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明其志 修辞立其诚——读《管士光文存》

  我与管士光相识于1999年夏天。此后相交近20年,此前我曾获赠他的《浅草集》《管士光作品集》。近日收到《管士光文存》(人民出版社2017年1月版),仍然让我大吃一惊。从初识到现在,管士光先后担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副总编、总编辑、社长,一直到现在,工作繁忙可想而知,而他的著作选集仍然有皇皇6集,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文艺类出版社的龙头地位不可动摇,经济效益高速增长,他的付出也可想而知。他是如何做到“管理、治学两不误”的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读他的《管士光文存》,在《自序》中很快找到了答案:“我发表的第一篇貌似学术的文章是在1984年《文史知识》刊载的《安禄山其人》,从那以后至今的三十多年里,我在从事编辑工作之余,从来没有停止自己的学术研究和写作。”岁月不负有心人。30多年的日积月累,在成就了一位出版家的同时,也成就了一位学者。

  我们从《管士光文存》的内容可以看出他成为学者型编辑的足迹。第一卷是他著作的微缩景观:“文史散论”“名作品评”“散叶集锦”“出版浅论”,等等;第二卷为“唐人大有胡气”“千古往事千古书”,等等;第三卷为“高适、岑参研究和传记”;第四卷为“李白研究”“李白名篇品读”;第五卷为“李白诗集新注”;第六卷为“唐诗精选”“宋词精选”。古人有言:“修辞立其诚。”作者在第一卷里收录了他治学起步阶段的“少作”,也选录了他关于出版的论文,这是他作为学者型编辑的显著特点。从第二卷起,内容均为古代文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唐宋文学研究。因为作者为古典文学硕士出身,他的专长在唐代文学,经过长期的抉剔爬梳,其研究涉及了古典文学研究的方方面面,诸如作家生平、作品校注、作家风格、诗人流派等等,具有相当的水准。他的“李白诗集新注”是其功力的综合体现,代表了目前李白研究的新高度,受到学术界的好评不是偶然的。

  熟悉古典文学的人都知道,诗文写作的时间、地点考证是一项极吃功夫的工作,有一点点马虎,就很容易出错。我们以“李白诗集新注·卷二十五补遗”《自广平乘醉走马六十里至邯郸登城楼览古书怀》一首来看一下作者的功夫。这是李白的一首五言古风,辑自两宋本、缪本李白诗集和《文苑英华》。作者注曰:“广平,地名,即洺州,治所在今河北永年县东南。”因为我是永年人,对该条注文分外关注。与全国其他地方地名不同的是,古代之广平府治所一直在永年县(最近刚改为邯郸市永年区),而不是在今广平县。而广平府、永年县一直府县同治,治所在今永年广府镇。此条注文虽短,却极易出错。作者下了真功夫,所注确切而明了。而在这首不太长的诗后,作者有16条注文,长达千言,对古风的各方面内容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注解,我读后深为钦佩。窥一斑而知全豹,“李白诗集新注”如此,《管士光文存》中其他著作用力之深也可想而知。

  作家王蒙在上世纪90年代曾大力倡导“作家学者化”,管士光堪称典范,这也是这部著作给我们的启示。作为从业30多年的老编辑,我愿把《管士光文存》推荐给热爱传统文化的读者们,特别是新闻传播界同仁,无论作为图书编辑、报刊编辑,还是作为新媒体编辑,读一下这部《管士光文存》,定会受益。

  

Comments are closed.