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威:“教学毁灭论”何其荒唐

  开着价值50多万元的宝马车来上课,手机号码有7个8,三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这是云南大学副教授尹晓冰近日出现在媒体上的三个身份标签。而映衬这三个身份的是他的另一番宏论:大学教师全心投入教学是种毁灭,“毁灭自己,照亮别人”。

  过去,我们常常把教师誉为蜡烛、春蚕、人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等,其形象之高、道德之好不言而喻。如今,尹教授出一“毁灭论”,“牺牲”之事实犹在,但立论却迥然不同——教师全心教学、照亮别人,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毁灭。这样一种赤裸裸颠覆教师职业精神和道德操守的价值取向,有悖社会情理,也冒犯了无数默默奉献的老师,无怪乎要受到社会舆论的挞伐。

  当然,尹教授出此论调,也许与他的个性、表达方式、人生态度等有很大关系。但就个人观点而言,这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的言论背后有一些不容忽视的社会现实和价值判断。

  从媒体的报道看,尹教授的“毁灭论”建构在对教师类型分析的“金字塔”模型上。在他看来,大学教师分布在“金字塔”的各个部分,处于底端的是仅会讲课的教师,中间的是又会讲课又会拿课题的,顶端的是“学霸”和担任行政职务者。在这一价值谱系中,顶端的自然是最有价值的,底端的就是最无意义的。因而,一名教师若只晓得“死教书”,不会搞课题,不会当“学霸”,那岂不是对人生的一种毁灭?尹教授毫不遮掩地炫耀宝马、手机号码等身份符号,大概也是证明自己在“金字塔”中居于上层,并以此来震慑学生,维护师道尊严吧。

  然而,教师的价值真的只是在“金字塔”顶上吗?师道尊严只有爬到“金字塔”顶端才能彰显吗?作为教师,尹教授不该无视教师的天职,以为教师的价值只存在于“课题”、“学霸”或者这“长”那“长”之上。不错,现实生活中,会拉课题会跑项目的人,有权威霸占资源的人,能当官会当官的人,在不少学校中确实很“吃香”。但与此相应,当前很多地方出现的学风不正、学术腐败等乱象,不也是多发生在这些人身上吗?近些年,高等教育领域厉行改革,要求正本清源,要求学术创新,要求提高竞争力,不就是要匡正风气,消除官僚化倾向,使学校和教师能够少受社会不良影响,安心教书育人和科学研究?或许尹教授学有余力,可以在教学研究和社会活动两方面兼得,但不能就此认定,致力于教学的人生就是自我毁灭。否则,那些兢兢业业培育出桃李千万的教师又该立于何地?何况,在如今较为浮躁的社会心态下,我们更要褒扬教师忠于职守、甘于奉献的巨大精神价值和社会意义。

  尹教授的言论很刺耳,这倒不是因为他的个人风格有多么张狂,而是因为他把社会的不良现实当成了评价教师人生价值的标准。作为一家之言,他的观点原也犯不着舆论的刀锋,但其言论背后的社会现实和社会意识却值得警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