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无闻先生临《书谱》

  我国书法史上理论、创作双臻一流的书法家并不算少,但初唐时期的孙过庭是相当特殊的一位。孤篇传世,既是理论名著同时也是煊赫名帖,如果说在书法史上绝无仅有,恐怕不为过分。需要说明的是,现存的文字其实只是孙过庭拟作的《书谱》的序,只是长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省掉这个“序”字了。

  虽然只是一篇序,但《书谱》探究书法艺术美学,阐述各种书体特点,品评不同书家书法,总结书法创作方法,论多精宏,器识卓越。比如提出“盖有学而不能者,未有不学而能者”“凛之以风神,温之以妍润,鼓之以枯劲,和之以闲雅”“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心不厌精,手不忘熟”“篆尚婉而通,隶欲精而密,草贵流而畅,章务检而便”以及“五合”“五乖”等理论和方法,均极精妙。文章用骈文写成,一些段落,像“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文采斐然,久为人所传诵。

  《书谱》的书法艺术,从唐代开始就受到高度关注。后世普遍认为孙过庭书宗二王,凡唐草得二王法者,无出其右。虽然存世墨迹可靠者只有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此件,但所幸是一件“潇洒流落,翰逸神飞”的铭心绝品,集中了此前草书艺术的所有精华,我们可以从用笔、结构、章法、精神气韵多个层面综合观之。

  徐无闻先生是当代书艺最为全面的书法家,他学涉多科,书工各体,尤以风华绝代的徐氏玉箸和中山王称雄于世。他的行、楷和隶书,亦或流丽,或清新,或飘逸,具有显著的个人风格,深得时人喜爱。他的草书同样极具功力,较其他诸体所作虽略少,然每作必为精品。他曾自治“行云流水”一印专用于所作草书,可见他对草书的偏爱。

  徐先生对《书谱》素所喜好,他曾撰文介绍当代著名画家冯建吴先生的书画,篇名“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即取自《书谱》。他所治之印亦多有出自《书谱》者,如“古不乖时,今不同弊”“人书俱老”“有乖入木之术”“挹羲献之前规”等。“挹羲献之前规”,正可借以说明徐先生草书之取法,上溯二王,下及宗法二王的孙过庭。他于《书谱》反复研究,多所临写,今次所印出者,即是其一。

  孙过庭反对鼓努为力,过于乖张,但又重视情动形言、取会风骚,故其书虽不失不激不厉、风规自远的古典美,却更具跌宕欹侧、神采焕发的抒情性。徐先生的临本充分领会了原作的书写旨趣,将临本与原作对照,二者恰如唐临晋本,明翻宋刻,气息十分接近,知临者不仅对原作结构特征和运笔方式烂熟于心,而且对原作的精神气质有精准把握。但仔细比勘,临本又不斤斤计较于点画结构的充分相似,一定程度上笔随势落,自然天成,这就大大消弥了临帖所易具有的太似则拘、不似则欺的矛盾。

  决定书法面貌的基础是一字之结构和全篇之章法,基础深牢则楼得高立,然而书法高楼的美饰却多凭笔法。笔法分一笔之运和多笔之运,一笔之运称使,多笔之运称转。二者在运用过程中当然是合为一体,随时转换,密不可分,故有“使转”一语。孙过庭在这方面可称知行双修、心手相应的顶尖高手。《书谱》中特别强调草书的使转,提出“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草乖使转,不能成字”的见解和“带燥方润,将浓遂枯”“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纵横牵掣”“钩镮盘纡”等技法,均一一反映在其《书谱》的书写实践当中。他是二王之后,张旭、怀素的新体草书产生之前,最善运用“使转”的一位书家,相较于二王和后来高手,皆不遑多让。

  徐无闻先生本是具有一流水平的书法大家,对《书谱》的理解和把握又相当深透,因此临本充分传达了原作使转的关捩,而又适度加强了“迟留”和“劲速”关系的处理,在行笔的转折呼应上交待得更加清晰。临本用沉静与振荡之笔的交替运用把控节奏,突出了原作书写过程中情绪随文意变化的特征,提示中国书法技法的运用和风格的研成,与书写内容之间存在着相当程度的关联性。

  对于名家而言,临帖既是一生勤学不懈的证明,又是一种特殊的书法创作。此件临本,是我们学习徐无闻先生临帖艺术和草书艺术的珍贵资料,也是我们进入孙过庭《书谱》原作,赏会其奥窔的一道津梁。

  徐无闻先生临《书谱》是四川美术出版社即将出版《跟大家学书法——徐无闻临帖》十种中的一种,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套丛书的出版,将给书法研习者带来许多收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