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展示吴藻诗词之美——《吴藻词传》《吴藻全集》读后

《吴藻词传》 江民繁 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

  明清尤其是清代,女性作家百十成群地崛起于文坛,打破了长期以来男性作家主霸文坛的历史格局,成为中国文学发展史上一种重要现象。这一现象进入了现代学术视野,以女性作家为专题进行研究,遂成为中国古代文学史研究的一种新趋势。江民繁的《吴藻词传》《吴藻全集》校注本,就是其中的佳作。

  吴藻(约1799—1862年前后),浙江人,是饮誉嘉、道年间的一位词曲女作家。《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价说:“有清一代女词人中,罕见其俦。”胡云翼《中国词史略》视之为“清代女词家中第一人”。在中国古代女性作家的当代研究中,吴藻研究也取得了一批成果。而《吴藻词传》与《吴藻全集》的问世,不仅为吴藻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石,而且拓展并深化了吴藻研究。

  吴藻一生留下的作品数量不少,以词为主,体裁多样。然而,自民国至今,仅有谢秋萍辑评《吴藻词》与邓红梅《梅花如雪悟香禅——吴藻词注评》两种,这就很难全面了解这位一代才女的文学成就与地位。《吴藻全集》收录杂剧《乔影》、词集《花帘词》《香南雪北词》、诗集《花帘书屋诗》、诗词合集《香南雪北庐集》《华帘词钞》等八部,并收录了吴藻晚年为同时代女性作家所作的题辞或序文。吴藻的存世作品,可谓被网罗殆尽,“全集”之名实至名归。

  作者对吴藻别集的作品及其版本源流作了详尽而缜密的考察,用力甚劬,屡有斩获。譬如,在浙江图书馆善本书库新发现一个被沉埋不彰的清人手抄本,即高龚甫《华帘词钞》。经与《花帘词》比对,《华帘词钞》中有32首词为《花帘词》中所未见;而《花帘词》卷尾17首词作,则未见抄录。之前又在浙江图书馆发现金绳武于咸丰六年(1856)刊刻的《香南雪北庐集》,内含《香南雪北庐诗》和《香南雪北庐词》各一卷。这本吴藻晚年的诗词合集收录诗75首、词17首,直接来源于吴藻手抄本,异常珍贵。《杭州府志》虽有著录,但一直不为人所知,有学者误以为这本集子已经失传,有的辞书将它混同于《香南雪北词》。

  《吴藻全集》就词、诗、曲及杂剧等作品中的大量典故及词语,进行了详尽的诠释,近2000条,对阅读者理解作品的意蕴,不无裨益;并结合本事,对吴藻一些重要作品加了必要的按语,以便阅读者了解吴藻的生平和交游情况,了解作品的背景,对专业研究者也不无参考价值。

  《吴藻词传》在“知人论世”中,全面呈现了吴藻一生人生际遇与心路历程。陆萼庭在1948年发表的《〈乔影〉作者吴藻事辑》,是最早也是唯一的单篇吴藻传略。但70余年过去了,因没有发现有关新材料,吴藻的生平事迹在许多方面阙如不彰。《吴藻词传》对传主的疑点或节点,如生卒年、原籍、身世、交游、“父夫两家无一读书者”的传统说法、其杂剧《乔影》的传播、中年移居南湖、南湖究竟所在何处等一系列问题,作了详尽的考察与认定。其中既有不少发前人未发之覆,又有不少纠前人已发之误。如发现吴藻家有蘅香大姊、茝香二姊和梦蕉三兄。吴茝香多才多艺,善弹琴、作曲,与吴藻同在“鉴止水斋唱和”之列。吴梦蕉也是一位雅士。这些发现纠正了“父夫两家无一读书者”的说法之误,也揭示了吴藻赖以成为一代才女的家庭环境。于社会环境,则具体考证了吴藻与魏谦升、陈文述等百余位文坛名流与名媛的交往和唱和群体活动,揭示了吴藻赖以成为一代才女的社会根源。

  《吴藻词传》融传记与谱牒学于一炉,以吴藻的人生诠释其诗词,以诗词注解其人生,以大量诗词作品及其本事的印证与考据为经纬编纂而成。这与一般的传记年谱不尽相同。《吴藻词传》以对吴藻诗、词、曲作品的演绎为主,辅诸作品本事、时人的相关评论、谱主行迹的史料记载。在大量考据中,不仅对吴藻存世的绝大部分诗、词、曲作品的作年进行明确界定,更重要的是,演绎了吴藻作为近代妇女解放的先驱式人物的内心世界、心路历程以及文学创作的价值取向。如“嘉庆二十四年(1819)”条,通过系于该年的《金缕曲》“英雄儿女原无别”等16首诗词创作背景的梳理与诠释,生动地演绎了吴藻的性格与精神气质,以及词的艺术风格。又如“咸丰六年(1856)”条,通过系于该年的《初夏同人集朱氏湖庄》等10首诗词的诠释,呈现了吴藻的晚年心态及创作取向,也纠正了陆萼庭《吴藻事辑》所谓吴藻于道光二十年(1840)终止创作生涯的说法。

  吴藻生长并活动于环太湖区域,两书考订的百余位与吴藻有诗文交往的男性与女性作家,也主要产于该区域。自南宋以后,太湖流域成了“东南财富地,江浙人文薮”的核心区块,在中国近500年文化和文学艺术发展史上,是一个具有深厚历史底蕴的独特存在。晚明以来,百十成群的女性作家主要诞生在这一区域,成为“人文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吴藻便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吴藻全集》与《吴藻词传》的问世,于整个环太湖区域文学艺术的研究,也不无推进之功。

  (作者:沈松勤,系杭州师范大学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