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反抄袭催生反反抄袭产业 保护者月进百万

51723时,淘宝网上一店铺显示,知网论文检测一个月成交了3447起。

  毕业季来临,不断有高校传来消息说,要对学生的毕业论文进行“反抄袭”检测,一旦被判定为抄袭,学生将不能如期毕业。

 

  随着“反抄袭软件”的普遍应用,在高校里,学校和学生之间便展开了一场“反抄袭”和“反反抄袭”的拉锯战,一个新兴产业也随之出现——近来,淘宝网上出现了大量提供“论文检测服务”的卖家,声称能提供“与高校检测结果相同的检测结果”。

 

  高校使用的“反抄袭软件”多是由中国知网研制的“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而淘宝网上卖家号称使用的也是知网系统。

 

  而事实上,“反抄袭软件”是中国知网免费向用户提供的,其官方网站特意强调,该系统只提供给高校、科研机构、出版单位等机构用户免费使用,而不提供给个人用户使用。

 

  那么,淘宝网上的卖家又是怎么得到“反抄袭软件”并从中获利的呢?

 花500多元买了个“安全毕业”

  郑晓阳(化名)是淘宝网“论文检测服务”数以万计的购买者之一。   

 

  郑晓阳是中部某大学新闻专业的研究生,即将毕业,其所在的学校今年开始启用“反抄袭软件”,所有申请学位(毕业)论文答辩的研究生均须通过检测,否则将被延迟答辩。

 

  “反抄袭软件”对学位论文进行检测后,将给出“文字复制比”。校方规定,“文字复制比”在25%至40%之间者,应对论文进行修改后重新接受检测,在40%以上者,原则上必须延迟答辩。

 

  郑晓阳一直忐忑不安,“抄得确实太多了。”

 

  一次,他偶然在淘宝网上看到一家店铺提供“论文检测服务”,售价180元。“保证跟高校检测结果一致!”“10分钟查看检测结果!”“送本店珍藏版论文修改秘笈,价值千元!”郑晓阳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按照网店上的说明将毕业论文发给了卖家,并支付了180元检测费用。

 

  不到10分钟,对方传回了检测结果报告单。报告单给出了该篇论文的“文字复制比”,将论文中涉嫌抄袭的部分标为红色,并注明了抄袭来源和抄袭总字数。

 

  令郑晓阳吃惊的是,对方给出的“文字复制比”竟高达55%。

 

  卖家向郑晓阳提供检测结果报告单的同时,还向他传送了“检测原理说明及修改宝典”,以便他对论文进行修改,降低“文字复制比”。

 

  郑晓阳对论文进行了大幅修改,又经过两次检测,“文字复制比”终于降到了0%。

 

  不久后,郑晓阳的毕业论文顺利通过了校方检测。他在淘宝网上购买的三次检测,共花去540元。“花500多块钱买个安全毕业,值了。”郑晓阳说。

一个月内,一个卖家获利近100万元

  5月17日晚,笔者登录淘宝网,在搜索框中输入“知网论文检测”字样,共搜索出“相关宝贝”1712件,价格150元至200元不等。

 

  其中,在过去30天内销售量超过500次的店铺便有16家。销量最高的一家店铺,售价170元一次,在过去30天内共销售论文检测3447次(截至5月17日晚23:00)。

 

  该店铺网页中用红色字体标明:“大家不用再问这个系统准不准,只要您的学校采用的是知网的检测系统,同一篇论文不做任何修改提交,检测报告绝对是一样的结果,因为系统是相同的。”

 

  笔者曾以顾客身份通过“淘宝旺旺”与该店主取得在线联系,表示想要进行论文检测,但不知是否可靠。该店主反复强调,“绝对和学校测的结果一样。”

 

  当被问及“知网检测系统只提供给机构用户使用,你怎么有账号”时,该店主回复:“抱歉,这个真的不能告诉你。”随后便立即下线。

 

  笔者此后与另外一家过去30天内销售量超过3000次的卖家取得联系。当笔者表现出犹豫不决时,该店主表示,“你担心什么啊,我本身就是研三的学生,我今年也答辩。”

 

  为进一步打消笔者的顾虑,该店主向笔者发送了他的另外一家提供论文检测服务的网店的链接。这个网店的页面显示,过去30天内,该网店销售2000多件。该店主两家网店的售价均为180元一次。

 

  这意味着,在过去一个月内,该卖家两个网店通过销售论文检测服务,累计获利将近100万元。

 

  网店页面中显示,部分曾经购买检测服务的买家对该店铺的评价是:“很准,是百分之零,跟学校的一样。花钱买了个放心。”“很棒,为了毕业顺利通过,值了,呵呵。”

网店还有校园代理,销量更大

  当笔者向店主表示“好多同学也想测”时,该店主主动询问笔者,是否有兴趣做代理。“你去学校发传单,或者贴海报,你在地面操作,而且可以当面检测。我可以给你提供账号,如果一次检测的多的话。”“代理价格是一次150,你卖给同学多少,我们不干涉的。你要是做,就抓紧做,做得好的话,能赚好几千呢。”

 

  他向笔者发送了已经制作好的传单,传单中写道:“知网系统,保证质量;一次检测,前途无忧;可当面检测,保证安全。”笔者表示,“做这种事恐怕会被学校盯上”。店主回应:“没事的,学校老师都支持的。我们这边老师都找我检测。”

 

  为了进一步说服笔者,该店主称,已在全国几十所高校设有校园代理,代理的销量比网店销量更大,“一天几百个”。

 

  他向笔者表示,手头有十多个检测额度不同的账号可以卖给笔者。“你买多少次的账号,就可以检测多少次。一般最低50次,投资7500元。”

 

  当被问及账号的来源时,该店主称:“我们和知网有关系。”

“反抄袭软件”在监督管理上存在一定问题

  “这些淘宝商家在短期内牟取了大量金钱,但成本几乎是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学报主编(以下简称A主编)向笔者表示,“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在监督管理上存在一定问题,导致了网上出现众多商家。

 

  2010年底,A主编所在的大学学报在向中国知网递交申请表、填写协议书后,获得了检测系统为期一年的使用权,检测上限为1万次。

 

  A主编向笔者出示了当时签署的“社科期刊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使用协议。协议中明确规定:“甲方许可乙方使用甲方开发的检测系统。乙方只限于检测本刊的来稿和已发表文献,不得检测乙方期刊以外的稿件和文献”;“乙方通过本协议取得检测系统的免费使用权,该使用权乙方不可转许可,也不得转让给任何其他第三方。”

 

  但A主编认为,此规定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完全形同虚设”。他将自己所在的学报的账号和密码告诉笔者,笔者随机下载了5篇论文,并用A主编提供的账号登录检测系统后对这5篇论文进行了检测,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只要有账号和密码就可以登录使用,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在用这个账号。”A主编说。

 

  A主编认为,也许正是这样的漏洞催生出了淘宝网上数以千计的论文检测卖家。“我们学报账号的上限是1万篇,假如我想靠这个牟利,或是把用户名和密码转让给别人,让他们去做类似的事情,应当是可行的。”

 

  事实上,早已有用户向中国知网反映了类似相关问题。在中国知网“CNKI学术论坛”的“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专区”里,有用户曾质疑:“不是说这个检测系统只针对单位机构部门开放吗?不是说个人不允许被授权使用吗?那么,淘宝上的这些借此检测系统来赚钱的商家,又是怎么回事?是系统研发部门的内部有人在以公谋私?还是被授权了的单位和机构内部有人以公谋私?”

 

  系统管理员对此回应,检测系统的各类用户已超过5000家,在监管上存在一定困难,难免出现违规情况。

 

  早在2009年10月,“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便在官方网站长期放置声明,欢迎社会各界举报通过淘宝等方式向个人提供检测服务的违规行为,一旦发现,将视其情节轻重,予以IP严格限制、扣减检测篇数、暂停账号、永久关闭账号等处理。

 

  2010年8月,“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系统管理员曾在“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专区”公布,该中心已查封了十多个违规账号。

 

  而现实情况是,淘宝网上的论文检测卖家数量长期保持在1000家以上。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这一数据仍在不断上升中。

 

  “这真是一个滑稽的现象,投入重金开发的打击抄袭的系统,反倒成了抄袭者自我保护的工具,还催生了一大批靠此牟利的人。”A主编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