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师范大学副校长郑福田:为少数民族非遗鼓与呼

  郑福田委员最牵挂的是少数民族的非遗保护问题。他一次次走入草原深处,调研少数民族非遗保护,力求真正把问题找准、把原因理清、把建议提实。他说,对于政协人来说,如何充分发挥政协作用,做有利于文化发展和民族繁荣的事情,为文化事业鼓与呼,是应该始终认真看待、着重考虑的。

  谈起非遗,郑福田如数家珍:内蒙古少数民族非遗丰富而独特,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口头类非遗,如说、唱、吟、诵的神话、传说、传统故事、童话、歌谣、谚语等;形体类非遗,如内蒙古地区的舞蹈、武术、体育杂技、魔术等;造型技艺类非遗,如法器制作和勒勒车制作技艺等。近年来,少数民族非遗保护喜中有忧,急需加强。2005年,84岁的蒙古族长调歌王哈扎布辞世。他生前演唱的300多首长调名曲,现在百不存一,连一张完整的唱片都没有留下,令人扼腕。

  郑福田一直呼吁,以改革的思维整体统筹、构建少数民族非遗保护新格局:审议少数民族地区申报的项目时,充分考虑不同民族的文化差异和心理期待,增加精通该民族文化的专家学者作评委;对待“捆绑式”申报的项目,强调其反映的“整体民族文化”特点,容许项目内部因传承而形成的些微差别存在,比如,对待蒙古族“祭火”,就应重点考察它所带有的整个民族传承下来的凝聚情感方式,以及它的文化价值;保证非遗传承人在知识产权转变成经济价值时真正受益,内蒙古诸多非遗项目,被域外的公司、企业抢注商标,政府要帮助传承人尽早注册登记、打造品牌商标或维权;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建立“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模式,全力保护国家的“文化黄金”;在民族地区的大中专院校,设置非遗项目课程,定向培养人才,采取鼓励措施,让少数民族青少年至少掌握一项本民族传统技艺。

  郑福田说:“几千年来,少数民族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文化,有斑斓多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不仅成为各民族赖以绵延发展、增加凝聚力的纽带,也成为维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基础以及联系世界的桥梁。保护少数民族非遗,就是延续我们的民族血脉、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

    (本报记者 高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