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书店唱衰 我们进入低智商社会?

  第三极倒闭,思考乐消失,广州的学而优书店,也不复存在。中国实体书店的经营惨淡与前景不佳,最近又一次引发书业人士的探讨。由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与出版商务周报共同主办的“出版新观察”论坛,第三期主题聚焦在“实体书店向何处去。”杨明书、徐智明、田原、陈启文、许春宇等多位有过多年书店从业经验的书界资深人士,对实体书店的发展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实体书店,什么样的将继续存活

  近十年国民阅读率持续下降,中小书店纷纷倒闭,县城新华书店只能靠教材教辅维持一方天地,有论者指出,中国现在已经到了只重浅阅读、轻阅读的低智商社会。但还有一些人指出,阅读率的下降,很可能还是阅读的行为方式分散所致,阅读率并不代表一切。

  中央财经大学科研处副处长李桂君同时指出,去年曾受北京市发改委之邀,做过一项关于京城居民购买行为的调查,发现家与书店的距离是许多购书者深感不便的原因之一。

  同时做龙之媒、快书包两个业务的徐智明认为,中国纸质书的出版,两三年将处于基本停滞阶段,但纸质书销售的市场还在。关于实体书店,有几类还继续会有生存空间,一个是地产商类书店,即传统的新华书店模式。另一个是像独一栋、台湾诚品信义店这类代表一种生活方式的,第三类是像万圣书园这样有地标特征的。再就是像时尚廊、重庆西西弗这样兼咖啡、文具等复合经营类书店。

  曾经做过国林风书店6年,自己开过7年小书店,如今创办益华软件公司的杨明书认为,实体书店的未来无外乎几种,一是倒闭,二是向上游走,自己策划出版图书。三是向网上进发,走特色之路。“总之,小型化、精致化的独立书店、连锁书店,是可以在未来存活的。至于拐点在什么时候,也还不知道。”

  做过西西弗书店、纸老虎销售副总的田原认为,阅读率下降是针对传统出版业而言的。而实体书店要生存下去,必须学会把环境本身作成产品,把服务本身作成产品。要在书店的价值组合上,寻求更多的可能性。

  而以女性阅读为特色的雨枫书馆老总许春宇认为,她所采取的会员制,正是把阅读的服务本身作成产品。“以前当我走进万圣书园时,我有一个愿望,想把这里的每本书都翻一下。现在我做雨枫书馆,用会员制带活动,也是希望我的读者进了书店,能觉得这本书可以很自由地翻阅,并且通过相关活动感知阅读的一切,甚至可以带回家翻阅。”

对实体书店,政府应减税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书店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名片。如今,网络书店大兴,实体书店却面临房租、水电、物流等日益上涨的经营成本压力。对此,书业人士呼吁,实体书店要存活,政府也要有所作为。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系副主任周正兵说:西方几乎所有国家对书店行业实现差别税率甚至是零税率政策,如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实行零税率政策,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的税率不超过7%,而美国的税率一般在2%至4%之间。通过低税率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书店经营者的私人成本,吸引了更多的社会资本,对于优化资源配置,为社会提供更优的文化服务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除此之外,适当的财政补贴也被视为有益的补充,如加拿大政府对书店购置的电脑设备补贴总费用的一半,香港特区政府则对书店的租金予以一定程度补贴以减轻其租金压力。通过这些措施,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书店维持在一个较为稳定且较高的水平,这对于维持和优化一个城市的文化生态无疑具有重要的作用。相比较而言,我国书店建设和发展还缺乏这方面的政策。就税收政策而言,我国的税率为13%,虽然比一般商品销售税率低了4 个百分点,但是和西方国家相比税负过高,这显然有悖于书店行业具有强外部性的事实,并且不利于优化行业的资源配置以及文化生态的平衡和发展。

  此外,徐智明也指出,实体书店卖书,只限于书店里面。如果允许便利店或者咖啡厅、酒吧与实体书店签约合作卖书,这对商家本身,对于实体书店,都是双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