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的精妙在于不脱离人不遁于世——《顾随全集》编辑札记

20170317_010

《顾随全集》 顾 随 著 河北教育出版社

  十卷本《顾随全集》的出版,应该追溯到2009年。当时,我编辑了一本《顾随笺释毛主席诗词》。这本书是顾随先生1959年创作完成的一部教学讲义,也是其生前最后一部著作。机缘巧合,我通过大学老师联系到了顾随的小女儿顾之京教授,从顾老师那里得到这部书稿。书稿中,顾随以诗人、学者的视角和课堂讲授的形式,系统诠释了截至当时所发表的21首毛主席诗词,其风格和见地迥异于当时的笺释类著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欣赏价值。于是我向出版社主管领导汇报后做了重大选题报批,随后推出了这本书。

  2013年,河北教育出版社连续推出“顾随讲义丛书”6种,包括《顾随讲〈文心雕龙〉》《顾随讲〈诗经〉》《顾随讲〈论语〉〈中庸〉》《顾随讲古代文论》《顾随讲〈文选〉》《驼庵传诗录——顾随讲中国古典诗词》。在叶嘉莹先生等人的推介下,读者对顾随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低调”的一代大师再次走进读者的视野。这些书上市后反响很好,基于这些情况,我们开始着手编辑出版十卷本《顾随全集》。

  在编辑出版这套书的过程中,很多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顾随常常以西方文学来解读中国古典文学,而且英语法语夹杂,这既是他的深识通变,又是他中西合璧思想以为我所用的理性自觉。用这样的方式方法说解古典,在当时学者中很少见,即便是当下学者中也不频现。

  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顾随做学问相当严谨。在先生自己编订的著述文字里,除了一些时代原因出现的异体字、异形词外,知识性、常识性差错几乎没有,所用引语都有出处而且都准确无误,一代学人的治学态度可见一斑。

  在《顾随全集》的编辑过程中,我有幸拜识先生的高徒——叶嘉莹和欧阳中石等人。

  叶嘉莹是蜚声海内外的知名学者,作为顾随的传法弟子,她不负恩师重望,将中国古典诗词之美传播到海外。《顾随全集》卷五、卷六、卷七收录了叶嘉莹当年听顾随讲授中国古典诗词的笔记整理稿。

  2013年1月4日,我陪同顾之京到南开大学拜谒叶嘉莹。此次亲面,既是汇报《顾随全集》的编辑情况,也是请其为这些笔记拟出卷名。叶嘉莹说,笔记内容从诗词到文,自成体系,遂诗词一起,为“传诗录”;古典散文另卷,为“传文录”。在问到书稿的编辑进度时,叶嘉莹一脸严肃地叮嘱我:“一定要做好检校工作,里面的诗词引文一定要校对仔细,不要出错;否则,书出来后不要来请我。”先生的话着实令我吃一惊,我起身正襟回复说:“先生放心。”于是暗下决心,对文字半点都不得马虎。

  2013年秋,我再随顾之京到首都师范大学欧阳中石先生家中。欧阳中石说,顾随的胞弟顾谦先生是他的中学老师,等他到北平辅仁大学读书时,顾先生因病已不再上课,所以他不能在课堂上受教,从未“登堂”。但又笑说:“我已经奉过束脩而执弟子之礼。”原来在1944年冬,顾谦来京探望兄长时,欧阳中石曾奉上小磨香油两瓶作为学生的年礼。因火车上人多拥挤,油瓶被挤得口朝下,油全部洒了出去,结果香油未送到先生面前。之后由顾谦荐引,欧阳中石得以趋府受教,才得顾随亲受面命。欧阳中石回忆顾随的话说:“你不是没落着在‘课堂’上听我讲吗?不要紧,在家里给你讲和在课堂上一样。”说到这儿,欧阳中石满面笑容地对我们说:“我虽未登‘堂’,但已入‘室’。”之后又读到欧阳中石缅怀先师的文字:“我仰望着夫子,这是真的,而做‘学生’则不敢当,做个‘学生’的‘学生’恐怕都不合格。子曰:‘君子怀德’。”欧阳中石谦卑如此,他的老师又该是何种风姿呢!

  因了一本书的机缘,我有幸亲近这些大家大师。他们给我的,是值得长久品咂怀思的故事。

  顾随是中国现代文坛上一位卓然特立的诗人。先生讲说诗词的精妙,时时处处不脱离人,不遁于世,而这人又不止于诗人词人,而是延展到了普通的读诗读词的大众,让文学可以与人生息相通。先生的书信、日记更是妙趣横生,里面的先生是可爱的、丰满的,在先生的文字里就连悲苦也是带着微笑的,能让你感知到人世之亲。

  我觉得,一本书的好,不该是有限的好,而应是在岁月流长里,从书的好中更加认识到人的好。在先生的文字里,能时时处处感知到学问与人的生命和生活以及与当下社会的一种契合。读先生的诗词、书信、日记,尤其读其讲授中国古典诗词文的三卷,总能感觉到先生站在学术与人生的高境界,以博学、睿智、深思的讲述,把东西方文化熔于一炉,将文化、艺术、学术融会贯通,把人生、社会融为一体,既有能“入”的身心体会,又有能“出”的通观妙解。读过顾随作品的人都能感受到,先生的文字总能直指心灵,所以魅力隽永。

  (作者:刘相美,系《顾随全集》责任编辑,本报记者李苑整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