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馆藏中国文物精萃》中的家国情怀

  从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旅居美国的翁万戈先生带着夫人程宝华,执着地一家家敲开美国各大博物馆的门,后又远赴欧洲、日本、韩国,以及中国港澳、台湾等地的数十家公立和私人博物馆和文化机构,恳请他们拿出镇馆之宝,打开摄影器材,把见到的中国文物拍摄成尺码很大的反转片,准备将来出版画册,让先贤的遗泽“也像灿烂的群星照到大地的许多角落”。

  忆起当初的艰辛,2016年已是98岁的翁万戈老人说:“尤其幸运的是,在这期间许多文化机构的规章比现在宽松得多,可以说我们俩人加上临时在当地雇用的助手都很从容及受到信任,除了移动及安放文物必须由馆员接触外,我们有相当的自由加背景纸、打光等等,以达到预期的效果。”(《海外馆藏中国文物精萃·前言》)

  翁先生是足够幸运的,但这淡然的言语背后,却饱含着无人知晓的难处。各大博物馆的管理当时是比现在要松,但如此珍贵的文物却要搬动拍摄,还要打光,不但给各馆增添了很多麻烦,而且总是存在出现意外的可能。翁先生是靠他在海外广为人知的中国文物专家的影响,特别是他执着的爱国情怀感动了各馆的接待者。

  翁先生的爱国情怀既有时代的原因,也有家族的因素。19世纪中后期和20世纪前半叶,中国正处于国难当头、民族危急的关头,任人宰割,再珍贵的文物也难以保全。正如翁先生所说:“中国的文物从巨大的云冈石窟到很小的鼻烟壶,经过几千年的天灾人祸,仍然存世的不计其数。它们都是历史的痕迹,各有其价值。只要看到晚清,自从鸦片战争1840年英国侵华、1842年南京条约下,割香港、五口通商,中国沦为半殖民地以后,文物开始大量外流,其方式可称‘夺取’(洋兵入北京),其后加以‘窃取’(用欺骗手段,如自敦煌得经典、字画)及‘利取’(中外古董商人大规模地转售各种珍贵的书画、陶瓷、铜器、雕刻及应有尽有的‘古玩’)。”(《海外馆藏中国文物精萃·前言》)

  翁家是文化世家,数代官宦。翁万戈先生的六世祖翁心存,道光时进士,曾任工部、兵部、吏部尚书,复充上书房总师傅,拜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爱好古籍收藏,所收多而精,善本充斥。他的五世祖则是更为著名的翁同龢,曾任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先后任同治、光绪帝师,后因支持光绪维新变法被慈禧罢免。翁同龢本身是书画家,精于书画鉴赏,并收藏很多。在朝代更迭、外敌入侵、战乱频仍的历史动荡中,翁家坚守着家族的收藏,将之视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虽然翁万戈先生自年轻时就远赴美国,但整理国故,弘扬中华文明,一直是他自觉的担当。他在2000年还将“翁氏藏书”从美国运回国内,入藏上海博物馆。

  《海外馆藏中国文物精萃》系从翁万戈先生拍摄的数万张传世文物的底片中,精选出448件(组),分为书画、敦煌遗画、壁画、青铜器、陶瓷器、玉器、金银器、佛造像、墓葬雕刻等9个门类,分三卷出版。该书是珍贵的历史文献集成,将有助于我国的历史和文物研究。例如书中收录了40多件商代玉器,其中有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收藏的著名铭文“艅”玉戈,李学勤先生曾对其进行研究并释读。还有穿着不同服饰和摆出各种姿势的玉人,对研究商代服饰和贵族生活很有参考价值。书中还载有法国集美博物馆藏唐代卢舍那法界像。所谓卢舍那法界像是基于《华严经》的法界观,在造像身上表现出诸世界形象的特殊佛像。此佛像身着通肩式袈裟,衣纹中间正面雕刻几条盘龙,从如同旋转水涡状纹中升起,承托象征须弥山的长条岩石,用来表现天界。其上雕刻倚坐弥勒佛像,身后为兜率天宫殿。左右两侧分别雕刻圆形日轮和弯形月轮,在日轮中还刻有三组乌。旋转水涡状纹以下代表的是地界。中间宫殿内雕刻禅定佛像,左右为供养人像。这件卢舍那法界像由于袈裟上面雕刻的图案丰富清晰,对识别同类题材造像的图案具有重要的借鉴作用。在故宫博物院陈列的展品中也有一件卢舍那法界像,左右肩雕刻的日轮和月轮均为圆形,日轮上面雕刻的也是三足乌。在佛像座幛中间雕刻有一件器物,其三足过去被看成齿轮,故有人认为是大智风轮。对照这套书中的这件卢舍那法界像,可知是象征地狱严酷刑法的三足鼎。佛座左侧雕刻牛头人身形象,右侧雕刻头上带鬃毛的人身形象,应是牛头马面二勾魂使者。

  了解和鉴赏这些海外馆藏的国宝,欣赏我们祖先创建的灿烂文明,可直观地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与精深。例如陶瓷是中国重要的物质文化,历史悠久,自成一体,脉络清晰地向人们传达着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信息。这套书中收有从史前、商、周、秦、汉,一直到明、清的陶瓷器,较为完整地展示了我国辉煌的陶瓷文化。书中还收有著名的“虎食人卣”青铜器,现藏于法国赛努齐博物馆,是商代晚期的盛酒器。它把虎和人的造型及繁复的纹饰融为一体,这既需要制陶范时完美的设计、精细的雕刻,更需要高超的铸造技术,它充分体现了我国人民的聪明智慧。

《海外馆藏中国文物精萃》,寇勤主编,中华书局2016年11月第一版,588.00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