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朴厚重 如城如山——《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点评

20181121_002

20181121_003

  《域外汉籍珍本文库》是写入《国家“十一五”文化发展纲要》的八个项目之一,是第一批国家“十一五”重大文化出版工程项目,也是国家出版基金重点支持项目。

 

  大型古籍丛书《域外汉籍珍本文库》项目总结会近日举行。800巨册文库图书整整齐齐码放在那里,看着颇有春耕夏耘之后秋收冬藏的喜悦。封面绿色的是“经部”,红色的是“史部”,蓝色的是“子部”,灰色是“集部”,四色配四部,正是文溯阁《四库全书》的规矩和格调。

  这只是《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的正编429册。正编之外,还有丛编,包括《域外所见中国古史研究资料汇编·朝鲜汉籍篇》《日藏明人别集珍本丛刊》《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日本版汉籍善本萃编》《中山大学图书馆藏域外汉籍珍本丛刊》等10个品种共305册,其特点是“以类相丛”,以辑录散佚文献或特色文献为宗旨。正编、丛编之外,还有单行本19个品种共91册,均属世间珍罕、价值极高的稀见本古籍,或整旧如旧,如19世纪中期日本画家高岛千春临摹创作的东方古舞珍品《舞乐图》,据原本影印,色彩古朴;或整旧如新,如成书于17世纪的朝鲜手抄本文言小说集《花梦集》,予以点校之后,又以线装装帧,双色套印,古韵悠然,让人爱不释手。这800册域外古籍搜集了2000多种稀见文献,每种文献皆附有提要,为读者提供按图索骥之效用。古朴厚重,如城如山。

  《域外汉籍珍本文库》是写入《国家“十一五”文化发展纲要》的八个项目之一,是第一批国家“十一五”重大文化出版工程项目,也是国家出版基金重点支持项目。《域外汉籍珍本文库》志在搜罗海内外各机构或个人收藏的域外汉籍善本、孤本、稀见本,在国内重新整理出版。所谓“域外汉籍”,大致包含三类:中国历史上流失到域外的汉文古籍;历史上域外各国翻刻、整理、注释的中国汉文古籍;古代域外学人用汉文撰写的、与中华文化有关的重要著述。这个定义淡化了国别色彩而突出了文化要义,在坚持学术本位的同时又与国家“文化走出去”战略相契合。

  自2007年启动以来,《域外汉籍珍本文库》至今已经持续了12年。该项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主持编纂,由人民出版社与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傅璇琮、林甘泉、白化文、陈高华、陈祖武、安平秋、王秋桂、真柳诚[日本]、南权熙[韩国]、郑克孟[越南]等数十位国内外相关学科的资深专家参与编纂,共襄盛举。这套书规模庞大,内容宏富,编纂出版过程曲折艰辛,点点滴滴写出来会非常震撼。

  然而在我看来,更具震撼力的是《域外汉籍珍本文库》创设、编纂过程中形成的核心概念——汉籍之路。中国是汉字的故乡,用汉字写就的汉籍是中国精神文化的载体,历史时期汉籍在中国以外地区特别是东亚地区的流动,事实上铺陈了一条文献传播、知识交流、文化认同的文化孔道。这条孔道,就是可以与丝绸之路各领风采的汉籍之路,即如《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编纂出版委员会主任柳斌杰所言,“汉籍传播的形式与道路,无法与传统意义上的丝绸之路重合。丝绸之路是一条商贸的道路,汉籍之路是一条文化的道路。”

  在古代的东亚,汉字的通用引发汉籍的繁荣,汉籍的繁荣强化了文化的认同,人们用相同的文化形式,写就了自己的文化记忆,创造了灿烂辉煌、光彩夺目的东方文化。比如《史记》,作为我国第一部纪传体史书,对中国后世史学和文学影响深远。其实它对东亚诸国也产生了深远影响,《史记》既是朝鲜士子必读之书,在朝鲜王朝的政治文化中地位也十分重要。《史记》何时传入日本,说法各异。一般认为,600年圣德太子派出第一批遣隋使,便把《史记》带回日本。《史记》传入日本后,备受推崇。日本最著名的汉文纪传体《大日本史》,也以《史记》体例为本,分本纪、列传、志、表四部分,撰写数年,多达几百卷,成为日本文化出版的坐标。

  通过对域外汉籍的追踪与研究,可以廓清历史上汉籍传播的道路。比如《圣训演》一书,本是明代文渊阁大学士许讚著赞、陕西提学副使龚守愚编册的一部著述,但是不知何故,这本书的刊本就在中土销声匿迹,幸有朝鲜刊本存世,让后人得以一睹其颜。有意思的是,此书的扉页背面写着“嘉靖二十一年五月日内赐罗州牧使金益寿《圣训演》一件,命除谢恩。左承旨臣洪(花押)”,说明它是朝鲜国王赐给地方官员的典籍。书上所钤印记中,有一枚为“宣赐之记”,意味着它是李氏朝鲜王室刊刻或收藏之物;有一枚为“养安院藏书印”,养安院是16至17世纪日本名医曲直濑正淋的藏书楼名,这意味着该书也曾流入东瀛。至19世纪末,该书又被中国驻日本公使购买回国,最终归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如今翻开《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朝鲜版汉籍善本萃编》,看到这本辗转于中国—朝鲜—日本之间的珍贵汉籍,想象它在明朝士大夫、朝鲜君臣、日本名士收藏者、清朝驻日使节、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人员之间跨越时空的传递,不免心生感慨。汉籍就是这样的文化使者,在历史的时空中穿梭行进,最终汇成璀璨夺目的银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外交往日益频繁,以汉字为特质的中华文化也得到世界各国文化学术界的重视,整理域外汉籍不仅是国内学者的呼吁,也是国外学者的倡议,因此编纂出版《域外汉籍珍本文库》惠及的不仅仅是中国学者。

  探索汉籍之路并非易事,需要更多的专家学者潜心研究,需要更多的仁人志士参与搜求,需要更多的机构特别是海外机构鼎力合作。《域外汉籍珍本文库》已经在这条大路上迈出了踏实厚重的一步。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制图:蔡华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