袅袅乡音 悠悠乡情 江西语保工程项目摸清方言家底

核心阅读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意见,明确指出“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保护传承方言文化”。近年来,江西在全省开展语保工程项目,寻找方言发音人,以纸笔记录和音视频摄录方式收集资料。

  方言是珍贵的语言文化资源,包含大量历史文化和民俗知识。保护传承好方言,也是留住人们的悠悠乡情。

  江西省瑞昌市荆林街,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老街。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习惯晚饭后到街边坐坐,聊聊家常。有一桩消息最近在街坊四邻中传开了——“老吴拿了个跟方言有关的大奖!”

  开展田野调查,寻找地道方言发音人

  老吴叫吴亚军,是荆林街老年人合唱团团长,今年3月获评“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奖”先进个人。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提出“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保护传承方言文化”。为做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工作,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自2015年起实施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简称语保工程)。语保工程针对急需记录保存的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启动调查,并开展中国语言资源采录展示平台建设。

  2015年,江西在全省开展语保工程项目,先后聘请11所高校30余位语言学专业学者担任课题负责人,组织300余人的课题团队分赴11个设区市的70个县(市、区)开展方言田野调查,寻找方言发音人,以纸笔记录和音视频摄录方式收集资料。

  为了保证方言的准确性和代表性,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发音人选择两名55—65岁的居民和两名25—35岁的年轻人,男女各半,要求都在当地出生长大,父母、配偶也是当地人,并且没有在外地长住超过半年时间。

  经过地方教育部门和街道、社区的沟通联系,吴亚军夫妇被选为方言发音人。

  录音录像时,正值最炎热的三伏天。“不能有一点噪音,鸟叫、蝉鸣,就连空调声音大一点都可能造成干扰。”负责瑞昌项目的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老师曹东回忆,为了营造合适的环境,项目组从酒店借来数十床棉被毯子,搭建临时隔音棚,还得隔开空调。

  “坐在那里不能动,汗出来了,停;外面鸟叫干扰了录音,停;眼睛眨一下,停。坐久了不耐烦,就喊,不录了不录了。”吴亚军说。

  曹东在一旁鼓劲:“吴叔,咱做的事儿光荣,加油!”

  更让吴亚军苦恼的是,4名发音人得面对镜头聊天。“录音录像机开着,我们就很尴尬,没有话题,一旦冷场又得停,所以先要过一遍场。”吴亚军笑道:“一开始不知道跟年轻人聊什么,后来我灵机一动,聊到传统节日,打开了话匣子。扬尘、迎春、打粑粑过年……说着说着跑题了,转头看看曹老师,心想糟了,又得重来。”

  这几年,类似的故事在每个调查点发生。

  为了进一步把好质量关,在国家验收前,江西还加设两道关卡,在项目进行3个月左右时,组织外省专家来中期检查,两个月后再进行预验收:“排除喇叭声、咳嗽声、东西掉落地声等一切可能干扰的噪音。”语保工程江西项目总负责人王俊说。

  每次录制完成后,项目组成员最担心的就是在这两道关口被卡住。“如果需要重来,我们没关系,可发音人未必愿意再来一次。”曹东说。

  方言资源丰富,保护形势紧迫

  “语言文字工作涉及学校、社会机构的各个部门,江西高校语言文字科研能力相对偏弱,人手少、时间紧、工作量大。”王俊坦言。

  “江西的方言资源丰富,但是正呈现加速消失的情况,保护形势紧迫。”语保工程江西项目首席专家、南昌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胡松柏介绍,从地理位置来看,江西位于我国中部,因此保留了赣、吴、徽、闽、湘等方言种类。

  胡松柏是江西上饶广丰区人,这里与浙江、福建相邻,各种方言交杂,胡松柏就会说3种方言。而如今,“广丰区能说很地道方言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一些村子本土的方言基本上消失了。”胡松柏说,如果不保护,小片区的方言可能会消失,大片区的方言有可能慢慢失去特色。

  方言文化资源快速流失的现象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江西的一些戏曲剧种,不会说方言的年轻演员直接用普通话来演唱,这样就少了地方戏曲的韵味。”胡松柏不无忧虑。

  “方言里的一些歌谣、故事包含了大量的历史文化和民俗知识。”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张勇生介绍,他几年前遇到过一位会唱“赞彩”(一种方言民俗)的乡亲,虽然几十年没唱,依然能毫不费力地完整唱出来,唱词里包含丰富的民俗文化,让张勇生激动不已。

  “方言不仅是语言工具,它承载着乡愁、乡情,是刻在人们骨子里的记忆。”张勇生说。

  传承方言文化,未来应用有潜力

  2019年是国家语保工程一期建设的最后一年,江西省承担18个调查课题,是当年全国承担语保工程调查任务最多的省份。去年12月,江西承担的调查课题全部通过工程验收,标志着语保工程一期江西项目顺利收官。

  根据专家组评价,语保工程江西项目各调查团队工作认真严谨,按照规范要求遴选了合适的方言发音人,所提交的方言材料符合语言事实,音像资料完整清晰。

  不过也有遗憾。“我们原本希望在语保工程之外,把还没覆盖到的20余个县区系统地梳理一遍,最终形成相对完整的江西方言录,但目前这个计划只能暂时搁置。”已经退休的王俊仍然牵挂着语保工作。

  有方言研究专家坦言,各地对于语保工作重视程度不一,有些地方甚至连成果出版的经费都不能够保障。

  在胡松柏看来,方言应用很有潜力。他提及老家广丰区发生的一件事,有位小伙子在外省打工时意外失忆,多年后成家立业,无意间听到了广丰籍工友的乡音,感到很亲切,在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下回到老家,见到久违的亲人,前后已过去27年。

  这些年,胡松柏还帮助刑侦部门通过乡音辨别一些犯罪嫌疑人的籍贯,“有了我们前期工作的积累,未来通过电脑来做这项工作,将更加精确。”方言应用的范围远不止于此,张勇生认为,未来方言在语音识别、信息符号系统等领域都有应用前景。

  “等我们的后代走进博物馆,看到有个爷爷在这里讲话,好奇地跟着学几句。想到这个场面,我觉得挺好。”吴亚军演示起在录音棚录音时的状态,眼神聚焦,身板挺得笔直,用乡音清楚地念出:吃饭、过年……(本报记者朱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