅蛋壳,全部使用0.5毫米的D针进行镂空处理。蛋壳的头部左右两端各嵌着两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十分灵动。为了创作这个作品,张晓贺碎掉了十几个蛋壳。

  “只要构思出一个作品,我就一定要做出来。”正是凭着这股倔劲,张晓贺总结出了在不同蛋壳上雕刻的技巧,小到鹌鹑蛋,大到鸵鸟蛋、鸸鹋蛋,都是他发挥技艺的舞台。

  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创作的同时,张晓贺也倾力于蛋壳雕刻艺术的传播和传承。“我自学直播,工作闲暇时,就会在抖音、快手等平台向粉丝们讲解蛋壳雕刻。”张晓贺自豪地说,自己已经积累了1万多粉丝。

  除了网络直播,张晓贺得空就往社区和学校跑,免费向居民和孩子们授课。

  受父亲影响,张晓贺11岁的女儿张博涵也开始学习蛋壳雕刻,握刀、运刀,都像模像样。

  在张晓贺的努力下,蛋雕技艺入选石家庄市桥西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方寸蛋壳之间,还有万千世界等着我去探索。”张晓贺说。(本报记者史自强摄影报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