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长安消夏晚会

  夏日永昼,酷暑难当。现代人为了避暑消夏,往往会举办消夏晚会。远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长安,那时帝王大臣为了更好地度过炎热的夏季,经常举办各种消夏宴会、歌舞,通过饮宴娱乐的方式来消磨漫长的夏日时光。

  为了消暑度夏,唐代长安曾举办过器乐大赛。据《乐府杂录》载,在唐德宗年间,有位叫作康昆仑的演奏家被称为琵琶第一手。有一次,长安的东市和西市举办市民琵琶大赛,而且在两市搭起了彩楼。康昆仑在东市彩楼弹了一曲新编羽调《绿腰》,大家觉得他赢定了。没想到,西市突然杀出一位女郎,公然宣称:“我也要弹这个!我还要移调弹。”结果琴音一出,震惊四座!康昆仑只好甘拜下风。在场上万观众也跟着叫好,甚至惊动了德宗皇帝亲自接见。从而为人们的消夏避暑助了兴,这只是唐长安消夏活动的一个缩影。

  除了音乐器乐大赛,唐长安经常有消夏宴会,往往会邀请皇室宗亲、王公大臣、诗人骚客等参加,地点通常选在高大宽阔的宫殿和凉亭水榭。唐太宗李世民就常举办此类活动,据《册府元龟》载:“(贞观)二十年七月辛亥,宴五品已上于飞霜殿。其殿在玄武门北,因地形高敞,层阁三城,轩栏相注,又引水为洁绿池,树白杨、槐柳,与阴相接,以涤炎暑焉。”

  为了办好消夏活动,王公大臣们还会建设乘凉避暑的处所。唐顺宗女云英公主驸马刘士泾府邸,就建有一座“水亭”,常用来宴饮避暑。当时的著名诗人刘禹锡就曾应邀参加过此类宴会。归来后,刘禹锡很是感慨,于是写下了《刘驸马水亭避暑》一诗:

  千竿竹翠数莲红,水阁虚凉玉簟空。琥珀盏红疑漏酒,水晶帘莹更通风。

  赐冰满碗沉朱实,法馔盈盘覆碧笼。尽日逍遥避烦暑,再三珍重主人翁。

  通过这首诗的描写,让我们看到了皇室贵族夏日避暑纳凉的奢华生活。整个闷热的夏月,贵族们都是在如此逍遥自在的欢宴中度过的。

  当时的夏日欢宴,一般还会伴以歌舞、娱乐助兴。唐明皇与杨贵妃在绣岭宫避暑时,就专门把一位名叫张云容的舞蹈家请来为他们伴舞,“乃开元中杨贵妃之侍儿也。妃甚爱惜,常令独舞在《霓裳》与绣岭宫。”陶醉在清凉和舞蹈中的杨贵妃,还写诗相赠:“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袅袅秋烟里。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这首诗记载了一个现象,虽说时令已见“秋烟”,但从盛开的红蕖(红莲)可知当时仍在暑热伏天里,显然当时也有秋老虎。

  诗人王维也曾被邀请参加过岐王的消夏夜宴,写过《从岐王夜宴卫家山池应教》一诗:

  座客香貂满,宫娃绮幔张。涧花轻粉色,山月少灯光。

  积翠纱窗暗,飞泉绣户凉。还将歌舞出,归路莫愁长。

  由诗中可以看出,皇室贵族的消夏歌舞宴饮也是很讲究排场的。

  武则天更是举办过规模宏大的消夏诗会。武周久视元年五月,武则天在嵩山东南玉女台下的石淙河曾举行过一次“石淙会饮”,就是以作诗助兴的方式欢宴消夏的。这年的一月,武则天在这里修建了避暑行宫——三月宫。四月,她率领群臣来到这里纳凉行乐。五月十九日,武则天在石淙河边欢宴群臣,她首先即兴作诗一首《夏日游石淙诗》,其中有“万仞高岩藏日色,千寻幽涧浴云衣”,赞扬了石淙夏日阴凉的美景。当时,跟随她一同前来的大臣随后纷纷奉和,这当中有皇子李显、李旦,其侄子武三思,大臣狄仁杰、李峤、苏味道、姚崇、阎朝隐、崔融、薛曜、徐彦伯、沈全期、杨敬述等十六人纷纷奉和。他们的诗作分别从不同角度称赞石淙夏日清凉的美景和在这里消夏避暑的感受。

  最后武则天为自己的《夏日游石淙》诗作序,命薛曜书写,让工匠刻于崖壁之上,把整个活动推向了高潮,这就是流传千古的游石淙诗并序,其中诗写道:

  三山十洞光玄箓,玉峤金峦镇紫微。均露均霜标胜壤,交风交雨列皇畿。

  万仞高岩藏日色,千寻幽涧浴云衣。且驻欢筵赏仁智,雕鞍薄晚杂尘飞。

  从武则天诗中描写来看,武则天与大臣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开心的炎炎夏日,体现了君臣同乐消夏的其乐融融。

  唐代长安还有许多丰富多彩的夏日消暑娱乐活动,如观赏百戏、泼水嬉戏、棋牌娱乐、读书谈经等,都为人们消暑度夏增添了乐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