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全民阅读的思虑——《阅读力》一书写作缘起

20170427_003

一位读者在上海钟书阁读书。资料图片

  【著书者说】

  关于拙著《阅读力》写作的缘起,在该书开篇的导语里已经做了一些交代。不过,在写作导语时,对于在缘起中披露自己对于全民阅读中存在问题的看法,我是尽量有所控制的。因为这是一部以介绍阅读文化以及“为什么读、怎样读、读什么”为主要任务的阅读学普及读物,用太多的篇幅展开讨论全民阅读并揭示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与全书主旨不符,文气也不顺,而且还会干扰读者对于阅读学知识的学习。在《阅读力》一书的写作过程中我一再要求自己亲切些、朴实些,尽量像中小学老师课堂上讲课那样,多讲故事,多举例,少作概念理论的演绎,因而也就没有花过多篇幅讨论全民阅读中的深层次问题。

  《阅读力》一书的写作,实际上是缘起于我自己对全民阅读中一些深层次问题的忧思。

  回想2007年,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我作为第一提案人,与30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提出“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建议”提案的时候,那时也是出于一种忧思。我们当初提出全民阅读提案,一些身边的朋友,还都不太理解,不知道全民阅读为何物,甚至就是同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一些朋友居然就直接表示对此事大不以为然的态度。不过,我虽心有遗憾,却并不十分担心。我们相信,劝读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总是充满正能量的,全民阅读在我们国家早晚是要开展起来的。而今,十年过去,全民阅读已经成为社会热词,从政府工作报告连年提出“倡导”到今年提出要“大力推动”,从纳入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到相关立法工作推进,从主流媒体热情关注到社会上大量公益性阅读活动的开展,全民阅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生活中耳熟能详、眼见为实的一件事情,这项活动已经呈现“山随平野阔,江入大荒流”的气象,前途一片开阔。可是,这个时候,一种久已缠绕于心的忧思愈发强烈起来。这个忧思就是对全民阅读蓬勃开展起来后有可能不会扎实进行,而且难以持续发展的担心。这就是我和一些全民阅读倡导者、领读人都有的担心。我们非常担心会出现“活动很热闹,读书并不热”的尴尬局面。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在我们的生活中,开展一项群众性的活动并不难,难的是提高质量讲求实效。可想而知,全民阅读活动开展起来很不容易,可是一个人能够认真阅读更不容易;我们社会提高国民阅读率难,可是要提高国民阅读力就更难了。

  为此,提高阅读力成了我对全民阅读关注的新重点。

  然而,不曾料到,关于在全民阅读中阅读力的问题,在一些饱学人士那里也引起了关切。有的教授朋友甚至在一些全民阅读活动的公开场合明确表示严重的不解,诘难道:为什么要全民阅读?全民阅读怎么读?一般人读得懂那些书吗?更有甚者,有学术名人对社会上读书会的蜂拥而起表示莫名惊诧,说自己的研究生组织的读书会读的是康德、尼采的作品,甚至结伴沿着康德的足迹和尼采的经历去实地考察读书,他认为那才是真正的读书。我听了既充满敬意,也有点儿困惑。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全民阅读,是不是有点儿像奥运会冠军看到群众体育比赛而发出惊诧和诘难?旁边的人是不是会认为他不合时宜?奥运会比赛和群众体育比赛,都是体育运动,但一码归一码,前者是“更高更快更强”的竞技体育,后者是“增强人民体质”的群众体育。阅读也一样,有“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阅读,也有“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阅读;有“一朝成名天下闻”的阅读,也有“人家不必论贫富,唯有读书声最佳”的阅读。为了各种目的而读书的阅读,大体就是我们所理解的全民阅读。

  不过,饱学人士的关切却也提醒我们,尽管是群众性的阅读,可是提高阅读力也是不能忽视的问题。没有一定水平的国民阅读力,整个国家的阅读状况也就好不到哪儿去。整个国家的阅读力不强,也就意味着学习力、教育力、创新力不强,意味着文化软实力不强。

  还有一个事实引起我的思虑。

  其实,就是一些饱学之士引以为骄傲的大学生专业性阅读,在我国也还存在着阅读力问题。

  2016年,有机构对2015年中美大学生阅读状况做过一个远不是全面的调查比较。这项调查披露了中美两国各自前十名大学的图书馆学生年度借阅率的调查情况,颇为引人思考。美方借阅率排在前四位的是柏拉图的《理想国》、托马斯·霍布斯的《利维坦》、尼克罗·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和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中方借阅率最高的是《平凡的世界》《三体》《盗墓笔记》《天龙八部》,还有一部是《明朝那些事儿》。我在多次演讲中提及过这个实例,往往会引发现场笑声,甚至,在大学生中演讲,同样笑声四起。当然,我并不想单单借用这个调查状况来说明什么深层次问题,也不想以一种高蹈的欧美学术阅读标准来衡量我们的阅读生活。阅读文化中还有民族的阅读特性、审美特点和思维方式等因素在发挥作用。只是我们不妨也可以探寻一下,是不是当中也存在着阅读力的问题呢?在大学图书馆阅读排位在前的这些书目,有些就是比较强调通俗和消遣性的,透过这些书目来看我们的大学生阅读,起码是少了一些理性阅读,少了一点学术性阅读,少了一点精英阅读的特点。在我看来,如果说全民阅读中既有大众阅读也有精英阅读的话,那么,大学生们的阅读应当是后者。可是大学校园里的阅读究竟是怎样一副模样呢,这就需要更为了解情况的专家们加以深入研究了。

  总之,对于包括大众阅读能力和精英阅读能力在内的国民阅读力的关注和忧思,促使我下决心,深入到阅读学和全民阅读实践当中,作了一番学习和研究,写下了这部面向中等阅读水平读者的阅读学普及性小书。希望能引起各方面对国民阅读力问题的重视,庶几能对读者个人阅读力的形成乃至对国民阅读力的提高提供一些帮助。

  (作者:聂震宁,系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