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锦诗委员:文化遗产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

  还是一头干练的短发,只是白发多过了黑发,倾听其他人发言时,她时而抿嘴思考,时而从容微笑。3月4日上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小组讨论热烈,在会议现场,全国政协委员、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成了媒体眼中的“文化明星”。几名记者围坐在这位年近八旬的“敦煌女儿”周围,问题一个接一个,樊锦诗一一回答。

  “您今年的提案是什么?”

  “是一份关于发挥科技作用进行文物保护与传承的提案。”她笑了笑说,“有人说我只关注文物保护。”

  她从1993年起连任全国政协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委员。樊锦诗委员告诉记者,在这25年里,她“由黑头到白发”。而作为文物保护专家,1963年北京大学毕业后来到敦煌文物研究所,樊锦诗委员用了50多年研究敦煌、保护敦煌。

  樊锦诗委员清晰地记得,12年前她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设敦煌莫高窟游客服务中心的建议》,2007年提案立项,提案委员会来到敦煌与各级政府、专家、群众对话,了解情况。2014年,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正式对外开放,缓解了游客过多与洞窟承载力有限之间的矛盾。同时,数字技术与多媒体展示手段的使用,让观众更加深入具体地了解了敦煌莫高窟的石窟艺术。“如果我不当政协委员,这些事我就做不了,全国政协的督办工作非常系统,有效地促进了提案的落地。”樊锦诗委员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芭蕾舞团首席主演朱妍告诉记者,她与樊锦诗同为妇联界委员,恰逢中央芭蕾舞团创作舞剧《敦煌》,2015年前往敦煌采风时,樊锦诗主动带着敦煌莫高窟的材料向创作人员讲解介绍,一说就是一整晚。

  “当了25年全国政协委员,我学会了思维,学会了思考。”樊锦诗委员说,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有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大家坐在一起建言献策,她一直在学习。在与各界人士的沟通交流中,她更加意识到文化遗产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除了做好文物的保护与修复,还要考虑环境保护、科技保护、教育传承等问题。在今年的提案中,她希望文化遗产保护得到更多领域的关注。

  “数字化可以让我们的文化遗产永远传承下去。”话音刚落,又有一名记者跑过来问“樊老师,您今年的提案是什么”,于是,樊锦诗委员又耐心地讲起了她的文物保护故事。

    (本报记者 陈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